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動盪不安下的教會領導

胡志偉牧師

引言

  從6月以來引發「逆權風暴」及不曾止息的抗爭行動,正反映特區政府領導班子的領導無能。早前,路透社流傳林鄭於閉門會議的講話,於是有報刊評論「她既不能領導,也不能辭職」,香港社會正陷於不可收拾的局面。我們正面對回歸以來最嚴峻的管治危機。林鄭於9月4日才正式公布撤回條例,稍作讓步;可惜她錯過時機,未能及早疏導民怨。筆者預期大多港人到了目前地步,特別有過千名示威者被捕,不少身心受傷害,市民付出了這樣多,政府只回應一項早已「壽終正寢」的條例,市民不會因此而罷休,仍會堅持「四大訴求、缺一不可」。

  危機可理解為一件突發的事件,迫使人要作出迅速果斷的回應,否則會後果堪虞。危機之震撼,乃在其不可確定的本質,及其引發嚴重的後果。倘若領袖能短時間內作出果斷英明的決策,並非因循舊有思維框架與程序,靈活應對,他 / 她就能因勢利導,調整對策,化解危機,取得肯定與信任。由於危機本身的威脅性與緊迫性,領導力的考驗往往在此形勢下暴露無遺,高下立見。

  筆者承認沒有智慧與力量,出謀獻策,化解政治危機,這方面留待其他高人出手。筆者只就當前社會危機,建議教會領袖面對未來日子,該怎樣作好思考,要當機立斷,且能靈活應變,方能為會眾燃點盼望。

1. 當機立斷

  危機對人的威脅在於其突然而來,叫人措手不及;領袖最重要是當機立斷,以快打慢,解決眼前難題。身處危機中,領袖要敢於打破舊有思維與沿用辦事程序;在時不我與的緊迫形勢,領袖根本不容有太多時間開會處理。領袖需要果斷地因應時勢作出明快的決定,且接受沒有任何一項選擇是完善,領袖要背上一定的風險,作出對策。

  危機從來不會呆等領袖細心思考,慢慢處理;須要領袖當下速戰速決。本港不少教牧與長執,一向深受公務員辦事文化影響,就是按「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辦事。風平浪靜的日子,此套官僚文化有其效用,但於風起雲湧的時勢,等不及會議商量,在位者須要學習「果決」,這正是危機領導的要素之一。

  領袖的當機立斷,作出決策,有時會引起非議,如為何開放堂會卻不曾召開會友大會諮詢會眾意見,或為何取消某些聚會等。領袖的答案可以很簡單 : 危機指向突發而不正常的事件,其不確定性、威脅性、緊迫性,根本不容許任何組織按照正常程序辦事。交通工具出現意外事故時,車主、司機與乘客等不會花時間討論保險與賠償事宜,打開緊急門或打爛車窗逃生是首要。危機領導就是承認現有知識與經驗失效,要打破框框,大破大立,才能化解。

2. 靈活應變

  危機必然打亂了恆常的生活節奏與既定程序,「逆權風暴」影響不少堂會機構的正常運作。堂會機構原來計劃好的大型事工與活動,可考慮延遲押後舉行。或有堂慶與慶祝活動等,領袖明白群眾心境,如容許延期是好事,如未能延期,也許要作出調整,引導會眾非高興熱鬧,乃是回顧歷史,述說神於不同危機中的保守與帶領,從而會眾也能在困苦中經歷神的同在。堂會領袖要減少不必要聚會,精簡事工;當有適切時勢的公開聚會,可考慮團組一起參與。

  倘若堂會身處的社區,已知悉有遊行或集會,可能對堂會聚會有一定影響,堂會領導層就要訂立預防機制,考慮於哪個場景下取消聚會或更改聚會時間與地點等 ? 又或堂會所在區域,發生警民衝突,堂會領導層是否開放場地作休息站,或避難所,協助有需要之市民 ? 又或堂會牧者與行政同工等,因應局勢變化,是否要提早放工離場 ? 或有些如醫護專業一樣,於緊急時期被召去到堂會現場提供靈性支援(非教牧當值時段) ?

  筆者建議堂會成立「危機應變小組」,由堂主任與三四位執事組成,人數不宜多,此工作小組被賦權於危機時啓動,能因應時勢,靈活應變,並能有效與所有持分者溝通。任何應變方案難免會有些地方未如理想,甚至出錯,重要不是尋找替罪羊,要求某些人承擔所有責任。

  面對當前急變的社會形勢,領袖更要有靈活應變的思考與技能,方能駕馭形勢,不致受困於環境當中。路是由人開拓的,政策同樣是因時因勢而訂立。外來突發的危機,一方面考驗堂會領導層的應變能力,另一方面卻是顯露群眾對領袖的信任。每次危機來到,正是考驗領袖與群眾之間互信與溝通。危機能如實地反映堂會組織內部決策與溝通是健康或不健康。

3. 燃點盼望

  危機往往叫人攝於威勢而氣餒,不少人,包括基督徒在內,被擄於恐懼當中。社交媒體常出現失實的虛假資訊,有些傳言會製造恐慌,如黑社會將於某些區域元朗、北角與荃灣出沒,這些區域的堂會聚會勢必受到影響。

  伍渭文牧師引述耶穌會會士韋馬可(Mark Raper) :「盼望並不是樂觀。樂觀是希望事情會好轉;盼望是忍受苦難的美德,衍生力量的恩典。盼望是心靈深處開出的應許,引領我們在茫茫前路中穩步邁進。」

  身處「黑暗掌權了」(路廿二53),基督徒似乎於漫長幽暗隧道裡看不見出路,我們只能於漆黑場景中摸索、前進。信仰的道路,就是如此,而領袖能發揮領導就是引導會眾走出恐懼,想像另類的願景,眼目看到上主的作為。

  薩爾瓦多的羅米洛大主教(Oscar Romero)站在貧困民眾一邊,為政府侵犯人權而發聲,結果於1980年3月24日一次彌撒中被槍擊身亡。羅米洛公開反對暴政而遭到刺殺。後人為了記念羅米洛大主教,就撰寫了以他命名的禱文。

  有時我們需要向後退一步,以長遠眼光看,這對我們有幫助。
天國不僅非人力所及,也超越我們的視野。

我們一生所成就的,只是上主宏偉工作之一小部分。

我們播下種子,有一天它會自然成長。
我們澆灌播下的種子,知道其中蘊藏著未來的應許。

我們無法完成所有事情,而有此意識,反而帶來我們的釋放。

這樣,讓我們只能選擇做一些事,並儘量做得好。

也許做得不完美,但畢竟是向前邁進一步的開始。
這是讓上主的恩典來臨的時機,並由祂完成其餘的部分。
我們只是工匠,並非建築師。

我們只是服事者,並非彌賽亞。
我們只是先知,然而未來卻不屬於我們 !

  燃點盼望,就是領袖於危難中不是只見問題與亂局,他/她不一定有答案與出路,但他敢於繼續向前探索,並鼓勵其他人一起齊上齊落,持守信念與盼望。

總結

  危機顯露領袖的本色,沒有人能於突發的危機出現前,作出周全的部署;我們只能現實地於危機爆發期,邊做邊學,有犯錯的時刻,亦有修正的契機。領袖能夠臨危不亂,當機立斷,靈活應變,並能燃點盼望,必會取得跟隨者的信任與支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