「詩歌智慧書」講道工作坊

  詩歌智慧書呈現是荒謬、失序與苦難的世界,智者身處其中,察看世情,感受人生際遇的悲歡離合,真誠求問神,開展對話式信仰。是次工作坊以詩歌體裁與內容為例,幫助牧者適切採用不同詩篇,針對不同場景,教導人生智慧。

主辦: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日期:2017年11月9日、16日、23日及30日(逢周四,共四課)
時間:9:30 am – 12:30 pm
地點:「教新」教牧中心
__(九龍長沙灣青山道260-266號永隆大廈2樓A座)【港鐵長沙灣站C1出口】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福音派」的危機與挑戰

胡志偉牧師

  福音信仰一向於全球教會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華人教會更過之而無不及 !福音派教會的蓬勃發展,新興的事工層出不窮,一方面說明了福音信仰本身的活躍性;另一方面更因為「福音」於宗教市場上語焉不詳,各家自有不同的表述。任何事工只要冠以「福音」名義,有些教牧與信徒也不作任何辨識,就紛紛支持及推介。畢竟華人教會的生態,跟紅頂白,西瓜靠大邊是大勢所趨,要逆風而上肯定是少數與不受歡迎。更嚴重是有些「衰多口」的,會被打壓與排斥,甚至被人冠以「自由派」、「不信派」、「新派」、「前衛」、進步等 !

  華人教會,肯定九成以上宣稱為福音信仰,筆者於香港也難以找到一間開宗明義本身是「自由派」堂會。本港「福音派」教會,現今面對危機是年輕一代教牧與信徒,對傳統與建制有強烈不滿,這反映於三方面 : 使命失效、文化失連與身分失迷。

使命失效

  本港福音派一向注重傳揚福音、領人歸主;就著這個福音使命,大多教牧與信徒認同與支持。「洛桑運動」(Lausanne Movement) 以來,特別是第三屆世界洛桑福音會議於2010年10月17日至24日於南非開普敦舉行,筆者也有出席是次盛會。大會提出了《開普敦承諾》(The Cape Town Commitment),撰稿人之一為萊特 (Chris Wright),向廿一世紀全球教會與信徒重申「整全使命」(Holistic Mission)的挑戰。萊特於《宣教中的上帝》明言 :「基本而言,我們的使命 (假設有聖經告之並証實) 指向我們作為神的子民,在神的邀請與命令下,我們的委身參與在神本身的使命,就是在屬於神之世界的歷史中,為要成就屬神創造的救贖。」(22-23頁)

  本港教會,一直以來對使命只有狹窄的理解,大使命就等同福音使命或差傳使命,失掉了聖經中使命原有的多樣性與多元性。使命的理解,特別年輕一代,並非否定領人歸主,然而對某些「好大喜功」式福音事工與活動不支持,不參與,也不是否定福音信仰。對若干教牧與信徒而言,掏空了內容的福音,只是淪為供人消費的「幸福音」,福音或已變質,徒有虛名而已 ! 繼續閱讀

「改革無疆界、人性復點燃 - 信徒皆祭司」研討會

宗教改革的再思、點燃人性的光輝、活出信徒皆祭司

主辦: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協辦:香港基督徒醫生及牙醫團契、香港基督徒醫生網絡、香港基督徒醫療團契、
___香港基督徒護士團契、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
___香港教育大學基督教信仰與發展中心、恩光書院、時代論壇、
___德慧文化圖書有限公司、Vocatio Creation等 (按中文筆劃序)

日期:2017年10月14日(周六)
時間:9:30am–1:00pm
地點:宣道會北角堂真理樓一樓禮堂
(香港北角城市花園4-6座)

對象:教牧同工、機構同工、信徒領袖、職場信徒、神學生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香港回歸廿年之感受與禱文

胡志偉牧師

  我錯了 !

  我得承認對九七回歸那種天真浪漫的「民主回歸」想法,經歷這廿年來中央肆意釋法、詮釋又詮釋、不同領域的干預、操控所有政治選舉的選票意向等,我確實對「一國兩制」失掉幻想,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只是空談 !

  現時,差不多所有主流媒體自我審查與噤聲,港人只能接收不全面與不客觀的新聞資訊。港人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可以消失得很快;不久前「銅鑼灣書店事件」提醒我們會隨時被失蹤。

  接著,大學教育的整頓,如陳文敏不獲港大任命、有政治傾向的教授不獲續約;現今幼稚園學生要強行愛國教育了,中小學校等預見要面對連串來自上面的行政干預了。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回歸廿年以來的香港教會

胡志偉牧師

  本港回歸廿年以來,人口由六百多萬,增長至七百二十多萬,有20% 增長。香港堂會數目也由1,056間(1994年教會普查數據),升至1,287間(2014年教會普查數據),也有21.9% 增長。會眾人數升幅更為可觀,由94年聚會的199,056人,提升至14年的310,187人,增長率達55.8%。居港會友人數由257,100人,升至327,112人,也有27.2% 升幅。

