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當思考遇上權力

胡志偉牧師

  華人教會有學識與有思考的領袖與信徒為數不少,然而一進到議事商討,原來正常的思考卻會「忽然閉塞」,於是一些不合情不合理的怪誕議案便會出現。筆者理解「思考障礙」主因之一,就是權力決定了思考的方向與結果。

  權力本質是中性,亦善亦惡,有創造的能力,也有毀壞的力量。教牧學要至少要有一堂討論宗教組織「權力學」,方能減少牧場新丁的傷亡率。權力在堂會或機構的運用,是我們應該正視與探討。組織內越是同樣年齡、同樣看法的領袖走在一起,越容易造成「團體盲思」(group think)現象。

  就以學習經驗,筆者經驗過全是教牧同工的課程;有些是部分是教牧、部分是信徒;通常最大得益來自後者,因為大多教牧有時思考課題是接近一致,觀點類似;相反有來自堂會、有來自機構、有來自不同行業的信徒,就會有多個角度不同層次的思考。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思考障礙

胡志偉牧師

  華人教會發展至今,不少神學院師資學歷水平是博士級,而教牧擁有「道學碩士」也漸普遍。以香港為例,大多為中產堂會,會眾具有大學學歷通常較社區的比例為高。按常理說,堂會的學識文化水平高,思考辨識應不錯,但現實有時卻是相反 !

  為何有大學水平以上的專業信徒返到堂會,腦袋思考會出現障礙 ? 筆者稱之為「思考障礙症」,這是個體要適應場景而自動「腦殘」(俗語),或是「教會圈子」如同威權,個體要適者生存,就不得不放棄思考。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辨識真愛國

胡志偉牧師

  今年十一國慶,有一群教牧與領袖(名為「祝福香港復興團隊」) 刻意選擇於當日舉行「十月一日香港祈禱日」,呼籲信眾一起為國家與城市祝福祈禱。教會為在上掌權者代禱,乃是合乎聖經的教導,問題是帶領者歌功頌德式善頌善禱,抑或為暴政帶來的傷痛,認罪悔改,哀嘆祈求上主垂憐 !

  《信念書》第五點 :「身為中國人,我們與中國整體人民的歷史命運憂戚相關。因此,我們不應單顧香港人的利益,也應在聖經原則下,關懷並參與中國的建設。我們期望中國廣大人民能充份享受神所賦與的人權自由,以致中國成為一個更秉行公義,人民生活豐裕的國家。我們更希望有更多的中國人民認識創造主真神,並享受祂所賜的救贖恩典。為此,我們願意盡最大的努力。」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教得少而學更多

胡志偉牧師

  亞理斯多德這樣說 :「我們所是乃我們重複地去做而成。優越本身不是一個行動,乃是一個習慣。」(We are what we repeatedly do. Excellence then, is not an act, but a habit) 安迪史丹利 (Andy Stanley)於《有效的事奉》( 7 Practices of Effective Ministry ),提出一項牧養理念 : 「教得少而學更多」(teach less for more),很值得本港教牧思考與應用。

  本地兩位學者莊璟珉與趙永佳於〈如何「教得少學得多」? 教局應檢視常識科的質和量〉 :「因為資訊和知識與日俱增,唯有運用概念來處理繁瑣的資訊和學習日新月異的知識,才能讓學生更易掌握社會趨勢。老師如果能夠以不同常識科主題帶出重點概念,並由概念帶出知識,這就是『教師教得少,學生學得更多』的教學模式。」(《明報》,2017年9月8日)

  兩位學者提出「以主題帶出概念 由概念帶出知識」,來改善小學常識科目內容過多,甚至學習呈現「碎片化的現象」。放在堂會或神學院場景,如果討論的焦點放在增開哪些適合時勢的科目或課程,同樣是放錯焦點 ! 本港任何一間神學院,無論宣稱怎樣高舉與重視聖經研究與教導,現實是不可能於三年或四年課程內逐卷教完。筆者認識有堂會於其主日學課程,確實用了10年多年日完成教導66卷新舊約聖經,這些堂會真的寥寥可數。對於信徒而言,教導他/她能整理、辨識與轉化資訊為合用的信仰知識,這些學習與思考方法,較諸單方向灌輸資訊更為重要。身處複雜多變年代,信徒面對不同課題挑戰,不再是宗派領袖與KOL(意見領袖)對這個課題怎樣理解,乃是個人大概知道怎樣按聖經、神學與傳統等而得出方向。即或思考出了偏差,那又何妨 ? 真正學習就是這樣。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聖經論述的跨代牧養

