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佔中」論述的教會合一 (1)

胡志偉牧師

  基督新教自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來,不同的改革與處境帶來多元宗派林立,一直沒有一統的組織,就爭議性課題的論述如反對同性婚姻或「佔中」等,自然有立場相反的教會人士各自表述,無論贊同或反對皆不能聲稱代表所有教會。但另一方面,若干聲稱教會不應或不宜參與的說法,只可作為籠統的描述,而非實質的說明。筆者認為香港教會在「佔中論述」呈現四方面的不同取向,互依而互動,在張力中前進或倒退。

教會的四個類別 :

1.   建制 (或主流) 而在位的教會領袖/信徒 2.   非建制 (或非主流) 而在位的教會領袖/信徒
3.   建制 (或主流) 而不在位的教會信徒 4.   非建制 (或非主流) 的不在位的教會信徒

1. 建制 (或主流) 而在位的教會領袖/信徒

__按《2009香港教會普查簡報》反映,香港教會與內地教會有交流的,佔整體的63.3% (2004年同性質的調查反映有50.2%)。不同的宗派組織與機構,均有同工定期北上訪問內地,或有內地教會與政府機關人士來港拜訪宗派組織、機構與神學院等。

__因著不少建制在位領袖有其在港與內地事工或服務的考慮,大多不願鮮明地表達對「佔中」的看法或立場,例外是聖公會的鄺保羅大主教與播道會的吳宗文牧師 (筆者不認為吳牧個人意見就代表了整個宗派)。大多建制在位領袖憂慮任何激進的行動,或會剌激中央,影響了與「中聯辦」友好關係,從而帶來事工的限制與不方便。

__這些建制在位領袖的取向,可分為兩條路線 : 自限與限人。從現實理解,當前主流建制教會對佔中事件的論述,停留於「自我限制」的意識形態;大多教會在位領袖採取明哲保身,避免作出任何被理解為衝擊中央管治權威的言論與行動;畢竟教會的首要之務並非「佔中」或民主普選。《2009香港教會普查簡報》指出,大多堂會關注的社會課題為經濟 (佔整體堂會的63.9%)、家庭 (52.4%)與性倫理 (39.9%)等,民主進程的關注程度由2004年的12.4%下跌至2009年的5.7%,這些客觀數據說明了香港教會對較敏感的政治課題的戒心。

__筆者諒解不少在位領袖為了顧及堂會或機構,避免參與明顯地違反中央權力意志的活動,不以團體名義參與是合宜且智慧的做法。筆者作為「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發起人之一,我們於《理念書》刊登時,不接受任何團體名義聯署,只接受個人名義聯署,就為了避免因此而影響了教會的合一。

__有若干建制在位領袖則不僅為了顧全大局而刻意自限,乃為了取悅權勢,甚至限制他人就「佔中」表達意見,其中鮮明的有「華聯會」出版的《基督教週報》。《基督教週報》不敢提及與報道任何與佔中有關的論述。這份報刊的取態,正好說明了建制在位領袖對六四或佔中事件的立場。筆者多年前為此報刊撰稿時,文內任何提及「六四」的片紙隻字均被刪掉,也有其他作者的文章有類似下場,其「自我審查」程度毋庸置疑。對這些在位領袖而言,「六四」或「佔中」是禁忌,為了與中央保持友好關係,任何觸動政權神經之事,一律禁止。就筆者接觸,持守此種自限又限人立場的,仍是極少數。然而,隨著年日與權力的增長,筆者憂慮是部分自我約制的建制在位領袖,為了合理化其「自限之道」的高明立場,不自覺地或有意地作出了「限人之道」。

__值得欣賞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不曾以教會名義支持或反對「佔中」,然而宗派內不同堂會舉行聚會探討有關「佔中」課題,「容許討論」是建制在位領袖合宜的做法,容許教牧與信徒各憑判斷,參與「佔中」,是筆者看為建制在位領袖最大的美德。

__筆者理解建制在位領袖是建構教會論述的主流,然而這些領袖同樣不能代表所有教會;明哲保身是此群領袖的取態,有教會領袖向筆者明言 :「我的職位不容許我自由發言」,筆者諒解這些領袖的自限,但對那些為了本身權益而禁止或限制他人參與的,則不表同情。

(此文分三期刊登,整篇講章於11月22晚「愛與和平」祈禱會內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