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家庭牧養的失誤

胡志偉牧師

  本港大多堂會觀念肯定「家庭」的重要性,然而堂會的實踐卻「拆散」家庭。一家人返到教會,成年信徒與其下一代各自各有其崇拜、團組與學習聖經的活動。表面上,一家人返同一間教會,現實往往是信仰經歷仍是個人化,不能整個家庭地經歷信仰的真實。

  當越來越多教牧盲目追求只適用於大型堂會的「分齡牧養」,2014年香港教會普查反映有62.3% 堂會(802間) 設有分齡牧養事工,而200人或以上堂會只佔整體30.3% (390間)。筆者常笑說100人以內堂會要走「分齡牧養」,彷彿要大衛穿著掃羅的盔甲,根本是不適合。中小型堂會要走「跨代牧養」(intergenerational) 方為上策。

  北美有關宗教信仰與家庭研究指出,父母對子女宗教信仰的塑造,重要過學校、宗教團體與專家等。美國學者Vern L. Bengtson作了一個長達35年的追蹤調查,對象為南加州300個家庭 (1970-2005年),結集成書Families and Faith: How Religion Is Passed Down Across Generations,肯定父母與子女關係對其信仰傳承的影響。摩門教與猶太教這方面比福音派做得好。

  如果我們思考家庭牧養,我們投放的資源與我們所建立家庭質素是不成比例;問題是教會於牧養家庭放錯了焦點。堂會與牧者的角色,不是代替父母來提供宗教教育,乃是裝備每位基督徒父母如何做好父母的職事,特別是0至12歲。現今堂會出現的問題是以本身的聚會出席率來評估成效,堂會不同年齡層的事工或活動越成功,可能對建立整全的家庭帶來更大負面影響。青少年的信仰塑造,有其對父母權威的反叛,然而仍不可少的是父母長期以來對子女的接納、愛護與肯定。

  當教牧認定是父母作家中小牧人,父母要持守其屬靈位份,堂會的節目與聚會則相應減少,試看摩門教與猶太教,這兩個群體的內部聚會少過我們,它們強調信眾於家庭實踐其宗教信仰。成年信徒不再以返聚會來作熱心信仰的量度,反而教牧關心是 :「剛結婚的,能否適應婚姻生活 ?」、「有了初生嬰兒,怎樣做好父母角色 ?」、「孩子入幼稚園了,父母怎樣帶領家庭崇拜或聚會 ?」、「家中有長者,成年信徒怎樣支援照顧 ?」

  堂會有了整體明確的家庭牧養信念,再談「分齡牧養」才有意義,否則分割化思維只會害了信徒疲於奔命參加過多聚會,卻不能把信仰應用於家庭日常生活。家庭牧養事工的成功,不在於節目夠吸引力,應重新放在父母怎樣好好傳承信仰予下一代。當堂會未有基督徒家庭大量出現,30年前我們有不同年齡的團契,為要讓不同信徒個別得著牧養,現今我們照舊來做,忽略了家庭的整體性,這便造成家庭牧養的失誤。不要以為有了家庭營與家庭講座,便完成了家庭牧養;家庭牧養乃使每個家庭得力,甚至單親家庭與單身人士,學習於不同人生階段內與主同行,活出福音,見證信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