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會官僚化

胡志偉牧師

  回歸以來,港英政府過渡而來的一套文官制度,有其穩定的貢獻;然而特區政府推行高官問責制,再加上社會急劇轉變,原來引以為傲的公務員辦事文化,一下子就進退失據,政策連番失誤,問題最大當然在於特首及眾高官。

__筆者嘗試從另一角度探討教會運作官僚化,這是普遍出現的現象。當若干堂會領導層多來自公務員、校長教師與專業人士等,可預期「官僚主義」與相關文化將盛行其中。《明報》社評討論港府部門的官僚陋習 :「把應盡的行政職責全然當做例行公事處理,在這些職責面前他們沒有工作的原動力,遇事拖拉、猶豫不決、敷衍應對、不重實際、事非到非處理不可而絕不處理。」(2013年6月10日)

__「官僚文化」的優點是權責明確,奉令行事、尊重程序與遵守規則,所謂辦事有規有矩,就帶來事工的穩定與可預期性。在相對穩定的年代,這套運作可以五十年不變;然而在急變的年代,「官僚文化」則不能彈性地應對。試想想,某些堂會的僵化制度與運作,任何稍有創意的新事工要推動,面對的阻力可想而知。筆者並非否定文官運作的良好習慣,問題是這些「官僚文化」奉為金科玉律時,或不自覺地成為一切決策或事工背後的唯一標準 !

__教會官僚化帶來領袖的「心結」就是「不容犯錯」(非指道德或倫理),試問怎能有更新的事工做法,結果是官僚化帶來的是凡事「循序漸進」,不思進取,守成不變,事工運作的方式仍照舊運作。不少事工與聚會原意甚好,但隨著年日發展,已因時勢發展而漸失效用,教會領袖明知事工的果效與其投放的資源並不相稱,但礙於面子與人情,不能結束或中止這些苟延殘喘的事工與聚會。有些堂會在其組織結構上,不斷因應事工發展而加添部門,形成層科重疊的組織,結果是架構龐雜,議事人多,辦事人少。

__當堂會領導層自以為是特區政府,政策由上至下,思考常是「我們這樣安排是為了你們好」,不肯權力下放;難怪在本港「自然教會發展」調查常見弱項之一是「賦權式領導」(empowering leadership)。

__初期教會在羅馬社會內產生震撼的影響力,不是昔日教會領袖有周全的計劃,有明確的目標,有正確程序,反倒是委身使命的信徒,毋須外力推動,能自發地隨時隨地分享信仰,見證基督。正如 Michael Green於 Evangelism in the Early Church 指出初期教會的成功,就是源自「自發的活力」。這正是我們要思考 :「怎樣釋放信徒的自發與自主能力 ?」

__就筆者觀察,本港大多堂會事工哲學正背道而馳,當堂會領袖悉心策排各式事工,信徒只求出席聚會;間接造成信徒靈命成長過度倚賴聚會的心態,於是信徒失掉了自發的空間。堂會如同父母官已為你計劃了一切,你只要做順民就能好好生活了。事實是年青一代,難以忍受這一套;教會越官僚化,他/她們走得越快。

__面對不確定的年代,本港教會領袖要更新思考,改變或優化事工的運作,不再盲從官僚文化,創造空間,釋放權力,才能發揮教會的影響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