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人人都是個抗爭者

胡志偉牧師

  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之後,單方面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1984年12月19日)與《基本法》(1990年4月4日) 有關「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引發港人極其不滿與忿怒。

  原本不欲支持「和平佔中」的港人,在別無選擇下,唯有以具體的抗爭行動,就是透過參與「全民投票」來表達聲音,維護港人的自由與權益。超過七十萬人的投票,包括不少教牧與信徒在內,就是向「假普選」說 :「不」,不能接受中央任意解釋《基本法》,甚至有內地學者聲稱白皮書具有《基本法》一樣的法理權威。本港法律界於今日(2014年6月27日) 發起靜默遊行,抗議白皮書侵害本港司法獨立,便是抗爭行動的表現。

  司徒德牧師於 The Radical Disciple 強調門徒的首要質素是「不服從」(non-conformity),「乃是向四周的文化作出激進的不服從。」(21頁) 筆者理解司徒德牧師所謂「不服從」,其實正是某種「抗爭」的表述。1662年英國通過《統一法案》(Act of Uniformity),要求所有教派崇拜時統一使用《公禱書》,凡不依從者不能出任聖職,或被逐出教會,因而產生一群「不服從國教者」(Nonconformists),以抗爭方式來維護信仰自由。

  內地作者許知遠這樣描述抗爭者:「他們不僅是行動者,也是思考者,知道倘若沒有一套新的語言與價值,抗爭可能只會淪為權力爭奪,喪失更高的意義;沒有一個充沛的內在世界,外在的行動便注定難以持久;沒有個人的孤獨堅持,集體行動則容易消散。」(《抗爭者》序言)。

  倘若人人都是個抗爭者 (許知遠語),不接受別人或強權的擺佈,試圖打破傳統和規範,讓不可能的竟能發生。許知遠稱這些抗爭者為「瘋子」,發明家是「瘋子」,孫中山是「瘋子」,因為之前根本沒人想過他們會做得到。基督徒更有信仰的動力,作個不畏強權、不甘認命的抗爭者。

  很多時候,人們容易遺忘了無名先知與群眾對公民運動的貢獻。亞哈王朝期間,至少有一百位被俄巴底維護的先知 (王上十八4,先知數目應遠高於此數),及七千位忠信子民,「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十九18)。

  這些無名英雄拒作順民,不向強權叩頭,也不向權貴獻媚。運動要成功,必須有相當數量的群眾參與其中;當先知以利亞誤以為只有他孤零零一人對抗亞哈王朝 (十九10, 14),耶和華要以利亞看見還有其他更大數目的抗爭者。社會學者斯塔克 (Rodney Stark) 於 The Triumph of Christianity指出基督教的勝利,我們容易注目在殉道者的動人事跡,其實,同樣不容忽視的是平凡信徒在日常生活中怎樣善待朋友與陌生人。

  在任何社會變遷過程初期,通常大多數群眾站於外圍作旁觀者,既不贊成,也不反對;隨著運動的發展,有部分群眾受改革領袖的感染,或認同改革的異象;也有部分群眾同情改革者受到無理對待,不滿建制恃強凌弱,轉向支持新興的運動。

  因此,全民投票與七一遊行正是我們現今享有的自由,就讓我們一起行動。基督徒的抗爭行動,追溯至馬丁路德於1521年沃木斯議會,他經思考後清楚表達 : 「這是我的立場,我別無選擇,求神幫助我,阿門。」港人的立場同樣是捍衛「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條文具體落實,堅決向任何謊言或僭建的條文說 :「不」!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人人都是個抗爭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