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疲態畢露」的教會現象

胡志偉牧師

  當〈2014香港教會普查〉公布後,筆者應邀於不同場合分享有關數據時,總結教會整體實況是「能量下降、活力不再」。當然,整體現象有例外情況,如個別若干堂會充滿朝氣,質與量皆有可見的成長。

       就大多數宗派與堂會而言,正處於堂會生命週期「熟年」(1994年平均年數為25年,2014年為34.5年)。當堂會處身成熟期,意味著進入維持狀態,平穩停滯就是必然結果。(見下圖) 再加上未來5年,乃是不少「五十後」教牧與信徒的退休熱潮,穩守現狀而非銳意發展,就是預料中事。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churchtoo」教會性侵犯

胡志偉牧師

  最近 「#me too」運動席捲全球,運動界、演藝界與政界等有受害者紛紛公開表明自己曾遭受性侵或騷擾的經歷,藉此提高公眾對女性遭受傷害的警覺。此運動引發的熱烈迴響,更獲《時代》雜誌選為風雲人物 

  本港運動員呂麗瑤於Facebook披露13歲時曾受性侵犯,也帶來社會不少討論。由此引申的「#churchtoo」運動同樣蔓延,教會確實存有大量尚未揭露的性侵犯案件,有不少沉默的受害信徒。筆者於機構事奉以來,直接與間接處理一些個案,反映本港教會(指堂會、機構與神學院等)於性侵犯事件一直存有不少問題,極需要正視與處理。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電競談何牧養 ?

胡志偉牧師

  當前本港教會亂象之一,就是不少教牧與信徒對所信之「道」失掉信心,改為追逐承載「道」之「器」具。筆者從不反對採用適當的「器」來承載永恆之「道」,「道」與「器」互相配合,兩者共用,不用排斥。在現今技術主導的社會,人容易逐「器」棄「道」,筆者嘗試就當下「電競牧養」作為「器」的誤用,與同工同道一起反省及交流。

  有機構主辦電競大賽,並提出「電競牧養」,筆者自問也算開明,從不否定「打機」這玩意,但「電競」本身只是遊戲或比賽,有其特定的內容與文化。筆者作為青少年事工培訓導師,過去十屆每次邀請鍾樹森牧師分享,必有不同遊戲類別示範遊戲只是方式其一,有其好處,也有其限制。正如資深青少年工作者蔡元雲常說:「如果要玩,肯定在外面一定好玩過在教會。」

  針對青少年,堂會周會間中有遊戲玩樂時段,筆者不會反對,但如今號召教會組隊一起打《英雄聯盟》,並宣稱為「電競牧養」肯定是矯枉過正。現今不是青少年沒有打機的空間,為何要巧立名目,要為「電競」添加宗教色彩。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教會為何這樣「法利賽」 ?

胡志偉牧師

  「想像一下,好比你搬進一棟擁有大幅落地窗的房子,從這扇窗子你可以俯看雄偉的美景,白雪靄靄的群山環抱著廣袤的湖水。你擁有最好的包廂,可以觀賞暴風雨的形成,看見色彩斑斕的陽光,投射在岩石、樹木、野花和湖面之上。你為這樣的景致著迷。一天好幾次,你會中斷手邊的工作,駐足窗前,欣賞這令人屏息的景色,周遭的植物和天象,變化猶如怒放的煙火。一天下午,你發現有鳥糞落在窗子上,你立刻提了一桶水和毛巾,將窗子擦拭乾淨。幾天之後,暴風雨來襲,窗戶留下幾條斑痕,於是你又搬出水桶。

  又有一天,不請自來了一群手指髒兮兮的孩子,他們走了之後,你發現玻璃上滿是污垢。他們前腳才剛踏出門,你就急忙提了水桶出去。你如此以這扇落地窗為榮,那真是一片巨大的窗戶。但是很驚人,竟然有這麼多莫名其妙的東西黏在上面,破壞視野,使人分心。為了保持窗明几淨,你變得神經兮兮,收集了一大堆梯子、水桶、滾軸,裡裡外外還搭了架子,以便隨時可以搆得著困難的角落和高處。你擁有北美最乾淨的窗戶——自從你透過它看出去,已經好幾年過去了。就這樣,你成了一個道地的法利賽人。」(《耶穌的道路》,242頁)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香港教會發展契機,九七年後比前更多 ?

