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牧養初職信徒

胡志偉牧師

       當前本港堂會面對牧養挑戰之一,就是引導就讀大專青年至初職不超過5年的信徒,能繼續持守信仰,與其他信徒結連,並委身於國度使命。近十年來,本港就業市場已有極大轉變,堂會的成年父母要「去學」(unlearn) 原有觀念,才能接受新生代截然不同的工作態度。

職場的轉變

       隨著全球一體化,本地大學生要面對內地生與全球人才,一起競逐有限職位。有大學學位不再保證找到理想或收入不錯的職位。由於香港工種的狹窄,專上課程畢業生也要從事低技術職位,如文員和推銷員等。按《香港各世代大專生收入比較研究報告》(2016年8月4日發布),2015年有13萬8百名20至24歲畢業生從事這類低技術職位,比1995年從事同類低技術職位的7萬3千2百人,上升近八成。智經研究中心於2015年相關研究,發現41.6%青年從事批發、零售、進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

       大學畢業生不再是「天之驕子」,進取的不一定能覓得金融業或工商業職位,穩定的不一定能當公務員、教師、社工等,很大可能只能找到「合約教師」(或助理教師、教學助理)、合約社工等職位。整體是青年人教育程度提高了,可選擇的職位與收入卻是下降。據調查顯示,2015年20歲以上專上畢業生入息中位數為16,898元,對比20年前(1995年),那時。專上畢業生入息中位數為20,463元。客觀向上流動的機遇減少,初職信徒要應對還款壓力、通脹壓力等,要置業安居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

工作的心態

       「你要詳細知道你羊群的景況,留心料理你的牛群」(箴廿七23)。教會中人要了解初職信徒於現實社會遇上的困難與掙扎。對大多職青信徒而言,返教會只是眾多選擇之一,不一定是人生的首要,要兼顧適應職場世界與進修專業資格,另又要拍拖與打機,確實時間分配上造成拉力。在種種壓力下,教會生活就會逐漸放在較低的優次。

       另一方面,有人形容新世代初職信徒大多為「不愛加班的自由工作者」;此群香港第五代的特徵之一 :「作為職場新力軍的『90後』擁有一套獨特的工作價值觀,強調擁有『私人時間』,抗拒加班或輪班,希望達至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養家壓力較過往年代低,選擇工作時變得挑剔,要求過程要『做得開心』,更要求很大的工作自由度,因此容易辭職轉工。對晉升不抱太大期望,採取隨心工作的態度,認為及時行樂才是最重要,不時與喜歡『搏殺』、『搵錢至上』的上一代產生衝突」(《信報財經月刊》,2014年12月)。

       近年來,「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 深受歡迎,年輕一輩隨時quit了工作,去旅行或進修,甚至無所事事一段日子,再投身就業市場競爭。香港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研究中心與HKPES及商區福音使團所作〈聯合職場調查2016〉,最能描繪新世代個人工作觀,佔首位是「工作時最緊要開心」(48.4%)。如成年教牧或父母,過度以「責任」、「成就」來評價這些初職信徒,肯定會失望 !

牧養的策略

       呂大樂於訪問,這樣表達 :「不要經常以為自己曾經19歲,因此知道別人19歲遇到什麼事。我知道,所以我不會用同一個要求、同一個方式去要求。」(〈專訪呂大樂:第五代莫望上層退休、本土要逼自己認真一點〉,灼見名家,2015年12月8日)

       堂會領袖切忌以權威式論述「我年輕時怎樣力爭上游」、「只要勤奮就能成功」,畢竟客觀場景已有所不同。牧者與父母,不能照搬上一代那套,硬套在新世代身上。現時,職場牧養對象大多為已上岸有一定物質條件的成年信徒;能針對初職信徒的牧養關注卻不多。

      「主耶和華說: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使牠們得以躺臥。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結卅四15-16)。
因應部分初職信徒工時不是傳統的「朝九晚六」,有些是彈性上班或輪班工作,堂會牧養不只限於團契小組的週會,教牧與導師必不可少是「個別牧養」,就是進到對方任職場所附近,透過一起午膳或飲咖啡,聆聽了解與關懷代禱。當初職信徒未能返到堂會或約見面談,教牧與導師可透過社交媒體,適當地把資訊與關切送到對方那裡。

       另一方面,堂會可以建立資訊平台,定期舉辦職場講座或分享會,提供就業輔導或生涯規劃工作坊等,引導職青找到人生與工作召命。「教新」倡導「跨代同行」的牧養關係,就是促進同一堂會內成年信徒能與初職青年建立友情,從而在相愛的關係中一起成長。

       堂會要形塑一個兼容世代差異的空間,鼓勵青年人敢於嘗試創新,敢於追逐個人理想。使命的定位,不再是年輕人要配合組織的宏大願景,乃是引導新世代能發現個人的知識與技能,一旦燃放熱情,就能滿足世界內某一真實而具體的需要,這就是職場的召命。

結語

       牧者與父母更多了解本地與全球職場的急促變化,考入大學不代表贏了起跑,畢業後初工作時浮浮沉沉,也是自然而然,不用過度緊張。中產信徒要接受新一群擁有高學歷卻要從事非傳統的專業(如保險經紀、地產經紀等服務業),又羨慕有中產式生活,又要工作得開心。

       當我們理解這些變化,存開放心靈來關心與聆聽,非事工式要動員初職信徒為堂會成就使命;相反,堂會成為新世代青年能發揮知識、技能與恩賜的空間。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