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香港教會需要神的復興作為

胡志偉牧師

  「願後來者證我忠誠,火熱心懷燃亮征途,信仰足跡導引方向,生命典範煉塑精忠。」這些來自《證我忠誠》(Find Us Faithful) 的歌聲盪漾於宴會席間,筆者身為晚輩,有幸出席「謙叔」(陳喜謙牧師)八十歲壽宴 (2014年5月2日)。

  「謙叔」作為華人教會的長輩,那些年日在各樣條件缺乏與限制下,存著簡單純真愛主心志,不畏艱辛,忠於職事,向青少年傳揚福音,並與青少年信徒同工,燃點教會復興運動,帶動了影響數代教會的學生福音運動。今日華人教會能享有美好的成果,皆來自「謙叔」等前輩同工,領受異象,開荒拓展,並能薪火相傳,代代相傳,造就了現今茁壯成長的教會。

  當我進入「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簡稱「教新」) 服事,與「根叔」(余慧根牧師) 共事,從他身上有不少待人處事的學習;他與我於每日辦公室內有「共飲咖啡」時段,聊談教會事奉點滴,間中提及「謙叔」怎樣帶領昔日「學生福音團契」(簡稱FES) 同工逸事見聞,景仰這位作為我師傅的師傅。及後「謙叔」從加拿大退休回港定居,也積極參與「教新」事工,我才近距離與他接觸相處,體會這位忠僕的風範。

  研究領導學之兩位著名作者庫澤斯與波斯納合著了《留下你的印記》(A Leader’s Legacy),指出「只有樂於服務他人的領導者才能贏得認可」(6頁)。這些屬靈長輩以身作則的身教言教,正是我們當今教會嚴重欠缺的。

  筆者有幸於「謙叔」中風前,在他到訪「教新」辦公室時,彼此交談中對那些年日浸信會少年團聯會的復興工作略知一二。過去一年多以來,「謙叔」這本口述、再由「謙嬸」筆錄的著述,經過數番審稿與校對,更使我被這段復興往事深深感動,義不容辭下我便要做好出版這本書《在這些年間 – 神復興的作為與學生福音運動》(即將由「教新」出版),讓後人不忘神的復興作為,從而我們與下一代,同樣地呼求復興。

  《證我忠誠》正是「謙叔」與那代教牧與信徒的生命寫照:「細數生命如同雲彩,召我力奔前路不單為得獎,更為踏著前人足跡,為後繼留下榜樣,藉敬虔承傳忠誠碩果。」

神的復興作為

  謙叔於《在這些年間 – 神復興的作為與學生福音運動》珍貴地留下了豐富的文字記述,補足了50年至60年代華人教會歷史的空白。講論教會復興,我們較多談論是中國昔日或文革閉關年代的復興故事,甚少文字講述香港本土的復興事跡。

  確實,神於青年信徒群體中、於邊禱團、於不同宗派與堂會的夏令會中,有祂的復興作為。謙叔於書內提及王國顯與梁素雅伉儷,他倆翻譯了鍾馬田牧師 (D.M. Lloyd-Jones) 的《清教徒的腳蹤》(The Puritans),這樣理解復興 :「聖靈在教會中作出非比尋常之工的經歷,就是復興。」(2頁)

  「聖靈所作的,主要是在教會肢體中,所以復興也就是信徒的甦醒。沒有生命的東西是不可能甦醒的,因此復興是專指正在沉睡、毫無生氣、幾乎瀕危垂死的教會眾肢體所經歷的甦醒,使他們變得朝氣勃勃,而聖靈的大能亦突然臨到他們身上,使他們對原來僅在理智上所認識的真理,有了新鮮而更深入的領會;他們會謙卑下來,認清自己的過犯,甚至心中驚恐起來,其中好些會感到自己從來就不能算是基督徒,但結果卻是看見了神榮耀的救恩,並摸著救恩的大能;然後,因著靈裡的甦醒,他們就開始禱告,充滿能力,放膽傳講,結果就有大批原來在教會之外的人紛紛悔改相信,進到教會來。」(《清教徒的腳蹤》,2頁)

  回顧教會的復興歷史,每逢聖靈有非比尋常之工,使人生命更新,必然促使新人於舊有信仰群體內產生張力;張力未能妥善處理,就帶來了「新酒袋」(新興教會群體) 來承載新人與新使命。因此,有人形容復興為神「破相」的工作,越有能力的復興,必然預期有神極度異常的作為。

  一直以來,教會中人對復興運動,有三種不同方向的取向。每當聖靈作工時,撒旦又會同時工作;於是撒旦使部分人士懼怕復興,憂慮失控。第一種取向是教會建制領袖,為了體制與權力、面子與地位,抗拒任何復興異常作為,否定與打壓任何來自聖靈的更新工作。

  另一種取向,就是撒旦迷惑人,使求復興者只追求過激經歷,只重個人感受,看重經歷過於真理,甚至出現反智的表現。本於真理的復興,正確取向是源自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慕迪 (D.L. Moody) 與宣信 (A.B. Simpson)、鍾馬田與陳喜謙等,既不會消滅聖靈的感動,又能開放地容讓聖靈作其莫測之工。

  同是浸信會的連達傑牧師於80年代,編寫與推動「求復興」運動,「確信靈性大復興臨到之先,教會必須在神面前悔過認罪,並應先從神的僕人使女及教會領袖開始;不然 … 神自會興起其他信徒作成衪的復興工作。」(《求復興》,155頁)

  另一位浸信會牧者梁廷益,2007年分享他昔日牧養沙田浸信會,對復興有這樣理解與經歷 :「為教會求復興,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你若盼望教會增長,就得作好準備,隨時付上代價。不但是面對教會內外無知信徒的攻擊,還有撒旦的擾亂。你得犧牲自己的時間,要在早上禱告、禁食禱告、通宵禱告 …。」(《成為神蹟》,164頁)

  曾幾何時,香港大多堂會於安逸中迷失,我們滿意教會現有的成就,追求技術多於靈力,開會多於禱求,行政管理規管聖靈工作,結果是教會正邁向衰落中。《在這些年間 – 神復興的作為與學生福音運動》正好提醒我們,教會要重新認識與渴求復興,教會的未來才有新的異象與動力。

  (此文來自筆者為陳喜謙牧師著《在這些年間 – 神復興的作為與學生福音運動》序言部份內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