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佔中」論述的教會合一 (2)

胡志偉牧師

2. 非建制 (或非主流) 而在位的教會領袖/信徒

__由於基督新教從來沒有所謂「中央集權」的指令架構,所謂「主流」與「非主流」的教會論述,在歷史時空因應不同的「更新」或「改革」運動,導致某些團體會由原先受排斥的邊陲,其後則被接納而成為建制權力的一員。

__主流教會 (Mainline Churches) 在本港,過去泛指歷史悠久的宗派,如聖公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信義會、中華基督教會等,這些宗派大多為「基督教協進會」的成員。倘若有人照搬美國有關「主流教會」的論述在本港,或宣稱這些本地教會擁抱「自由神學」,明顯地與事實不符。本地不曾出現如斯龐主教 (退休聖公會主教,Bishop John Shelby Spong) 等教會領袖,鮮明地倡導「自由神學」。現今所謂「主流教會」已不分類別地指向浸信會、宣道會、播道會、神召會、平安福音堂等宗派,有相當數目的堂會、事工與會眾,有被認受的地位等。

__與主流建制教會相對對的,自然是非建制 (或非主流) 的教會組織。這些群體的領袖與信徒,在事工取向或價值判斷不一定跟隨主流建制教會。如「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成立於1985年)、「香港基督徒學會」(成立於1988年)、「明光社」(成立於1997年) 等組織,因應不同場景而產生,有些受到建制接受,有些則受到排斥。

__回顧過往,80年代九七過渡問題浮現,政治問題觸及社會各階層,本港教會不能置身事外。1984年4月16日一群堂會與機構同工共同發表《香港基督徒在現今社會及政治變遷中所持的信念獻議》(簡稱《信念書》),代表著本港教會對時代轉變的信仰反省。此份劃時代的文獻,肯定教會的使命「在世上做光做鹽促使社會及文化更新」,「基督徒有責任與廣大市民共同塑造香港的前途,使香港成為一個尊重人權、自由平等、安定繁榮的民主法治社會。」《信念書》大膽挑戰本港建制教會「在社會中應扮演先知的角色,並積極策勵政府秉行公義,造福人民。」

__80年代有關香港前途的公共討論,不少教牧醒覺與尋索教會的身分,無論在神學反省或社區牧養經驗,不少堂會逐漸擺脫過往閉關自守、不理公共事務的心態,開始「牧區」的觀念,各區陸續成立教牧團契,共同關注區內事務。此段時期,標誌著本港整體教會積極委身香港的社會參與,在眾多與民生有關事務中勇於表達信仰立場 : 反對大亞灣興建核電廠 (1986年)、爭取八八直選等。及至 89年北京學運與「六四事件」,首次激起本港教會大規模以建制教會名義介入公眾事件。當時,以教會名義作出登報聲明的,可謂空前,甚多牧師、信徒遊行抗議、或集會支援。「香港基督徒支援愛國民主運動委員會」(1989年) 從而產生,至今每年繼續舉辦祈禱會及登報聲明,表達對平反六四的堅持。

__六四過後,中產教會移民潮白熱化,部分教牧與信徒選擇移民美加澳,加上教牧轉換工場頻繁,整體建制教會在公共事務的聲音轉弱;香港回歸前後,本港建制宗派為顧全大局而明哲保身,不敢挑戰權勢,迴避任何政治敏感課題。進入特區年代,本港教會曾在政教關係掀起激烈的爭論,就教會中人是否選舉代表進入推選委員會(1996年)、自籌國慶崇拜事件 (1996年) 與基督教界普選(1998年)等。

__神學反省方面,本港大多數堂會肯定傳福音與社關的夥伴關係;問題卻在實踐方面,不少建制領袖往往受制於傳統或體制,顧忌甚多,惟恐犯錯,寧可保持沈默,不作任何表態。相對而言,非建制 (或非主流) 而在位的教會領袖/信徒,包袱較少,對公共事務有較強的承擔,勇於落實整全使命。

__這些非建制 (或非主流) 的教會人士,在不同課題的參與,倘若課題也是建制領袖關注的,自然視為「同路人」,而課題若非建制領袖關注的,則這些非建制領袖視為「陌路人」。由於建制領袖就公共課題發言不多,或不敢發言,非建制而在位領袖卻有言論空間,影響力則從此發揮。

__本港教會從來不是由建制在位領袖所主導,不同年代湧現的非建制團體與運動,與建制教會起著良性互動作用。除了有極少數人,他們只認為建制堂會方是教會,其它機構、差會或出版社等不是;這些不是「地方堂會」(local churches),卻是整體「教會」(Church) 之不可缺少的一員。

__面對「佔中」或性倫理課題,建制教會與非建制教會領袖思考與判斷不一,是自然事情,不要錯誤理解為破壞合一。建制教會傾向保守,因而需要激進的非建制團體。沒有急進的,建制教會就安於現狀,不思進取,甚至偏離了「不斷自我改革」的源流。沒有保守的建制教會,非建制教會可能急於求成,亂棄傳統或愈走愈偏。

__美國白人建制教會面對「黑人平權運動」,初期存有戒心;葛培理於1954年因著最高法院裁決「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認知過往黑人與白人要分隔聚會,基本是違反了美國憲法精神。葛培理主辦的佈道會,就因應地理南北而有不同安排 : 北方一帶黑白共聚,南方則照舊分隔就座。1957年葛培理於紐約展開十四週的佈道會,但他感到失望是甚少黑人赴會;其後他主動邀請馬丁路德金牧師於佈道會領禱,才有更多黑人赴會。教會講合一,不是以此取代真理,司徒德牧師講解約翰福音十七章時,指出「真理、聖潔、使命與合一」,四者皆為重要。任何社會運動或教會運動,必有少數先行者或先導者領頭,接著有一大群觀望者,隨著運動的演變而作不同程度的參與。無論是威伯福斯的「反蓄奴運動」,或是南非「打破種族隔離運動」 ,由開始至結束,也不是全部建制教會積極參與。

__只要教會不是站在建制一方,不是位於高牆,更不做幫兇,容許教牧與信徒自由參與,教會能開放地與非建制教會保持溝通與對話,這已是本港教會在「佔中」課題的合一表現了。

(此文分三期刊登,整篇講章於11月22晚8時佑寧堂「愛與和平」祈禱會內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