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哀傷、想像與審判 (講於雨傘運動一周年)

胡志偉牧師

  我們抱著哪種心情在此記念雨傘運動一周年,我們肯定不是在此唱《生日歌》(雨傘運動期間的另類表達) 或唱《撐起雨傘》。我們不是無奈地看雨傘運動是無功而回,一無所得;若是這樣,我們根本不會在這裡出現。今午我選取〈耶利米書〉卅章8至24節,與各位彼此鼓勵。我認為我們要來這裡一起舉哀,以哀痛來深化我們的公共參與。

1.哀傷

  耶利米大概二十歲開始作先知,事奉長達五十年之久,經歷國破家亡,被擄到埃及,最後客死他鄉。他一生忠於上主,宣告信息被視為叛國,長期受人排斥。耶利米是感情豐富的先知,他常處身張力當中,他不肯放棄所愛的同胞,又常受到他們無理的攻擊。

  何傑形容這位先知 :「耶利米先知被描繪為一個反對派先知,說話攻擊國家,而不是像其它宗教專業人士一樣維護國家。在這裡,他攻擊的對象是聖殿 – 國家宗教的象徵和化身。他的反對姿態總是使他所對抗的所有人都質疑他。」(《國殤情懷‧先知風範》,147頁。) 綜覽〈耶利米書〉,第26章至29章,講論先知與其他先知的對決;第36章至38章,先知與君王領袖的對決;第40章至44章,則為先知與人民的對決。對耶利米而言,因為對決而帶來撕裂,不是先知本人最關注,他著緊是否宣講真理。Telling the Truth,是先知義無反顧要做的,真理使人折服,真理也會被人厭惡。先和信息從來不會溫溫吞吞,「黃絲帶」「藍絲帶」大家都聽得舒服。

  舊約學者稱〈耶利米書〉30章至33章為「安慰之書」(Book of Consolation),其中30章便是哀歌文體。「耶和華如此說:你的損傷無法醫治;你的傷痕極其重大。無人為你分訴,使你的傷痕得以纏裹;你沒有醫治的良藥。你所親愛的都忘記你,不來理會你。我因你的罪孽甚大,罪惡眾多,曾用仇敵加的傷害傷害你,用殘忍者的懲治懲治你。你為何因損傷哀號呢?你的痛苦無法醫治。我因你的罪孽甚大,罪惡眾多,曾將這些加在你身上。」(12-15)

  舊約神學家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 認為任何社會行動的呼召必要根植於哀傷,哀傷是最好的社會批判;舊約的哀歌體裁正是最適切的表達。先知式批判最大動力來自深切哀痛,基督徒被好多假象迷惑,我們假裝外在世界一切完美,毋需作出任何改變。相反,先知式批判不是責罵對方,乃撕掉虛假,揭露真相,並為到實況遠離上主的心意感到深切悲痛。

  楊牧谷於《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分享 :「當人身處患難與試煉,舊有世界崩潰,而展望將來又前路茫茫,他的經歷與宗教應許是完全相違的,他便陷入信仰與經驗的掙扎,目的是要從信仰我尋出路,使他可以繼續活下去,哀歌就是記錄這種掙扎歷程的文體。」(433-434頁)

  我們得承認雨傘運動,如同六四,帶來港人「傷痕極其重大」,我們不曾經歷醫治 ? 要正視整場自發的公民運動,我們不要停止哀痛,麻木冷漠是最大敵人;馬丁路德金為黑人爭取民權運動,明白哀痛累積到一沸點,就會爆發而非任何政治力量可以攔阻。要讓雨傘運動精神持續,我們就不要停止哀痛,要不斷深化廣化哀痛。

  我們要哀痛為何港人經過79日的爭取仍然於「特首選舉」沒有真正具體的選擇,我們哀痛市民挨過87枚催淚彈之後,我們的特區政府沒有官員要為此問責道歉;我們哀痛港人爭取民主普選超過30年,我們見到仍是「欽點」、「篩選」。 我們哀痛一國兩制的高度自治,不斷被京官港官矮化,維護港人法治的《基本法》被人任意解釋。我們哀痛主流媒體失掉自主,港人不斷被虛假資訊「洗腦」。我們哀痛教會領袖為求自保,只顧本身發展,當公義、人權被踐踏,仍在假裝看不見,或自圓其說,為當權者塗脂抹粉。我們要共哀,有更多哀歌創作,來承載港人集體傘後的抑鬱。

2.想像

  耶利米先知的信息,與當時建制先知所傳講的信息大不相同。建制先知,為要愛國愛教,信息是「平安了!平安了!」(耶八11);是「你們必不見刀劍,也不 遭饑荒;耶和華要在這地方賞賜你們真正的平安。」(耶十四13)。

