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勇闖未來的領導力

胡志偉牧師

  面對全球與華人教會領導的挑戰,筆者相信仍存抗拒心態是極少數,但另一危機是教會領袖盲目追求過時或不適用的領導理論與實踐,未能辨識若干領導實踐是與我們的信仰價值相違。如工商企業以「論功行賞」方式獎勵員工,華人教會是否同樣以「績效」來衡量教牧是否加薪或減薪 ? 倘若教會領袖不經思索就引入坊間的領導理論與實踐,可能帶來地方堂會是害多於利 !

  探究未來的領導力,筆者認為以下三方面的技能是教會領袖應該掌握與活用 : 調適形勢、使人得力、團隊共事。

調適形勢

  新世代的教會領袖,面對的挑戰是後現代流動世界轉速愈演愈烈,教會領袖不再是傳統的「技術型」,有一套標準作業方式來應對問題。正如海菲茲(Ronald Heifetz)於《調適性領導》(Leadership without Easy Answers) 論述「調適型領袖」(adaptive leaders) 不是只扮演某一特定角色,如領隊、教練或球員。這些未來領袖能因應形勢靈活走位,不同時段於不同場景發揮不同領導技能。

  華人教會領袖容易把領袖定型為「能言善道」的「異象型領袖」(visionary leaders),或滿有恩膏的「魅力型領袖」(charismatic leaders),然而神國度需要是各式各樣的領袖,成熟的領袖不是一成不變,他/她知道何時應進場參與,何時宜離場反思。

  這正是海菲茲所言 :「領導既是積極投入的,也是反思的;你必須在參與及觀察之間隨時轉換位置」(《調適性領導》,366頁)。面對網絡世界的急速變化,領袖不可能預知答案,每項事工與計劃皆能掌控;惟有領袖能有「包廂上的視野」(指向離場後站在更高位置檢視場內所有活動),適度進退,靈活走位,才能帶領神國子民迎向未來的挑戰。

使人得力

  「强勢式領袖」(strong leaders) 已不適合現今講求「民主」及「參與」的社會,教會組織與領導常受俗世管治模式所影響。

  過往,華人教會理解在位領袖是高高在上的發號施令者,猶如摩西一樣。領袖從神領受異象與使命之後,向會眾頒佈,會眾理所當然地順服領袖的權威,忠心跟隨。然而,時移勢易,領袖不能自恃強勢以「指令式」來統御會眾,他/她更要學習能有效「授權」(delegation) 與「賦權」(empowerment)。《領導的三重色彩》正是這方面的良好教材,讓我們檢視並提升領導能力。

  「自然教會發展」(Natural Church Development) 理解健康成長的教會所需要的領導質素。教會領袖要作好教練 (Coach),以身作則,在不同職事層面培育接班人。華人教會「領袖荒」的危機,正反映是不少華人教會領袖「功成卻不能傳承」(success without succession),培育接替領袖的失敗。

  教會專職教牧要放下內心不安與恐懼,使會眾得力,從而承擔各項「聖工」,不會導致教牧失掉位置與角色;相反,教牧要不斷「賦權」其他同工與會眾,人才得以建立,恩賜得以運用,神國才能興旺。領袖能影響別人,就是能發揮「使人得力的領導」。

團隊共事

  過往至今的神學教育,較看重的是神學生的學術成就與事奉技能,好使畢業生出工場後能獨當一面地作工。卅十年前,只要牧者有講道的恩賜,即或不大曉得與人同工,長執與會眾以愛心體諒包容。現今,堂會不止一位教牧,隨著堂會事工範圍擴闊,教牧要識得與別人共事,取得信任,才能建立良好的團隊。

  新的組織文化,正如班尼斯 (Bennis) 形容是「共同領導人」(Co-Leaders),不再是某位「巨星型領袖」,乃是能與其他同工互補長短的團隊領導人。這正是華人教會需要的,不是「一代名牧」,人亡政息,乃是能代代相傳的健康團隊。

  當教會領袖不曉得如何與人同工,凡事親力親為,反映的不是能者多勞,卻是個人的驕傲或完美主義,事工的成效就不能持久。華人教會的未來領袖,仍是繼續唱獨腳戲,還是能打造美好持久的團隊,面對世代的轉變,仍能屹立不倒 ?

結語

  經過十多年來在領導學的學習,筆者信奉「在做中學」,領袖要保持學習心態,才能調適形勢、使人得力、並能與人共事;這三方面技能正是勇闖未來的領導力。

2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勇闖未來的領導力

  1. Reblogged this on 花墟道18號。歷程路上 and commented:
    「過往,華人教會理解在位領袖是高高在上的發號施令者,猶如摩西一樣。領袖從神領受異象與使命之後,向會眾頒佈,會眾理所當然地順服領袖的權威,忠心跟隨。然而,時移勢易,領袖不能自恃強勢以「指令式」來統御會眾,他/她更要學習能有效「授權」(delegation) 與「賦權」(empowerment)。《領導的三重色彩》正是這方面的良好教材,讓我們檢視並提升領導能力。」

    作為侍奉者,經驗越久,越容易忘記成就事工的是主自己,容易忘記作為主僕應有的謙卑。反之因著經驗容易自傲,漸漸號令天下而容不得他人。

    求主保守,讓我們不致陷入神權上身和自恃權威的境地。

    說到底,人算不得甚麼。

  2. “當教會領袖不曉得如何與人同工,凡事親力親為,反映的不是能者多勞,卻是個人的驕傲或完美主義,事工的成效就不能持久。"
    講得好,簡直就是一針見血!牧者的驕傲或完美主義,絶不容別人參與他的"工作"或影響他的"工作",容我說工作,因為這工作是該位牧者擁有的。
    再不是事工或是事奉,這位牧者已自以為"最神聖的事奉者",容不下同工或弟兄姊妹同行。可悲的牧者,偏這位可悲的牧者,又扼殺了主的羊,總讓羊在迷胡中以為自己是"次一等的羊",無力好好的事奉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