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從善樂堂事件看衝突與調解

胡志偉牧師

引言

  衝突是人生不同關係中必會遇到之事,有人與有愛的場景,就預期衝突必會出現。由於華人教會文化(以和為貴、務要合一)與領袖性格(要做好人、逃避衝突),當衝突徵兆出現時,不敢面對,結果積怨加深了雙方的衝突。筆者就善樂堂事件,作為衝突與調解的個案,作為我們的鑒戒。

成長轉變的衝突

  地上可見的堂會,乃由罪人組成的信仰群體;當個人與組織有所轉變時,衝突就是預期會遲早發生。有些教牧要留心「創會牧者症」(Founder’s Syndrome),堂會初創時期,信徒大多於年紀及信主年日弱於牧者。

  後來堂會人數增多,信徒由大學生成為專業人士,在位牧者倘若不改變其領導風格,仍以家長式權力文化帶領信徒,必有部分自覺成熟的信徒不服,再加上領導層的轉變,衝突就隨時因應事件而爆發。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牧養職場信徒

胡志偉牧師

  周一下午,筆者參與HKPES主辦有關在職信徒工作處境問卷調查發佈會。筆者關注是那些20至39歲,平均工作年資不超過12年,信主10年或以上的在職信徒,而這群職青的景況正反映於莫澤明牧師所作有關宣道會的報告分析。

  當前本港堂會面對牧養挑戰之一,就是適切牧養這群「尚未上岸」的職青,大多位於中層管理、事業未有成就、未婚、與父母共住的一群,忙於工作、進修、拍拖、打機、旅行及教會生活等。

職場的轉變

  隨著全球一體化,本地大學生要面對內地生與全球人才,一起競逐有限職位。有大學學位不再保證找到理想或收入不錯的職位。由於香港工種的狹窄,專上課程畢業生也要從事低技術職位,如文員和推銷員等。按《香港各世代大專生收入比較研究報告》(2018年12月18日發布),發現近年從事高技術職位的增長放緩,持大學學歷的低技術勞工數目再創新高,2017年達17.7萬人(16.4%),是20年前的5.8倍,比率及人數均創歷年新高,反映學歷和職位錯配問題有惡化的情況。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從海波斯身上,我們學到甚麽功課 ?

胡志偉牧師

引言

  「就我所知,『我們學到甚麽功課 ?』這個問題,是對失敗的最佳回應。」(239頁) 這番說話來自海波斯(Bill Hybels)所著《卓越領導格言》。

  筆者不會因人廢言,我們得承認人人皆是「罪中打滾的義人」(鮑維均於2018年港九培靈研經會之主題)。

事件發展

  海波斯性失德事件,首先來自2018年3月22日《芝加哥論壇報》報道有關海波斯性騷擾醜聞,有5位受害者作出指控。翌日,海波斯與柳樹溪社區教會發表聲明,否認有關指控,並指責有人說謊,用意在於破壞牧師與堂會聲譽。

  隨後事態發展,海波斯於4月10日辭職。《今日基督教》跟進事件,取得6位受害者指證的電郵與文件,並作出相關報導。柳樹溪社區教會於4月21日承諾要重新展開調查海波斯性失德事件,因為出現有新的指控。

  其後,柳樹溪社區教會長老首度向受害者公開致歉(5月10日)。柳樹溪社區教會正式承認海波斯確有犯事,再度公開認錯(6月30日)。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艱難年日的應變

胡志偉牧師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艱難的日子來到。」(《和修本》,提後三1)

引言

  進入2019年,筆者相信大多港人對前景是悲觀多於樂觀。中美貿易戰短期不會解決,股價樓價下跌,經濟表現轉差,消費信心必下降。何志平事件、孟晚舟事件等,有可能會影響香港失掉原先享有獨立關稅地位。一國一制是現實,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正不斷被侵蝕。國家於2018年2月正式實行《宗教事務條例》,對北京錫安教會、河南省教會、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等嚴厲打壓,明確剝奪了國民受憲法保障的宗教自由。

  評估現今香港與全球形勢,教會領袖需要重新思量,作好準備,才能應對暴風的打擊,否則就會措手不及,落入慌張恐懼中。不用等待2047,當今就要未雨綢繆,作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準備。筆者嘗試回到真正屬靈「三自」精神,並非政治的「三自運動」:自立、自養與自傳,作為面向前景的思考。

自立的群體

  回顧中國教會歷史,曾出現「教會自立運動」,抗拒國人視教會為「洋教」。李柏雄評論這段歷史:「自立運動,很明顯與信徒本身的質素有密切關係。信徒對主的堅貞,心志的穩固,和在信仰、專業工作、事奉上的通透眼光,都是中國教會自立運動的動力。」 (中國教會史上的自治、自養、自傳運動和其聖經基礎〉,《正視集(三):三自與香港教會前景》,15頁)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面對紛爭與調解

