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昔今學生福音運動與香港教會

胡志偉牧師

  50年代香港教會發生了兩件震撼事件,影響直到今日 : 一是浸信會少年團聯會與浸信會聯會之間決裂,另一則為「聖保羅七子」事件,有關這兩個故事詳情要讀陳喜謙牧師所著《在這些年間 – 神復興的作為與學生福音運動》(即將出版)。

  50年前的舊事,與14年「雨傘運動」的故事,何其相似;兩者皆是有權者的處理不善,未能好好聆聽青少年心聲,兼容差異,肯定與鼓勵,才能創造空間,讓青少年釋放自發自主的創意與動力。

  雨傘新世代成長於網絡世代,重視平等對話,反對「由上至下」的權力支配。倘若任何權力符號 (如政府官員、父母、校長或牧師等),越重視長幼有序、上下有別、「我叫你做」等,帶來自然是年輕人對有權者的反抗。

  無論是哪個年代,倘若教會領導層實行強勢領導,不容異議,要求一統,不放下身段遷就青年信徒,造成後果是「分歧者」出走堂會。謙叔年代的青年信徒,出走後會另組信仰群體,繼續熱心追求與服侍;然而現今出走教會的青年信徒,靈性光景如何,他/她們不容於教會文化是另外的故事。

  能兼容下一代的教會,無論是50年代或現今,始終能為教會的前景帶來盼望。當香港教會信眾逐漸老齡化,成年信徒的挑戰是容忍年輕人間中有過激的表現,而青年信徒的挑戰則是尊重長輩與權威,毋須凡事質疑與抗爭。

  青年信徒返教會不是因為堂會好玩過外面世界,期望是找到真誠與神與人的關係;因此我們重點不在於節目的吸引力,乃在於青年信徒能坦誠地面對信仰的挑戰。青年信徒看得出教會內的偽善與虛假,他/她們不期望我們能對每個問題都有滿意的答案。當教牧與長執能坦誠地面對問題,不逃避,也不作權威,承認有些課題不一定有答案,才能取信於青年信徒。

  當青年信徒能建立真諴與神與人關係,教會生活的吸引力就在於一群「既是罪人又是聖徒」能共同成長,一起掙扎,同悲同喜,同玩同吃,這種真摯的弟兄姊妹情誼,正是讓青年信徒能留在堂會且健康成長的土壤。教會刻意培育,就是這些委身上帝、追隨基督的門徒,無論是青年或成年,能互信互愛地結連,一起於真道上成長。

  歷史重複著世代差異帶來的挑戰,《在這些年間 – 神復興的作為與學生福音運動》見證堂會內也有關愛青年信徒的牧者與成年信徒,因著這些美好的見證人,堂會內經歷復興的青少年,能留於屬靈的家內成長,並委身服侍,影響無數的生命。現今香港教會的茁壯成長,有相當大程度源自這股夏令會與學生福音運動的復興浪潮。教會要悔改,要求復興,向世人及下一代展示真誠能兼容差異的信仰與教會文化,我們才能扭轉形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