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再思左右之爭

胡志偉牧師

  美國著名牧師傑瑞科威爾 (Jerry Falwell) 於2007年5月中因心臟病發逝世,他的死訊在北美廣受報道。終年73歲的科威爾,其保守而立場鮮明的立場,使他在公共事務的發言被視為基督教右派的代言人。無疑,科威爾正是一位令人愛恨分明的公眾人物,華里克牧師 (Rick Warren) 高度評價他為廿世紀美國教會的巨人之一,而在信仰與政治課題方面意見相反的華理士 (Jim Wallis) 同樣肯定科威爾對信仰的貢獻,就是熱切地把信仰投回公共空間裡。

__北美教會的倫理思考,一向有所謂「左」「右」之爭;基督教右派在立場上靠近「共和黨」,而基督教左派則貼近「自由黨」。基督教右派之著名教會領袖有「愛家協會」的杜布森 (James Dobson)、「監獄團契」的高爾生 (Chuck Colson, 2012年逝世)及科威爾等,倫理立場是反墮胎、反同性婚姻、反對幹細胞移植等,而基督教左派領袖則有華理士、甘普路 (Tony Campolo)與麥拉倫 (Brian McLaren) 等,積極倡導公義與扶貧、反伊拉克戰爭、關注愛滋病與全球暖化等。近年來,一些福音派領袖已察覺福音信仰毋須是基督教右派,上帝不是永遠站在共和黨的道德立場。

__本港教會生態有否美式基督教的左右之爭,自有不同立論,筆者不欲在此討論。筆者的倫理立場有右傾的反墮胎、反同性婚姻、反賭,也有左傾的倡導公義與扶貧、反戰、關注愛滋病與全球暖化等。當然,教牧或堂會不可能事事關心,筆者也是一樣;不同公共課題自有程度不一的參與。

__基督徒在公共課題的討論,須承認有限性與接納差異性,切忌無限上綱把異己定性為「左膠」或「右膠」。教會中人對時事的意見,尤其是領袖,辨識與一般關心時事的信徒分別不大,發言討論也有犯錯的可能。科威爾之受人爭議,正因他曾評論九一一事件是上帝對同性戀者與支持墮胎者的審判;然而他發現失言之後,為此向公眾作出道歉,相比之下,本港教牧失言之後大多患了「失憶症」。

__基本而言,所有教牧就公共課題的發言,其見解與一般信徒並無分別,不存在發言者本身位置的優越性。教牧身分或職分建立,不在於其時事分析,乃在於「道」的忠實宣講。就以「監察賭風聯盟」為例,筆者發言的身分是此組織的召集人,而牧師身分是其次;我對賭博政策的意見肯定不是絕對的真理。「監察賭風聯盟」內也有非基督徒成員,他們一些見解較我更佳。信仰只為基督徒提供了判斷的原則和參與的動力;同樣對大量同胞來港消費或自由行,我們可就政策有不同的思量與立場,然而我們不能以歧視或侮辱態度對待異己。

__正如筆者於面書留言 :「繁簡英可共存,粵普英不是問題,問題是定性為一,只可有一個,由我們自行選擇吧 ! 基督徒本身身分必然超越本土派,也不是天空派,我們既在地也能兼容異己。」當我們極度排斥別人,不能接納異己,我們的信仰還有多少「基督」在內 ?

(這篇是2009年舊作〈或左或右〉,筆者多謝不同網友於文章發表後的意見,筆者憂慮香港基督教右派正在崛起,09年還未成形,現今卻甚為明顯。)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再思左右之爭

  1. 多謝牧師的提醒。我亦有一點想補充,雖說"…所有教牧就公共課題的發言,其見解與一般信徒並無分別,不存在發言者本身位置的優越性…",但若以牧師身份表達意建,對一般平信徒來說,可能會不經思索,便視牧師所講的為真理。所以,牧者在批評時事及公共政策時必須多做工夫,並引導弟兄姊妹共更多及深入了解整件事,特別是如何從聖經各度去了解神的看法。

    正如腓立比書 1章9-11節所記: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 使你們能分別是非 ,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 並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的果子,叫榮耀稱讚歸與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