  倘若從堂會數目、信徒人口、財務實力、人力資源等,香港堂會盛勢於2009年反映,整體教會無論於佈道、培育、差傳與社關等,皆有不錯表現,較回歸前有所優勝。然而隨著本港社會急劇轉變,中央於不同領域的干預與滲透;大多教會領袖或怯於形勢,或基於神學立場,為求安全,最好是明哲保身,只重內部發展;不理世事,免得添煩添亂。

社會見證與文化缺席

  本港教會的社會見證,得著社會的普遍認同,反映於03年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及「沙士」(非典疫症);另外則為02年成立的「教會關注失業行動」(08年改名為「教會關懷貧窮網絡」)。當社會面對突發疫患與經濟不景,教會能適切地救急扶危,提供物質與心靈的支援,這是教會的強項,也是大多堂會不分神學立場,樂於參與。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基督徒與臉書的愛恨情仇

胡志偉牧師

引言

  無論教會中人喜歡與否,「社交媒體」(或「新媒體」),如「臉書」(Facebook)、Whatsapp、WeChat、Line與微博等,已成為信徒日常生活不可少的部分。毋庸置疑,我們正生活於網絡世界之中,六成多人口普遍使用智能手機(全球中香港佔第二,次於新加坡) 。按〈2015年互聯網、社群及移動媒體報告:環球數碼統計數字網要〉報道,香港於上網速度、使用社群媒體人口比例、使用手機上網到社群媒體等三方面均名列世界第二名。

  「社交媒體」不僅是網絡工具,促進我們互相結連與分享,更呈現一種不斷創新的文化範式,改變了人類的整體社群生活,超越我們的想像。資訊發放已不再是舊有定時定點的一對一交流,乃是某位個體於某個地區發放資訊,另一地域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朋友能即時地就資訊作出回應與交流。不同的話題與興趣,各人自然可以「物以類聚」,結連成組群(公開或不公開),暢所欲言。

私人與公共

  「臉書」本質是個人的社交平台,與已建立關係的人士互相交換資訊、分享對各樣事件的感受。正因為「臉書」是個人面向友群的社交網絡,在這個平台上,使用者可向友群提供各種形式(文字、圖像、影片、音樂等)個人或專業資訊,有同步與不同步的溝通 。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中小堂會的變革

梁國全傳道

  最近,聽到一位牧者的分享,堂會成立近十年,三位同工,會眾人數達200人,現時每月繳交近十萬元租金,經濟壓力甚重。他不禁反問自己和會眾:「堂會為了什麼要交這十萬元租金?我們為了什麼需要這個堂址?」無疑,香港樓房租金高昂,對於一些沒有宗派場地或自置物業的堂會,這是很實在的掙扎。

再思定位

  根據《香港教會研究2014》,50以內為小型堂會,50至100人以內稱為中小型堂會,此兩類型合共489間,佔38%;100人至200人以內為中型堂會,408間,佔31.7%。一般來說,200人以下的堂會統稱為中小堂會,佔近七成,其發展一直備受關注。

  韋利蒙和韋爾遜在《小堂會‧大啓示》一書指出,小型堂會的最重要核心是持守聖道與聖禮(Word and Sacrament);沒有神學理由令我們相信,大型堂會比小型堂會更有效或無效。而且,小型堂會長久以來都是基督新教的重要部分;教牧人員及領袖怎樣看這些教會,將影響其發展是否有效。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始於生命結連

梁國全傳道

  近來一份調查港人及家庭快樂指數公佈,18至24歲年輕人比起各年齡層是最不快樂,只有4.86(7分為最高),學者指出這與升學或工作等問題有關。(蘋果日報,A8,2017.05.12)。事實上,這個年齡層在教會的大量流失,亦是近年堂會的主要關注,反映整體青少年事工和牧養上的隱憂,急於止血(hemorrhaging faith)。

跨代關係

  根據《香港教會研究2014》,逾六成(62.3%)的堂會設有分齡牧養事工,在16項當中,學生/青少年事工的有效性為第二,佔13.4%。不少堂會因著過去興盛期的發展,採用分齡牧養系統,另設青少年崇拜,雖有其果效但也無意間帶來跨代的隔閡。不少只參與主日崇拜的長執領袖,甚少與這群青少年碰面,彼此雖在「同一教會」卻形同「陌路人」。 

  侯士庭博士在《金齡教會的願景》一書指出跨世代結連的重要性,就像身體的細胞生命,成為教會生活的重要部分,也為建立真正有意義的情誼提供重要機會。分齡牧養固然有其好處,但若盲目追求,忽略堂會的整體性,沒有刻意規劃適切的跨代事工,深化群體的結連,便很容易造成跨代關係的下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