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檢視與超越中產文化

胡志偉牧師

  引言

  毫無疑問,香港教會中產化是不爭的事實,信徒大多屬於教育水平較高的專業人士,經濟實力較好;而中產文化與價值盛行於堂會,就是自然之事。「全港96.2%的堂會經濟是自給自足,其餘的需要母會、總會或差會等支持。關於堂會的收支情況,2004-2005年度全港64.5%堂會收支有盈餘或平衡,2008-2009年度已增加至69.3%。」

中產文化與價值

  筆者理解「中產文化」為外在可見的行為形態,如香港高官形容看法國電影與飲咖啡為中產人士的生活符號;而「中產價值」則為內在信念與取向,支配有關行為反應。中產教會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本身自傲的理性與專業、財富與地位等,也不是中產置業安居者對低下階層的歧視與排斥,乃在中產信徒不自覺地把「維持現狀」(status quo)視為堂會使命與事工的主導信念。當中產文化成為大多堂會運作的潛規則,而中產價值也成為堂會領袖思考與決策背後的價值取向,這必然阻礙教會實踐宣教使命。

  「中產價值」不知不覺間成為眾多教會領袖慣用的眼鏡,用來觀照一切福音與差傳事工,這便使教會在使命的理解與實踐出現失衡,甚至乎會把宣教使命「私有化」,作為堂會業績的亮麗點。「中產價值」本身不是對或錯,只是它傾向本位自保、辦事務求程序正確、好體面、寧可保守而不犯錯,當這些論述左右了宣教使命的步伐,我們便能理解使命的局限性,為何福音未能深入勞苦大眾階層?為何男性宣教士較少?

筆者嘗試從三方面探討香港中產教會如何超越中產文化心態,從而一起實踐宣教使命。

1.從「有所選擇」到「捨己學習」

  中產教會能為不同信徒提供方便與多樣化選擇,本身不是壞事,然而「有得揀」(「有所選擇」)被視為是必需的,一旦不提供選擇則當作是異端,這就值得我們反思。中產消費文化崇尚越多越好,錯誤引導信徒相信「更多選擇」是天經地義之事。

  宣教使命要求付出與捨己,基本與世俗「顧客至上、優質享用」的取向相反。當中產信徒同樣沉溺於物質或相關服務的獲取、佔用與消耗,與未信人士分別不大,我們便能理解為何教會中人熱衷於「訪宣」或「短宣」,卻對參與兩年以上的「長宣」有諸多藉口來推拒?

  智者一針見血指出:「當我們沒有選擇時,才能作出真正的改變。」「有所選擇」容易成為中產信徒逃避召命與使命的合法途徑,形成有些信徒長年累月選擇參與「短宣」活動,卻不去選擇委身「長宣」使命。約拿先知也是在別無選擇與不情願下,領受上主差派往尼尼微城宣講救恩。

  中產信徒講究安定與安逸,這是「中產價值」塑造信徒的真實行為;要成年父母刻意培育與鼓勵子女走上宣教生涯,更是難上加難!中產教會要擺脫把選擇「偶像化」,有勇氣教導信徒作基督門徒,背起十架,捨己跟隨主。中產生活方式不一定是有使命感的基督徒要去追求,安定繁榮不是要認同的主流論述,因此「安穩」更有可能妨礙我們過信心生活。

  也許教會領袖要重新思考,提供選擇有時是對信徒的靈性與使命是有害的,地方堂會安排「短宣」寧可「貴精不貴多」,強調有宣教心的信徒往工場與宣教士共同生活一段日子,從而更了解與確認宣教的召命。教會種的是甚麼,收成的也是甚麼。

2.從「經驗憂心」到「經驗信心」

  消費主義追求「交易成義」,是「行善成義」的變種。此類信徒停不了對交易的渴求與滿足,像是永不休止的,期待着下一次有更美好的體驗;造成消費信徒長期處於不安的焦慮狀態。當中產教會慣於以節目去吸引信徒,信徒就容易陷入追求「名牌」或更有娛樂性的宗教經驗,逐漸以「我付費而應得到滿足」的心態來看待其宗教經驗。中產信徒長期依賴聚會或事工,來維持靈性與熱心,其實這些消費信徒常處於「未能滿足」的焦慮之中。消費主義會使人「上癮」,於是成癮的消費者自然想要更多與更好,失卻了感恩與知足,懼怕「失去」就是消費信徒的心結,因此他們有強烈的自保意識,不容讓目前個人所擁有的或會隨時失去。

