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牧於政治爭議中的立論與角色 (下)

胡志偉牧師

  筆者於上文指出教牧於當前紛擾的時局中,宜有三個基本立論 (非絕對、非超然、非一律),並因應各人職分有所不同,至少有四個不同角色可供扮演。沒有一位教牧可扮演全部四重角色,他/她只能選取其一至二,或遊走於兩個角色之間,或予人印象某個角色較為鮮明。

1.祭司的角色

  他們就說:「來吧!我們可以設計謀害耶利米;因為我們有祭司講律法,智慧人設謀略,先知說預言,都不能斷絕。來吧!我們可以用舌頭擊打他,不要理會他的一切話。」(耶十八18)

  教牧要作祭司,相對其它角色,做得較為容易。祭司的職責就是教導神子民耶和華的律法,讓以色列民明白上主對世人的期許與要求。教牧於堂會的宣講與教導,需要謹慎與智慧,才能忠心而適切地以「聖道」建立會眾。有些教牧,為求明哲保身,選擇對任何有爭議性課題避而不談,於是講道必然是屬靈的,放在任何時代與場景皆適用,但對會眾而言,這些不沾塵世的信息猶如「過期的嗎哪」一樣。

  當然,另一極端,便是教牧「借用」經文來宣示個人的政見,一來犯了「妄稱耶和華之名」,二來過度鮮明立場容易使人誤會與反感。教牧承認他/她是在「經文以下」(under-stand),非高高在「經文以上」(over-stand),嘗試把古舊「聖道」解說得適切現今場景。

  祭司另一職責是把百姓獻祭帶到神面前,要為一切執政掌權代禱,為上主子民認罪與求平安。每一次的公眾崇拜或祈禱會,教牧與會眾一起宣告與認信上帝國度,在頌讚與代禱中,把世界需要帶到神面前。教牧可為「佔中」代求,不是祈求成就或攔阻,乃求主旨成就,上主仍然在歷史中掌權。

  李桌 (Kenneth Leech)於《真禱告》:「基督徒禱告不能與反抗和掙扎分開,漠不關心和缺乏內心的掙扎都是禱告的死敵。」(87) 倘若教牧與堂會,連這基本代求也不敢作,肯定「教會不成教會」。

  祭司最後職責是使人和睦,使不同政見的主內教牧與信徒,在基督裡合而為一。有些教牧偏向把合一絕對化,這明顯是與真理不合。保羅當面指正彼得的「裝假」,於福音不合 (加二11-14),而保羅的合一,沒有因這次衝突要與彼得絕交,或否認彼得的職分。

  目前形勢,教牧要提防有別有用心人士故意挑動仇恨,從而取得更大權力。劉曉波於〈我沒有敵人〉表達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2.智者的角色

  教牧要作智者,並非易事。有些教牧承認對政治認識不深,以「求知者」(learner) 身分請教別人,也是智慧的表現。教牧得承認個人「知有所止」,未能看通全局,只從有限資訊整理中作判斷。

  神學院與機構同工,在這方面應有更多的貢獻,因為他/她是站在較高位置來觀察全局,思考超越了地方堂會。近一段日子,喜見更多神學工作者如郭偉聯、蔡少琪、江丕盛等就當前政局表述意見。正因沒有任何一位就是權威,本港學者如蔡子強、成名等,或論政者林行止、練乙錚、劉銳紹、程翔等,也能成為我們參考的「智囊」。

  智者能為時局提供較適切而深入的識見與思考,不會人云亦云,隨風轉舵。教牧要認知日光之下無新事,在有限現世裡沒有答案,也不一定有出路。教牧要頭腦清醒地參與其中,有時進場為了解,有時離場為思考,有進有退,能提供持平、中肯的評論,重要是智者非為個人利益或利害而發言。

3.先知的角色

  一群教牧於內部交流後,草擬了〈管治失效下的「四點聲明」〉(2014年6月12日) : 「我們堅信,教會要繼續發揮「先知」的角色。教會持守的本質,就是堅守真理,反對不義。堂會牧者與領袖必須有神學反省,從而向會眾指導原則與方向。教會必須堅守獨立於政權以外,與政權保持距離,以致能繼續發出先知性批判聲音,監察政權、辨別真假、批判罪惡。」

  建制內教牧要作先知,確實不容易。有些年輕教牧就政治或社會課題,有更多參與及發言,原是好事;沒有同工一參與或講論,就會變得成熟,總是在錯失與偏激中走向平衡。堂會與領導層不要限制或禁止同工發言,即或講多了或錯了,也不要同工「照肺」或施加壓力。堂會文化要肯定教牧敢於「講真話」的質素。

  聖經的先知,無論是以利亞、耶利米與施洗約翰等,有勇氣「講真話」,向當權者直斥其非;同樣當今社會與教會也需要有不畏權勢的先知。前捷克總統哈維爾(1936-2011) 認為 :「假如社會的支柱是在謊言中生活,那麼在真話中生活必然是對它最根本的威脅。」講真話,按照人的本性或良心說話行事,就是對極權主義的抗爭武器。

  當然,作先知的代價是不受歡迎、被建制排斥,甚至流放在外。所以,先知式教牧難以生存在地方堂會,也不是每位教牧要做的。本地教會要有先知出現,也是甚為艱難 !

4.見證的角色

  「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勸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彼前五1)

  教牧最後一重角色是「見證」(witness),現今教會常把「見證」弄錯了,視之為有娛樂成分的個人故事。多年前,神學工作者史域 (Leonard Sweet) 來港主領講座,把「見證」(witness) 理解為「同在」(with-ness),甚有意思。

  教牧進到現場的「同在」,如同烏克蘭教士在敵對雙方當中,為衝突群體守望代禱。堂會不支持佔中,也不反對佔中,當有同工或會眾因參與而被控或坐監,教牧的「同在」就是走進有需要信徒提供靈性支援。

  教牧的「同在」職事,同樣也為到執行職務的警察與有關信徒,讓任何人皆能在不安形勢見到平安,促進對話與和解。

總結

  教牧可按個人領受、恩賜與服事的場景,各有不同角色發揮,才能建立整體而對教會有貢獻的參與,無論是祭司 (仁者)、智者、先知 (勇者) 與見證四個不同角色,不置身事外,或近或遠,關注及參與,思考與行動,使世人看見基督的臨在。

相關文章:教牧於政治爭議中的立論與角色 (上)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教牧於政治爭議中的立論與角色 (下)

  1. 整編文章看似客觀, 實質已早有預設。對於不同意見的牧者, 應該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去溝通, 才是真正追求合一。我只提出文章中的一些謬誤:請問聖經中的先知是否都是在建制之外?建制之內就沒有先知? 這類文章對教會更新會有什麼幫助? 頗失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