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堂會活著不是只靠數目

胡志偉牧師

  近期美國與新加坡、南韓等地紛紛有關超大型堂會主任牧師的負面消息,值得華人教會思考,就是「堂會越大越成功」是否我們唯一追求的方向 ?

  2013年12月佛羅里達州超大型堂會Summit Church的創會牧者  Isaac Hunter (父為著名牧師 Joel hunter) 自殺身亡,他於一年前因婚外情被揭發而退下主任牧師職責。

  今年2月,另一位超大型堂會 NewSpring Church主任牧師  Perry Noble承認患有抑鬱,並有想過自殺的意念。

  最近,Mars Hill Church的主任牧師Mark  Driscoll,被指控抄襲,並以市場手法來催谷其著作的銷售量,又被指以商業手法禁止離職員工不能向外報道堂會任何內幕負面消息。

  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的康希牧師與南韓的趙鏞基牧師,二人皆被控挪用教會款項,用作其它用途。趙鏞基牧師已被定罪,康希牧師案件現在審理中。

  「超大型堂會」現象,從社會學角度檢視,滿足了當今消費主義的渴求。對當今會眾而言,信仰生活全交由專人悉心照顧,好處是會眾毋須事事操心,任何需要皆由超大型堂會提供多樣化的選擇,一切鉅細靡遺。超大型堂會的會眾,猶如前往「購物中心」(shopping mall) 一般,內裡林林總總,應有盡有。對部分厭倦事奉、或身心俱疲的信徒,超大型堂會的好處是保障個人的「隱姓埋名」,在聚會人潮中毋須與其他信徒應酬來往,甚至毋須與教牧寒暄問候,一切皆可獨來獨往,信仰極其私有化,安心作旁觀者便可。

  超大型堂會的冒起,有其明確的事工取向與價值,大多會眾以其所屬堂會「品牌」為榮,其主任牧師為人皆認識的「名牧」。由於這些堂會事工是「全方位」與「一站式」,包羅萬有,不同年齡或背景人士皆在這裡「人人有份、永不落空」有所滿足。甚有名氣的堂會品牌,有其使外人信服的吸引力,「你看,這間堂會人頭湧湧」正說明這是成功的教會,歸屬一間「品牌」堂會也同樣是身分的肯定。

  筆者並非反對有神賜福的超大型堂會,自然而大;然而當整個教會生態一面倒只朝向「堂會越大越成功」的論述,於是打造超大型堂會為成功企業,同時又潛藏了巨人會倒下的危機。

  剛訪港的神學工作者沃弗 (Miroslav Volf) 於講座語重心長再三提及「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太四4),引申於堂會是發展不是只靠數目。若是屬靈的因素,使堂會大有發展,我們為此感恩;一旦「食物」或「數目」(俗世成功) 主導了一切,於是康希牧師為要讓妻進軍娛樂圈,發揮更大影響力,就挪用教會款項來作投資。Mark Driscoll為求在社會有更大成功,就以市場公司來推廣其著作。

  倘若教牧不這麼重視成敗得失,明白堂會或機構,每樣事工有其興衰週期,重要是於某一階段有其貢獻。當教會領袖強求其事工是樣樣「第一」,或以為是「唯一」事工,漠視了一聖而公之教會,則堂會獨大、神國萎縮絕非好事 !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堂會活著不是只靠數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