  一旦「經驗焦慮」成為中產信徒的心理質素,他們便會不斷參與形形色色的聚會與事工,然而心靈始終不能安息,不敢嘗試任何的冒險行動。從社會角度分析,大多數消費信徒的生活實踐,根本與中產港人分別不大。中產信徒處於「中位作為一個矛盾的位置」 ,於是這群「夾心階層」比上嫌不足,比下卻不忿,「缺乏安全感的感覺,只會越來越強烈。他們處境尷尬……這種跟上、下的比較,是焦慮情緒的來源。而他們又很難從自己所能夠控制條件來改變這個困於中位的狀態,對此十分無奈。」 中產信徒常為股價與樓價升跌、子女升學、生活質素等憂心忡忡!

  中產信徒是以其可消費的容量來衡量自己的成就,不自覺地有「應得的」心態;當不如意或逆境來臨,就不能甘心接受,認為上主對其不公平,信仰是極其自我,教會生活要圍繞自我的生活方式轉動。中產父母多緊張子女於週六的課外學習,這便造成不少堂會週六的兒童與青少年事工,參加者多來自未信主的家庭,而主日的兒童與青少年事工,則要照顧這些伴同父母回來的下一代。

  教會教導信徒要學習慷慨分享,中產信徒的真實考驗,就是檢視他們能否慷慨地與回港述識宣教士或預備上工場的準宣教士分享財物、知識、權力等資產。當中產信徒不能實踐信心功課,與人分享託管之物,就不能擺脫焦慮不安的轄制。使命子民的身分,不是建基於個人擁有知識、專業、物業、財富、技能與權力等,乃是信徒能否定自我,背起十字架跟從主,走信心的道路。

3.從「事工競爭」到「使命共享」

  呂大樂及王志錚於《香港中產階級處境觀察》剖析中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基本上相信個人可以爭取機會及改變命運。」 正因為中產人士「差不多完全接受了資本主義市場競爭的規範」,中產信徒同樣相信透過個人努力與競爭,就會帶來教會的增長。

  部分中產教會不為意地以「唯我教會」取代上主國度,難於與他人合作,一起發展與深耕宣教工場。所以堂會參與差傳,就要重新理解本身只是使命載體,必須與差會、神學院與其他堂會等合作,才能帶來長遠而有果效的宣教使命。無疑個別堂會獨自發展,速度會更快,然而宣教使命大於個別宗派與堂會,非任何地方堂會所能承擔。

  倘若地方堂會能謙卑與其他單位合作,放下不必要的比較與競爭,一起學習實踐「使命共享」,才能提升與擴闊宣教使命,例如地區堂會聯合籌備短宣或內地服務等,或共同關懷本地少數族裔人士。因此我們要增設合作與交流平台,否則單打獨鬥不能深化與持續使命。

結語

  本文重新檢視香港堂會的運作,辨識哪些事工被「中產價值」左右,甚至高過聖經或神學,從而影響成年父母過度保護孩子而不能放手;讓子女可冒險受傷,跌倒後還能起身奮進。「中產價值」並非原罪,但當我們合理化或神聖化了這種文化與價值,就確須要回到聖經,承認我們的盲點而悔改,並且超越「中產文化」,成就三一神的使命。


  1. 胡志偉、李詠妍編,《回歸十年.使命再思──香港教會研究2009》,香港: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1,第14頁。
  2. 呂大樂,《中產心事》,香港:上書局出版社,2011,第66頁。
  3. 同上,第77-78頁。
  4. 呂大樂、王志錚,《香港中產階級處境觀察》香港:三聯書店,2003,第54頁。

(文章刊於《往普天下去》第177期,2015年1-3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