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再思按牧的處理

胡志偉牧師

       上主日(2016年4月10日),筆者有機會參與宣道會兩間堂會的按牧禮,為兩位過去牧養其後成為牧者作訓勉。回望這間位於新界的堂會,34年內出了8位牧師,分別於三間堂會及一間機構內服侍。這8位牧者性格與恩賜各有不同,然而共同特點是忠心且長期委身的事奉。

       本港現職堂會的牧師 (主任牧師753,牧師371) 至少有1,124位,未計神學院與機構的牧師在內。筆者預計5至10年內,便是我們50年代出生一群牧者的退休潮。按梁廷益牧師於浸聯會培靈大會分享(2016年2月25日),浸信會至少有30多間堂會要物色主任牧師。這現象不只出現於浸信會,筆者認識不少宗派與獨立堂會,紛紛面對「堂主任荒」的挑戰。

       有關領導傳承,筆者已於其它場合發表,而與此有關則是按牧的理解與執行。事奉以來,筆者確實見過若干堂會於「按牧」一事出現不必要衝突而導致教牧離職。正因為不少堂會長執與會眾對「按牧」缺乏聖經教導,而堂會領導層又缺乏經驗處理 (堂會越少按牧,肯定經驗不足),於是「按牧」好事有時竟成為傷害教牧與堂會的事件 !

教導正確的按牧觀

       「… 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賜給你的」(提前四14)。保羅沒有私底下按立提摩太,或提摩太突然之間自封為「長老」(等同現今牧師),重要是一群長老於公開場合,按立提摩太來承擔牧職。

       基本上,被按牧者要得到地方堂會的接納與認同,肯定信仰純正,又確認其神學知識與技能,並具備足以牧養教會的恩賜,於合適時機 (「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來承擔牧養。嚴格來說,不是牧者牧會若干年日之後,自己找數位相熟牧師,用特別方式來處理,就自封為牧師。

       堂會於按牧前至少一年,便要教導會眾有關聖經的教導。有些長執與信徒對按牧存有誤解,認為「牧師」只代表著傳道人的升職或某種職位名銜;「按牧」只是升職禮或就職禮,忽略「按牧」本身承載神學與牧養的意義。過往有些福音堂,因是「弟兄會」的傳統,拒絕聖職人員而毋須「按牧」,現今也有些福音堂,已作出改變,有被按立的牧師作帶領。不同宗派與堂會,根據傳統,教導會眾對「按牧」有基本認知。

       曾立華牧師於《教會職事的重尋與更新》指出,新約教會的「按立授職不是常規性的,並非擔任事奉職事的必然程序」(92頁)。正確看待「按牧」,「是對那些在事奉中,已表現了聖靈賜予牧養教會恩賜的人,藉著按立禮來確認他事奉的恩賜,接納他並授權他繼續運用其牧養教會的恩賜」(94頁) 。

適當的認可與肯定

       William H. Willimon 於 Pastor : The Theology and Practice of Ordained Ministry 看「按牧」本身表明神把領導的恩賜給予教會,而被按立牧者於儀式中,領受與確認其職分乃源自基督主動賜予教會的恩典作為。職事不能離開恩典,堂會眾長執與信徒經過數年同工關係後,透過觀察與判斷,認同某位教牧已具備作牧師所需要的恩賜(如教導、領導、牧養、宣教等),認可其職事的果效,又肯定這一切皆源自神的全備恩賜,於是透過公開禮儀,予以認可和肯定。

       本港不同宗派皆有其傳道同工按立為牧師的規條與要求。「播道會」要求該會之全職傳道,有至少三年堂會事奉經驗,由堂會執事會通過,再經會友大會三分之二通過,最後由總會審查與通過。「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則要求傳道同工,至少有五年全職堂會事奉經驗,其中三年在同一堂會牧養,由執事會書面向區聯會推薦,並由區聯會通過。一般宗派皆要求受按牧者有整全而正統的神學教育,方接納其申請。「萬國宣道浸信聯會」也同樣要求教牧至少擁有五年全職牧會經驗,其中三年必須在提出按立的堂會事奉。「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要求之一為 :「凡在本會承認之神學院畢業,品學兼優,任職『本會宣教師』最少兩年,工作成績良好者。」

       成熟堂會不只限於一位牧師;地方堂會越多「按牧」,間接表明這間堂會健康而成熟,有更多合用的神僕得著肯定而忠心事奉。有些堂會對受按牧者有過高的要求與期望,「按牧」難度過高只會使堂會與教牧失掉恩典,走上律法主義。牧者不是完美,於同一堂會內有喜歡的,也有不喜歡的。「按牧」的決策程序儘量避免交由會友大會「一人一票」通過。不合宜的機制,有時會引發不必要教會政治而帶來紛爭,於是「按牧」決議成為「彈劾」或「不信任」同工的風波。通常宗派於「按牧」一事參與較多,有中立與持平身分,能避開堂會人事的糾纏。獨立堂會於「按牧」處理要份外謹慎,寧慢而不急,避免小事化大而引發紛爭,「教新」在這方面樂意協助。

       有些同工曾受整全神學教育,於差會或機構事奉,其身分也是神的工人,廣義是「教牧」(pastor),也是「宣教士」(missionary)。這些教牧同工,基於職分的考慮,選擇不受「按牧」不是問題。有些教牧,多了「牧師」名銜反帶來服侍的不便。有些機構之領導同工,不一定是牧師,也能作出美好的事奉。上一代的機構前輩如薛孔奇、蔡元雲等,同輩如翁偉業、余妙雲等於神國的長期忠心服侍,便是我們的美好見證。

       求主引導更多堂會做好「按牧」之預備,也預備更多教牧可被按立為牧師。

(此文部分內容成於2007年,現於2016年重新增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