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再思牧職「專業化」

胡志偉牧師

  牧職「專業化」是當今社會與教會的趨勢,教牧看牧職只為打好一分工,還是忠心活出召命 ? 召命與專業兩者不一定要對立,可以並存。正如前一陣子研討會內,盧龍光牧師指出牧者過度強調「專業化」,或迷信專業,反失去了原有使人信服的委身與熱誠。

__從「專業」歷史源起看,牧職是最早期出現的專業之一,教牧、律師及醫生,此三項職業一早被公認為「專業人士」(professionals)。隨後,不同行業的從業員紛紛組成團體,自訂有關規則,在社會內爭取其「專業」身分的認受性。專業人士通常在社會內享有一定的名望與地位,受人信任與敬重。James Glasse 於 Profession : Minister 提出構成「專業」的五項要素 : 教育、技能、委身、責任及歸屬某團體的關係。可惜的是現今專業化的危機,不少所謂「專業人士」只講究前兩項 (專門教育與專門技能),卻失掉了後三項 : 委身、責任與問責。

__大部分堂會在聘牧方面,要求與期望不斷提升;教牧若沒有某項學位或資格,可能在聘任或按立牧職遇上困難 ? 教牧看本身的牧職為專業,也沒有甚麼不當之處;牧者理應有勝任職事的神學教育與牧養技能;否則他 / 她就難以取信於民 ?

__現今,教牧面對的張力,就是一方面具備「專業」成分,另一方面又要走出「專業化」的迷思,不受困於「我是專業教牧,所以你應尊重我的牧職」。教牧配得尊重,在會眾心中不在於牧者多了學位或專業資格,乃在於牧者是否忠心履行職責、不斤斤計較、投放生命建立會眾 ?

__「專業」不只求保障本身權益,「專業教牧」就是那些準時上班與下班、只做指定動作的工作、以衡工量值式心態看待本身職責。筆者常見的現象是剛離開了神學院後,教牧自有一套個人事業發展大計,在堂會事奉兩至三年,便要進修學位,或有怎樣的打算。較多見是不少教牧只專注於本身前途的發展,不斷修讀學位或課程,謀求增值;筆者不否認「專業進修」的重要,問題是教牧着眼於「以我為本」,還是「以堂為重」?

__當會眾看見這些「專業教牧」原來只顧本身利益與福利,或只求保住飯碗,重視個人成敗得失,卻對會眾不關心與不上心,於是「專業化」等同冷淡、抽離、距離、特權與福利。

__大前研一於《專業–你的唯一生存之道》區分「專業」與「專家」,也可為教牧的提醒。「專家」做的是,已經知道規則、用電腦就可以完成作業的工作;而「專業」則是在荒野中找出路,在沒有路的世界中觀察、判斷,然後帶領組織步向坦途。「專家」行動越優異,能力越強,就越可能把組織帶領到錯誤的方向去。未來世界的挑戰,不是程度也不是規模,乃是方向;需要的是受過嚴格訓練,擁有克服眼前困難的創意和勇氣、能夠在無路可走之處找出可能性的「專業教牧」。

__教牧明白在現今資訊年代,幾乎所有問題都沒有既定的標準答案;真正的「專業教牧」能從多角度思考問題,然後向會眾提議正確的方向。當今世界需要的教牧,是那些不牢守教條與傳統,不摒除「舊知」,也不盲目追求「新知」;真正的專業是「尚有持續學習與改善的空間」,「專業教牧」常保持著求知者的心態,不斷磨練本身知識與技能,至死方休。

__蕭伯納 (George Bernard Shaw) 的名言 :「每項專業皆是對普羅大眾的陰謀。」「專業化」受人詬病之處,就是「專業教牧」恃其專業語言,看個人位置或權力高高在上,形成「專業」與「非專業」的對立。教牧正確理解本身只是「專職」而非「專業化」。「專業主義」強調輪資排輩,講究職級,以技能權力支配一切 ; 相反,牧者是透明地在神與會眾面前活出真誠的生活。牧職意味著我們先學做真正的人,再作「專職教牧」。

__教牧的專職不只是一門專業,乃源自召命,走進俗世,又能走出框框,以信求知,更要走下台階,取得信任與尊重。如此,牧職方能使人信服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