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政治復和

胡志偉牧師

  「佔領運動」確實對本港社會與教會帶來衝擊,其中教會要學習處理的是「政治復和」。當若干社會議題如「和平佔中」、性傾向歧視等有熱烈的討論,引發兩極化「非友即敵」或「我對你錯」的鮮明立場,教牧需要有智慧地教導與引導信眾,全面理解與實踐復和使命。

  華人教會談及復和,易犯的毛病就是漠視真相,一廂情願以和為貴,此種不分好歹、不講公義的「廉價合一」模式在港台之間極其流行。在某些教會圈子裡,復和的論述只簡單化為:「佔中有虧欠,反佔中也有過失,彼此認罪,和好合一」。

  復和不是輕率地忘掉往事,需要「命名」(naming)與「記念」(remembering) 政治事件或社會運動帶來的傷害,那些聲稱「不追究、要寬恕」的論述,只是逃避痛苦的廉價恩典。南非的「政治復和」經驗,值得本港教會學習。「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於1996年成立,委員共17人,用了兩年搜集受害者的證供,為的是使加害者悔悟後,予以免責,同時對受害者予以賠償與復權。政治復和的精神,正如「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席杜圖主教所說:「不釐清過去的真相,不能進入新時代,惟有這樣才能建立新的社會,閉口不談過去的罪過,不能達成真正的和解。」當然,要釐清真相,判斷對錯,也要一段年日的沉澱消化,才能整理出來。

  在「真相」尚未呈現前,本地教會也可鼓勵每位信徒,不分年齡與政見,安全地分享真實感受。楊牧谷牧師撰寫《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早於1987年提議 :「第一,讓人正視他們過去的經歷,說出他們的傷害與恐懼;教會若能與人分享自己受傷和得醫治的經驗,這種對話就能產生正面的果效。」(546頁) 教會的角色,就是提供平台,讓所有自覺受害者有發言的空間,甚至有哀訴的空間。

  不同人等自認是「佔領運動」的受害者,卻不曾有適當的牧養與醫治,就會如杜圖主教所說 :「如果視他人為敵,我們很有可能會變成自己所恨惡的那種人;在欺壓他人時,我們最終往往是欺壓了自己。我們之所以成為人,就在於肯定他人也同樣具有人性。」(《上帝有一個夢》,89頁)

  當每間地方教會能不迴避問題,創造空間,讓所有受害者與加害者走在一起,不同意見與感受有渠道表達,就能締造「復和氛圍」,具體處理不同人等的責任承擔,重新修補破損關係,並重建信任。復和源自上帝的主動邀請,讓我們學習在破碎世界裡,成就群體之間復和使命;「政治復和」的挑戰,正是考驗我們靈性的承載力到底有多少 ?

(原文刊登於印刷版《時代論壇》第1422期〈胡言牧語〉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