梁國全傳道

  近數月,堂會及機構內部爭議接二連三爆發,由內部的人事衝突延伸至教外控訴,在未有雙方接受的調解人士協助周旋下,越演越烈。華人教會慣於把所有教內爭議當作「家事」,不容「外人」調解;按既有作風辦事,關門處理,輕忽爭議涉及公共性,又未能於適切的階段作出應對,引致誠信與見證備受質疑。

正面調解衝突

  龐地(Louis R. Pond)是較早期研究衝突理論的社會學家,將其形成與化解分成五個階段,分別是潛在、知覺、感覺、顯現及結果。人事衝突在劣化時未能及早調停與修復,衝突便會不斷累積成為惡性循環。筆者觀察不少教會傾向在「知覺」和「感覺」的階段,採取迴避,往往沒有妥善跟進,招致衝突不斷循環,墮進死局。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權力運用在教會 (2018 版)

胡志偉牧師

  近期發生於堂會或機構的事件,或多或少是與體制的權力有關。華人教會甚少正面及深入剖析領導與權力之間的關係,或認為「權力」是世俗的遊戲,不會發生在屬靈群體身上。

  有不少領袖以「僕人」身分自稱,滿口屬靈術語,但骨子裡仍論資排輩,講究名位。行使權力。教會常見的失衡現象 : 一端是在位一群有權者明明有權,卻棄而不用;另一端則縱容某位人士或領袖擁權自重,不受監管,造成濫權。

權力邪惡乎 ?

  華人教會的屬靈傳統對「權力」存有成見,抱有戒心,甚至有把「權力」(power)與「權柄」(authority) 作比較,前者有害,而後者則是值得肯定的,因此教牧發揮屬靈的權柄,受到稱許;相反,教牧運用「權力」(或權術),就很有問題了 !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牧養「金齡」信徒的挑戰

胡志偉牧師

引言

   「金齡」信徒乃指年齡50歲以上的信徒。從人生歷程來看,泛稱50歲以上人士,為「金齡」是貼切。「金齡」指向金色年華,黃金歲月,英文稱之為 Golden Age。有人稱之為「第三齡人士」(the third age),日本作家曾野綾子稱為「熟年」。

  香港整體人口,按照 2014年數據,50歲至64歲人士共有171萬人,佔整體人口23.6%;而65歲以上年齡組別,人口則有106萬人。香港50歲以上人口,有277萬人,佔整體人口接近四成。

「金齡」信徒

  按照《2014香港教會普查簡報》,教會50歲至64歲信徒推算有72,449人,而65歲以上信徒有49,600人,兩組合起來共有122,049人,佔整體教會信徒人口超過三分之一。比較15年來,本港教會年齡層可見,45歲以上組別的明顯升幅。

1999
2004
2009
2014
15歲以下
14.5%
14.1%
12.8%
12.4%
15-24歲
19.3%
16.1%
14.2%
12.8%
25-44歲
41.6%
36.5%
32.0%
27.4%
45-64歲
15.3%
21.5%
27.2%
31.4%
65歲以上
9.3%
11.9%
13.8%
16.0%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基督君王日」於香港

胡志偉牧師

  11月25日,按照大公教會的傳統,定為「基督君王日」(即將臨前主日),也是教會年曆最後一個主日。「基督君王日」向世人宣告基督在世的王權。

  回顧歷史,教宗庇護十一世(Pius XI)於1925年12月11日,有見於放任的世俗主義橫行及歐洲極權勢力興起,遂以《設立基督君王日》通諭(Quam Primas)訂定每年十月最後主日,為「耶穌基督君王禮」,藉此主日讓世人認清唯獨基督才是世界的真正掌權主。至1970年,天主教會重新編訂年曆,日子改放在常年期的十一月最後主日,聖公宗、信義宗等新教採納,2018年11月25日就是「基督君王日」。這個主日於現今世代,甚有意義;可惜大多本地堂會重視母親節主日多於這個日子。

  「基督君王日」經課之一,乃是掌權者彼拉多與耶穌之間對話 (約十八33-37),對應當前「佔中九子」及其它抗爭受審案件,別有一番意義。表面看,是執政者彼拉多對耶穌的審判,是律政司等對「佔中九子」的審訊。然而從神的視域看,卻是彼拉多與所有不義政權於歷史時空中被審判。彼拉多是一切政治權力的icon(圖示),人類歷史裡一切自恃擁有權力者,包括有行政權、立法權與司法權的,也要在真理面前一視同仁地受到審判。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