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土地公義的再思

胡志偉牧師

  華人教會甚少就土地與房地產進行信仰反省,然而經歷過「菜園村反清拆」(2010年)、「美孚反對地產霸權」(2011年) 等事件,如今 (2014年) 新界東北發展的抗爭事件,我們需要就此作更多思考與討論。借用舊約學者布魯格曼 (Walter Brueggemann) 的「先知式想像力」(prophetic imagination),聖經確實提供足夠的素材,供我們作另類思考。

1.大衛買地 (撒下廿四18-24)

  經文背景是大衛的驕傲帶來上帝降下瘟疫的審判,當上帝改變了心意,吩咐天使停手;天使現身在耶布斯人亞勞拿的打麥場上。後來,先知迦得去見大衛,對他說:「到亞勞拿的打麥場去,在那裡為上帝築一座祭壇。」

  大衛身為一國之君,親身帶領臣僕一起前往亞勞拿的農地;亞勞拿就俯伏在大衛面前,卑躬屈膝,表達順民對君主的尊重。當大衛說明來意:「我要買下你的打麥場,為上主築一座祭壇,為使瘟疫停止。」亞勞拿捐贈土地供王使用,甚至供應祭牲,來作公益事業。但大衛王清楚了解:「不,我要按價錢向你購買;我不要向上主─我的上帝獻上白白得來的祭牲。」王就用五十塊銀子買下打麥場和牛,為上主築了一座壇,獻上燔祭和平安祭。結果,耶和華垂聽國民所求的,瘟疫在以色列人中就止住了。

  昔日大衛的場景與現今本港,有其不同;然而這個故事卻有重要的原則,可供我們思考。倘若我們肯定土地主權在神,政權只不過扮演「受託人」(或中介人) 身分代管土地;「土地公義」(正如貿易公義、氣候公義等) 就當成為政府處理土地用途應有之義。

  故事一方是耶布斯人亞勞拿是原居民 (代上十一4-6),擁有農地,是被大衛王征服之小民;另一方是英明神武、位高權重的大衛王。亞勞拿是否真心或違心捐贈土地,不得而知;也許是耶布斯人求生存之道,識做地奉上,否則性命不保 ! 這是可供想像的空間。但大衛沒有豪奪與巧取,尊重亞勞拿的私產。大衛大可以「整體發展」為名,確實當時要做「屬靈法事」處理公共衛生的問題,而大衛清楚知道要按價錢向小業主購買產業權。大衛王的公關技巧 (或溝通技巧) 遠勝於特區官員,就是能放下身段,親自到訪小業主,並樂意作出合理的價格補償。當然,亞勞拿不是菜園村居民或新界東北受影響的村民,他可以讓出部分土地,仍能在原地居住。

  當政府要為了「整體發展」而徵用私人產業,如政府以香港土地不足為由,要開發展新界東北。然而,新發展區600公頃土地,只有約96公頃被用作住宅用地,其中只有約36公頃土地用作興建公屋,佔發展區總土地面積6%。政府未能具體回應,新發展土地「明益」地產發展商、或「暗助」內地發展商,就強行要求立法會財委會批准有關發展的前期撥款,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的獨裁作風,製造「結構的暴力」(structural violence),結果激發起反對者的若干暴力表現。

  大衛王買地的故事是值得借鏡,特區政府的政策本身向地產發展商傾斜,如正進行的許仕仁涉貪案 揭穿了「官商勾結」的送禮行為。

2.亞哈佔地 (王上廿一章)

  對比大衛王,北國亞哈王佔拿伯地的故事,更貼近現今本港現況。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個葡萄園,是其祖業(v.3),卻因鄰近亞哈的王宮,招惹了麻煩。亞哈對拿伯作出要求:「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作菜園,因為是靠近我的宮;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園換給你,或是你要銀子,我就按著價值給你。」(v.2)

  亞哈王要把葡萄園用作菜園,分明是藉口,可能拿伯的葡萄園有礙風水或景觀,妨礙了王宮本身的發展?或許是拿伯的園藝了得,葡萄園的栽種甚好,惹來亞哈王的眼紅?無論亞哈王的動機為何,我們不得而知;但他開始時的態度也不錯。亞哈王的方案,有現金補償或換地補償,供拿伯作出選擇。然而,拿伯敬畏耶和華 (v.3),明白「地不可永賣,因為地是我的」(利廿五23),拒絕了王的開價,這就帶出以色列人對房地產持守的信念,「產業權」與「親屬社群」(kinship)兩者不容分割。

  舊約學者萊特 (Chris Wright) 於《宣教中的上帝》(The Mission Of God) 指出土地的分配,確保親屬社群的名分與關係可以延續。土地的意義,不在於「土地作為商品」,土地的「不能出讓權」(inalienability),正反映以色列人作為承受土地應許之民與上帝的立約關係。以色列人認知土地同時是「土地神有」與「土地神賜」 的雙重意義。一方面,神的選民是寄居者(暫住的,不是定居者);另一方面享有土地,置業安居,代神擁有土地。「房地產作為商品」是現今的主流論述,然而從信仰或文化的角度看,房地產也有其重要的社群價值,此等權利不應受到侵犯。《基本法》廿九條寫明 :「香港居民的住宅和其它房屋不受侵犯。」  

  昔日亞哈王,至少尊重拿伯的土地權;當原居民拿伯不肯出讓,亞哈王也不會立惡法來強行佔地;他只會悶悶不樂,茶飯不思(v.5)。這時候,王后耶洗別獻計,利用手段殺了拿伯(v.13),從而奪去他的產業(v.16)。筆者認為經文表達「維護土地權益」,具有屬靈的涵義;任何違反「土地公義」原則,就要面對先知以利亞的批判(v.19-24)。

  「土地公義」肯定人以「代管」或「借用」態度來照管大地;房地產的「社群價值」與「巿場價值」並重,任何重建或發展項目不能單以經濟或金錢作為量度;民主的社會,就是我們能夠尊重少數人的權益,予以保護,而不是利用強勢或手段奪取。

結語

  特區政府一向以來的「高地價」賣地政策,明顯傾斜大發展商,他們以「唧牙膏式」推售單位,土地供求關係基本失衡。發展商擁有大量土地,可按價樓高低來興建,為的是確保「高價樓」。特區政府有責任在土地規劃與分配方面,重訂遊戲規則,使市場發展更為合理。小業主與原居民本身是弱勢,特區政府有責任尊重土地業主可「不遷不拆」,或透過合理協商,使村民或業主能交換業權或有更好的安排,否則以「發展優先」而不理會原居民的訴求,只會造成「官逼民反」的亂象。

(舊作原為《房地產神學的再思》,發表於2010年3月,現因應要求,修改部分內容。)

6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土地公義的再思

  1. 請不要歪曲和誤導,事實是新發展區可發展面積約300公頃,其中30%,即約90公頃是房屋用他,公私營各佔約一半,興建私人住宅的用他,絕大部分是中高密度發展,與公營房屋差了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