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宣信博士與更新教會

胡志偉牧師

       宣信博士 (Dr. A. B. Simpson,1843-1919),一方面是「宣道會」(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 的創辦人,另一方面他對全球福音運動的貢獻,遠遠超越宗派的籬笆。

       人喜歡把人物歸類,方便陳述;然而宣信卻不是容易「分類」的教會偉人。過往至今,不少人因著道聽塗說而對宣信有不少誤解;有些認為宣信是那類追求奮興式經驗的神醫佈道家;又有些看宣信是亞米念派的聖潔運動追隨者。宣信倡導的「四重福音」有神醫的教導,但宣信的信仰理解與牧養實踐超越了那些以「醫治主導」的技術主義者。

 

       宣信出身長老會,深受改革宗神學影響;但他對信仰的尋求,不宥於傳統或宗派;他深廣的生命,巧妙地揉合了堂會牧養與海外宣教、城市佈道與社關扶貧、靈命更新與使命推動等。宣信不是神學或事工的「原創者」,他乃是不可思議的「結合者」,嘗試把不同傳統,合在一起,甚至在使命上把「基督徒」(一般信徒) 與「宣教士」(代表教牧同工) 連結一起,在神國度中發揮「協同效益」(synergy)。

       筆者不是出身宣道會,因著神的奇妙引導,1984年投身牧養宣道會元基堂,其後於93至94年安息年期間,在加拿大維真學院進修,碩士論文研究便是宣信的屬靈觀,論文指導教授是畢德生(Eugene Peterson)。透過研究,使我對宣信有更全面而深入的認識;有關他生平傳記不多,湯普信的《非我唯主》(2006年增訂版),就是重要的文獻,使後人可透過本書了解宣信的生平事跡。

全為耶穌、兼容並包

       宣信倡導的「四重福音」,基本上不是新穎的發現,乃是他親身體驗並反思整理的四項屬靈堅持。根植於「改革宗」神學土壤,宣信一向持守的信念 : 聖經的優越性、基督的核心性和恩典的主導性。

       面對當代層出不窮林林總總的運動,宣信分辨的原則,拒絕盲目跟風,他本著嚴謹的釋經,檢視任何新興的宗教經驗或事工做法是否合乎聖經的整體教導 ? 是否指向永活的基督 ? 是否容許神的恩典運作其中 ?

       綜觀宣信一生的屬靈經歷,特別他對「神醫」和「聖靈充滿」的信仰反思;他從不讓經驗主導理性思考,要回到聖經查考 : 檢視基督的豐足有否明確的應許,讓人可以憑著信心支取 ? 宣信從不畏縮處理較具爭議的神學課題,如「神醫」及「方言」等,然而他本著開放而平衡的態度,不推崇過激的情緒表現,也不禁止別人追求超然經歷。他的名言 :「不禁止、不追求」,正是巧妙的平衡之道。

       渴求復興的宣信,理解滿有主權的神在不同年代的教會當中,有其創新的作為,教會領袖切忌因循守舊,固守僵硬的教條,抗拒聖靈莫測的工作。對聖靈的開放,與堅守真理的慎思,兩者的微妙平衡正反映宣信廣博精深的屬靈生命 ﹔這正是我們現今教會中人極其需要的屬靈智慧。

古舊福音、熱切傳揚

       宣信的屬靈特色是進入人群的服侍,非遁世的隱居潛修;靈命的深化,不是為著一己的心性提升,乃是勇敢地進入失喪人群中,傳揚佳美福音。宣信承習「清教主義」,全然委身要把福音遍及今世,而達成此項神聖使命的有效途徑,就是呼召所有信徒,一起作工,以福音改變世界。深化靈命與福音廣傳,兩者不容分割,而兩者的巧妙平衡,正是福音信仰靈性操練的精蘊所在。

       宣信對福音的強烈信念,一方面師承宗教改革以來「惟獨救恩」的寶貴傳統,另一方面亦深受芬尼(Charles G. Finney)及慕迪(D. L. Moody)等奮興運動家影響,強調外展式佈道。他不單注重福音信息要迎合都市群體的需要,更重視福音對受眾的適切性。

       宣信租借歌劇院或公共圖書館,舉行公開聚會,說明了福音不局限於堂會以內 ﹔他樂於採用新興的福音詩歌,也不介意教會內保守人士的反對。他更關注貧窮人、新移民等弱勢族群的福音需要,甚至觸怒某些愛好面子的教會權貴 ! 陶恕稱許宣信,他體內的血乃「全為福音」 !

追求聖潔、要主自己

       面對聖潔運動大行其道,宣信照樣持守聖經的準則檢視,過濾任何矯枉過正的實踐,他看成聖不是單一形態,漸變和突變,兩種形態是共存的。

       宣信一次應邀主領某場聖潔聚會,按編排他為第三位講員。首位講員強調成聖的追求非「抑壓」舊生命不可,次位講員則主張「剷除」老我,輪到宣信,他的中心思想只有一個字 – 「祂自己」(Himself)。宣信對成聖的理解為 :「基督不是個別的經歷,祂遠超過一時的需要,祂包含了我一切所需。」

       面對不同的成聖進路與訴求,宣信辨別的準則不是任擇其一,乃是把一切經驗聚焦在基督身上﹔「祂自己」不單是信徒成聖追求的目標,亦成為量度一切屬靈經驗的客觀標準。

       宣信又受「凱錫克運動」(Keswick Movement) 影響,他強調內住基督的重要 ﹔在繁忙的事奉中,他從蓋恩夫人、莫林諾等「寂靜主義者」學曉在靈裡安息,從而聆聽神微小的聲音。「神秘主義」對他而言,不是天主教的專利品,乃是歷代渴求更深屬靈經驗的聖徒共通的語言。源流雖有分叉,至終必然匯合於基督全備救恩之內。

       動與靜,進深與外展,在宣信生命中,皆有其位置。宣信看今世的艱苦經營,不會建造天國在人間,然而他也認定「惟要百般辛勞,用盡每小時、每分力,時刻為神,全然為主。」

結語

       總括來說,宣信承接先賢的寶貴傳統,以聖道的優越性檢視一切知識與經驗,匯聚各家傳統於基督福音之內。面對不同傳統之間的張力,宣信留下給我們的不是另一個嶄新的傳統,卻在於他忠信地委身事主,即或置身於懸而未決的矛盾當中,他仍在使命中奮力前進 !

       可惜是宣信博士於1919年主懷安息後,宣道會繼任人等,不幸地如同其它宗派一樣,失掉了創辦人的深廣胸襟與國度異象,把滿有活力的宣道運動,變成了行政主導的宗派。歷史的定律,常是更新運動一旦常規化為宗派後,更新運動就中止或變質,於是有信徒對目前現況不滿而走出來,凝聚力量,倡導與推動另一輪新的宗教改革。更新的教會,從來不是由上至下,乃是三一神感召下,神兒女自主自發開展一段又一段的改革歷程 !

(此文原寫於2006年,為《非我唯主 – 宣道會創辦人宣信博士的一生》序言與導讀,現略作修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