胡志偉牧師

  過去二十年,香港教會的發展,對應香港與中國的發展,2009年可以說是一個重要分水嶺。09年的本地教會如同「盛世」,各類事工有蓬勃的成長。那段時期,不少堂會與機構,受「好大喜功」文化影響,成為「超大堂會」等同亮麗業績的說明。

  到了2014年雨傘運動,教會整體形勢陷於劣勢,面對著「內憂外患」的困境。大多堂會面對青年信徒與「信二代」出走現象,大專生與初職信徒是不少堂會年齡層人數最少的一環。會眾年齡老化,再加上堂會本身成立年歲老化,這雙重老化意味著活力不再、承載力下降,而部分堂會結構的老化與僵化,更與時代社會脫節,堂會只留得下成年、長者與兒童。外患則是整個後現代文化思潮、極端主義、極度自我中心與消費心態等氛圍,皆不利於信徒活出信仰的價值。成功神學與實用主義不知不覺間成為教會領袖奉行的潛規則,無論堂會或機構,夠大夠多方為成功,自然受人愛戴與追捧。教會江湖,乃是成王敗寇,跟紅頂白是新常態。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教會與社會服務的迷思

梁國全傳道

  香港教會一向積極參與社會服務,不遺餘力。打從宣教士來華宣教,開拓及承辦多元化的服務,救濟扶貧,援助弱勢,辦學傳道。至今,香港不少宗派設立社會服務部門,持續發展;地區堂會則以聚會場地提供服務,佈道與服務並存,促進整體社會的福祉,有美好的見證。

  然而,因著社會服務的專業化與管理的過盛發展,教會服務已變得過於依賴政府的資助,致使行政工作繁重,交數文化,營辦社會服務日漸受到外在因素所支配,福音事工難以融入其中,角色與協作早已不在教會的手中。與此同時,堂會忙於內部牧養,要兼顧服務的擴展,拉力甚大。教會面向社群的需要,服務的提供與福音使命的踐行,要有智慧作出適切的規劃與定位,才有助堂會的整體發展。

  由於基督教與社會服務的討論範圍較為宏觀和廣泛,此文涉及的討論或略欠深入,希望在編幅上能在堂會與社會服務方面,作出探討,引發想像。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辨識成功神學

胡志偉牧師

  教會改革運動至今五百年,華人教會享受先聖先賢推倒了公教會(天主教)的權力管治,另一方面又各佔不同位置,同樣玩弄著權力遊戲。我們極需要「一生悔改」(《九十五條論綱》第1條),就是對付與摒棄「成功神學」,因為不少華人教會領袖與信徒骨子裡最喜愛的乃是「成功神學」。

  無論香港、台灣或北美,似乎能站台言說的,都是「成功神學」的代言人,筆者未見有任何機構或神學院敢於主辦「堂會或機構失敗經驗」交流會,邀請失敗者分享其失敗故事,我們從而在當中有所學習。回顧聖經與歷史,聖經不會刪除摩西的忿怒、大衛的姦淫、彼得的魯莽等;同樣德國教會紀念馬丁路德,也不會把堂會內有關路德侮辱猶太人的圖畫除掉,反以此來提醒我們不要重蹈覆轍。

  「成功神學」確實吸引人,因為有明顯可見的亮麗業績,人只要相信與擁抱這種「幸福音」就似乎能享受預期的成果。人人羨慕要做「屬靈亞伯拉罕」,信心之父,能享有從神而來雙重祝福 : 屬靈與物質。國際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總幹事波丹尼(Daniel Bourdanné) 於第三屆洛桑大會前發表〈成功神學:發光的不都是金子〉,供與會者參考,筆者參考此文,整理以下辨識成功神學的五個偏差。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打造「後繼有人」的生態

胡志偉牧師

  當今本地教會 (泛指堂會、機構與神學院等) 的嚴重危機是「領袖斷層」,不少在位領袖接近退休年齡,筆者預見未來5年是教牧退休的高峰期。有人認為 :「時勢造英雄」,領袖是神興起的,根本用不著我們操心,神自會到時到候預備;然而現實告訴我們 : 領袖也需要後天土壤培育成材。

  筆者認為「在位」領袖需要正視現實,敢於變革,才能塑造「後繼有人」的氛圍。

領袖退位

  本港教會領袖要思考與反省,就是不同階段要扮演不同角色。起初,領袖可能樣樣事工要親力親為;但去到另一階段,可能要退居幕後,指導別人,來成就事工。資深宣教領袖Hans Finzel分析領袖十大錯誤之一,就是功成而不傳承(success without succession),華人教會文化可能更為嚴重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