  耶利米先知聽到「火滾」,他宣告 :「耶和華差遣我預言,攻擊這殿和這城,說你們所聽見的這一切話。現在要改正你們的行動作為,聽從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他就必後悔,不將所說的災禍降與你們。至於我,我在你們手中,你們眼看何為善,何為正,就那樣待我吧!但你們要確實地知道,若把我治死,就使無辜人的血歸到你們和這城,並其中的居民了;因為耶和華實在差遣我到你們這裏來,將這一切話傳與你們耳中。」(耶廿六12-15)

  布魯格曼寫了《先知式的想像》,指出舊約年代敬拜群體中一直有兩套神學在對決。一種是「皇家意識」(royal consciousness),用今日語言是「建制神學」、是「神學中國化」,強調以本身安穩取代對上帝的信靠;另一種則是與之相反的「先知意識」(prophetic consciousness),先知不是以既定眼光來觀照事物,有另類觀點來想像。

  魯益師 (C. S. Lewis) 這樣表達 :「真理是理性的自然秩序,但是想像才是真理的意義所在。」(Reason is the natural order of truth; but imagination is the organ of meaning) 雨傘運動之後,我們需要更新想像力。

  耶利米引導我們要看得更遠,他宣告 :「到那日,我必從你頸項上折斷仇敵的軛,扭開他的繩索;外邦人不得再使你作他們的奴僕。你們卻要事奉耶和華─你們的 神和我為你們所要興起的王大衛。」(8-9)

  到了時候,神要解除以色列民族的「軛」,不再成為強權或殖民者的奴隸,能夠得著自主與自由。港人政治上、經濟上、社會上習慣做「奴隸」;於是政治上有人認為有否真普選不重要,最緊要是有飯開,股票比選票重要。有人甘心做「樓奴」,不理會官商勾結,高地價政策使我們半生人被「供樓」所綁。有人受「主流意見」或「沉默大多數」影響,或被堂會建制左右,佔中是違法,基督徒不能參與違法事件,要做順民。

  先知的想像,乃是「我必使雅各被擄去的帳棚歸回,也必顧惜他的住處。城必建造在原舊的山岡;宮殿也照舊有人居住。」(18),那些被擄被趕散的人民,到了時候,會歸回原居地,回復舊有生活。「必有感謝和歡樂的聲音從其中發出,我要使他們增多,不致減少;使他們尊榮,不致卑微。」(19) 與以往不同,這個宜居城市幸福或快樂指數上升,怨氣怒氣減少了,社會自然地和諧。「他們的兒女要如往日;他們的會眾堅立在我面前;凡欺壓他們的,我必刑罰他。」(20) 這裡表示已婚夫婦重新恢復生育子女的意願,感到未來的社會更公義仁愛,更加有人情味。

  先知更大膽宣告 :「他們的君王必是屬乎他們的;掌權的必從他們中間而出。」(21) 當時的歷史情景,猶大亡國,臣服巴比倫強權下面,不少猶太人四散分離,寄人籬下;如今耶利米帶出上主的應許,他們的政治領袖是屬於人民的,這些領袖是從他們中間產生的。當然,這節經文不是用來支持「我要真普選」,「掌權的必從他們中間而出」,到底是協商式選舉或一人一票選出,經文沒有交代。重要是先知指出政治領袖是從人民出來,屬於人民的,並能真正為人民服務。求主賜予我們對香港前景有更大的想像,建構另類社會,才能不受地產黨與共產黨的奴役,得享所應許的自由 !

3.審判

  先知的信息從來不是滿足自我的「幸福音」,他本於真理,telling the truth,不畏強權,宣告上主對世人的心意。

  耶利米明確宣告 :「故此,凡吞吃你的必被吞吃;你的敵人個個都被擄去;擄掠你的必成為擄物;搶奪你的必成為掠物。」(16) 「看哪,耶和華的忿怒好像暴風已經發出;是掃滅的暴風,必轉到惡人的頭上。耶和華的烈怒必不轉消,直到他心中所擬定的成就了;末後的日子你們要明白。」(23-24)

  我們要謙卑承認上帝的作為,有些時候我們難以理解,正如先知哈巴谷不能明白耶和華會使用更邪惡的巴比倫人來懲罰國內的惡人。有一樣可以確定,所有惡人,無論是直接或間接「代神出手」,至終要面對公義的審判。我相信,包括在場每位人士,我們相信有一日歷史會正確評論「雨傘運動」於香港、中國民主進程的重要,那些玩弄政權的必同樣敗亡於權力鬥爭當中。

  「故此,耶和華說:我的僕人雅各啊,不要懼怕;以色列啊,不要驚惶;因我要從遠方拯救你,從被擄到之地拯救你的後裔;雅各必回來得享平靖安逸,無人使他害怕。因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也要將所趕散你到的那些國滅絕淨盡,卻不將你滅絕淨盡,倒要從寬懲治你,萬不能以你為無罪。這是耶和華說的。」(10-11)

  就讓我們繼續認信這位釋放我們、醫治我們、並應許我們美好想像的神 :「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 神。」(2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