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香港回歸廿年之感受與禱文

胡志偉牧師

  我錯了 !

  我得承認對九七回歸那種天真浪漫的「民主回歸」想法,經歷這廿年來中央肆意釋法、詮釋又詮釋、不同領域的干預、操控所有政治選舉的選票意向等,我確實對「一國兩制」失掉幻想,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只是空談 !

  現時,差不多所有主流媒體自我審查與噤聲,港人只能接收不全面與不客觀的新聞資訊。港人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可以消失得很快;不久前「銅鑼灣書店事件」提醒我們會隨時被失蹤。

  接著,大學教育的整頓,如陳文敏不獲港大任命、有政治傾向的教授不獲續約;現今幼稚園學生要強行愛國教育了,中小學校等預見要面對連串來自上面的行政干預了。  郭文貴披露所謂內幕消息,孰真孰假,難以判斷;肯定是有組織長期地於不同界別威逼利誘,進行滲透與分化,宗教界別也不例外。有些「居心叵測」人士會「賊喊捉賊」,一面高舉「政教分離」,另一面則無原則無底線地向政權「投誠」。有些教會領袖大義凜然否定雨傘運動與佔中論述,但對於內地政府無理拆十字架與教堂卻鴉雀無聲。

  筆者理解教會領袖理當以本身教會事務為重,然而當港人失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等,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宗教自由」還餘下多少 ?新特首林鄭曾倡議成立「宗教事務小組」,引發反彈,才宣布回收。有審計報告批評若干慈善機構帳目不清,要求加強監管。看來,教會團體必要面對更多來自政府與社會的要求,財務透明度與董事問責制是不能迴避的。

  教會內部的前景也同樣暗淡模糊,有一段年日堂會與機構等坐吃老本,或好大喜功地發展,忽略了培育人才。有些堂會不敢面對組織老化與思維僵化的事實,有些則藥石亂投,一時要「直奔標杆」,一時又要「銳意門訓」。更有些則是信徒與信二代集體出走,領袖常處於忿怒與諉過的情景中。

  我對香港的前景是悲觀;政治與經濟要求人才不是「能者居之」,晉升乃視乎忠誠多於能力或民望(曾俊華是最佳例子)。到了2047年,我將年過九十,也不知屆時尚否在世 ? 我也很想2047年7月1日再次認錯,上述憂慮恐懼之事不曾發生,原來只是一位失智失意牧者的一派胡言 !

主啊,求你憐憫香港人,
經歷了廿年回歸,
見證著掌權者不斷違反承諾,
西環干預越來越明目張膽,
年青一代感到無望與乏力。

我們對前景只見到灰暗與霧霾,
港人確是複雜矛盾地度過七一,
求主繼續賜予我們繁榮安定,
或求主為我及家人開移民美加澳台之門 ?
我要祈求神獨行奇事,使尼布甲尼撒王像被砸碎,
或自私地只求堂會享有宗教與集會自由 ?

主啊,我只好承認,
無論作國民或公民;於現今時勢,同樣感到沉重與痛苦。
也許我只求身心向政權已死,
從此我不再成為別人決定或行事的對象。
當我向政權死了,我知道我不會被統戰、被噤聲、被失蹤與被死亡;
我唯一盼望只在乎那位終末叫死人復活的神 !
求你垂聽我的呼求,阿們 !

 (以上感受部分應《時代論壇》邀稿而寫,刊登於2017年7月2日,而禱文部分應「使命公民」邀稿GO-Pray為香港行‧禱,已於網上發表。我選取這相片表達教會於動盪世代的參與;倘若雨傘運動是回歸廿年以來最重要的社會運動,一群來自不同宗派與堂會的教牧於2014年10月5日聚集於金鐘佔領區舉行聯合聖餐崇拜,則是香港教會歷史不能消失的見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