胡志偉牧師

  聖經呈現信仰群體的景觀,乃是不同世代一起聚集,聆聽聖言,敬畏上主。每逢重大節期,屬神子民一起歡宴、慶祝、讚美;同樣當面對整個國家族群的危難,召集一起支持、祈禱與守望,也是老小共同參與。

  從舊約至新約,猶太人與耶穌門徒一直理解信仰是代代相傳的,「代代相傳」非意味上一代信耶穌為救主,下一代信仰就自動「過戶」(自動成為基督徒,毋須個人認罪悔改與重生得救經歷),家族任何成員仍需個別有第一手的信仰經驗。「代代相傳」指向基督徒父母承擔兒女的信仰責任,信仰責任並非在堂會、負責兒童與青少年事工的牧者或其他人身上。地方堂會的角色,不是代替父母角色,盡心盡力地提供多姿多采的分齡宗教活動;乃是教導與裝備基督徒父母好好在家做「屬靈父母」。

代代相傳

  當耶和華呼召亞伯拉罕,並與他立約,上帝應許 :「我要與你並你世世代代的後裔堅立我的約,作永遠的約,是要作你和你後裔的神。」(創十七7) 耶和華要作「世世代代」(generations) 的神,以色列人認知這位守約的神是「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三6、四5;太廿二32)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辨識「權力操控」與「靈性虐待」

胡志偉牧師

  自宗教改革500年以來,基督新教的發展,宗派林立,兼容並蓄,新興信仰群體不斷湧現。由於更正教的教制與天主教有所不同,不存在只有一個權力中心,就是教宗與梵蒂岡發號施令。基督教衍生的枝節多樣與多元,教制與踐信乃是百花齊放、各自精采。

  面對日新月異的獨立信仰群體興起,教牧與信徒有時難以只憑該群體宣稱的信仰來判斷有否問題。現今年代,正統教會與新興群體之間界線越來越模糊不清。當我們難以從信仰陳述或教義告白來作定論,我們可從另一方面入手,就是以「操控性」來衡量該群體是否有問題。健康的堂會,宣講因信稱義的福音乃帶來恩典的釋放,並非律法主義的轄制。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迎向社會關懷的呼召

梁國全傳道

  以往,教會在發展中埋首堂務的擴展,增長迅速;如今,社會劇變帶來牧養與關懷的新處境,需要急謀出路,作出變革。近年,教內因社會議題而引發的紛爭,激發教會要再思社會關懷的使命,踐行公義與憐憫,在社區也在社會。

信徒掙扎與疑問

  「現在民間團體比教會更關心社會上的人和事,我心裡甚是委屈,因為這本是我們共同擁有之使命和責任。可惜教會甘心放下與人民同行的職事,在民眾傷痛和香港水深火熱之時卻成為『消失的牧羊人』」。這是筆者早前在臉書瀏覽的一段分享,反映撰文者內心的掙扎與疑惑。文中還不斷提問「基督徒又如何?!」感到教會在社會關懷的「隱形」,對周遭發生不公義的事情置若罔聞,只顧如常聚會,消失於人群中。

社會關懷與課題

  回顧過去,教會在社會關懷的參與並不熱衷,參與力度不足。根據《香港教會研究2014》,大部分的社會關懷項目均有所下調(218-219頁),「上街抗議/遊行」雖在2.7%回升至11.3%,但卻未如2004年的16.3%;而「登報聯署聲明」和「向政府部門反映意見」的參與,只略為微升。(參表1)

繼續閱讀

本週評論:還我音樂節目

胡志偉牧師

  筆者對音樂沒有特殊偏好,也多方親身體驗不同類型的音樂聚會,如廿年前來自南韓河用仁的「萬國敬拜與讚美」聚會、北美葡萄園於幸福營(聖士提芬會)主領的敬拜聚會、Don Moen於香港舉行敬拜音樂會(1999年) 及泰澤共融祈禱會等。

  七月初蒙友好邀請,與師母一起參與會展中心舉行的「讚美之泉」敬拜讚美聚會。有關「讚美之泉」的詩歌,筆者不覺陌生,本港不少堂會於崇拜或聚會多有採用,歌詞簡單直接、音樂容易上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