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佔中抗爭與青年一代

胡志偉牧師

  從形勢判斷,「和平佔中」與相關抗爭運動勢在必行,而這些行動的背後,並非要改變中央對民主政改的決定,乃是表達港人對民主與公義的委身。

  在可預見的一個月來,大專院校會有罷課與集會,民間則有各款抗爭活動,如剃髮、遊行與集會等,這連串行動預期不會對社會帶來太大的破壞,也預期不會出現所謂「動亂」而要出動解放軍來鎮壓,重演六四悲劇。

  「佔中抗爭」反映三代之間矛盾,大部分年長一代與青少年之間,因著不同成長經歷與人生閱練,自然取向有異。成年的會較為務實,要考慮「和平佔中」後付上的代價,或許不會「去到盡」或「見好就收」;相反青年一代較為理想與激情,對原則與平等較為執著,不輕易作出妥協。筆者撰寫此文,並非鼓勵青年一代參與「佔中抗爭」,也並非表達「和平佔中」只有青年的參與;只想從教牧角度,探討萬一有青年信徒參與時,教牧應如何應對。

  面對中央多方設限的政改方案,有良知的港人自然會失望與悲憤;因為中央確實違反了昔日對港人堂堂正正享有「普選」(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 的承諾。青年一代,或五十歲以上一直認同與爭取「民主回歸」的,自然有深切的感受。當有青年信徒發現教會對社會不公義只有旁觀者的沉默,激發較為強烈的聲音;然而教內長者與成年父母輩信徒講「維穩」,要求年輕人順服,代際衝突自然會隨時發生。

  筆者嘗試想像一旦「佔中」發生時,堂會應如何應對青年信徒罷課與上街等行動。當然會有些堂會,聚會的青年信徒,經已「被馴化」,被教導不要罷課,只要順服政權;也有些堂會,大部分青年信徒是乖乖一代,只有少數或兩三位參與罷課等抗爭行動。當有少數或兩三位青年信徒,積極地投入罷課或相關抗爭行動,明智的教牧或教會領袖,無論基於何種政治立場,不宜設法攔阻,或全盤否定,這只會使這少數青年信徒感到被「邊緣化」而出走教會。

  堂會對「佔中」保持中立,並非意味著對「政治謊言」保持沉默;當青年信徒眼見這些教會領袖原來是如同大多數港人一樣務實,不會堅守原則與信念,只求明哲保身,不會為公義發聲與行動,他 / 她自然認為「建制教會」是假冒為善,講一套、做一套。

  筆者欣賞是有堂會的教牧與長執,理解新生一代有理想與熱情,即或年輕人有過激表現,仍提供空間予他/她們。當成年人明白與接納上街抗爭青年對公義與平等的重視,體諒他 / 她們甚至不考慮與計算代價,滿腔熱血地參與社會運動,而非指責他 / 她們不能順服政權,乖乖地要留在堂會內聚會。

  萬一「佔中」發生時,上街爭取的青年信徒,眼見有教牧在遠處或近處,與他/她們同在,知道有教牧會給予支援,這些青年信徒明白與感受信仰是真實的。那些走在前線的,或年輕或成年(佔中也不只有青年一代),不要責怪那些因種種原因而未能參與的;同樣地成年教牧與信徒不應把責任放在青年一代身上,怪責「學民思潮」與「學聯」對公民提名的執著。

  能兼容下一代的教會是始終有盼望的,當堂會會眾老齡化,上一代不能兼容青年一代,不能容忍年輕人有過激行動,只會使青年信徒對「建制教會」更為反感,於是更多被打造為「熱血公民」不足為怪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