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會承辦社會服務的反思 (上)

胡志偉牧師

  「2009香港教會普查」數據反映,全港基督教堂會提供不同類型的社會服務項目達63.9% (佔全體堂會數目)。

__一直以來,教會實踐社會服務有三種不同的取向。第一種立場為「後果論」,基本認為教會只要專心傳道,信主的人多了,就會成為好人,於是好人自然會做好事;根本不需要所謂「服務」。事實是一個社會或地區多了基督徒人數,不表示社會就能自動轉化。就以南韓與香港作一比較,南韓更正教徒佔整體人口之18.1%,而香港則不超過10% (「2009香港教會普查」反映為 6.2%至7.8%之間)。按照「2012全球廉潔指數」,香港排14位 (得分77),而南韓排45位(得分56)。當政府高官多了基督徒,政府施政不見得因而有所改善 ? 「後果論」不會帶來社會結構或實質的改變。

__第二種立場為「橋樑論」,支持這種看法以基要派與福音派居多,社會服務只是手段而已,為的是要達成傳揚福音目的。最後一種立場為「伙伴論」,理解社會責任 (包括社會關懷、社會服務與社會行動等) 與傳福音同為整全使命之內容。口傳與身傳,兩者於見證信仰同樣重要。《開普敦承諾》(The Capetown Commitment) 表明 : 「整全的使命意味著察驗、傳講並活出聖經真理,福音就是神的好消息,是藉著十字架和復活的耶穌基督傳給我們個人、社會和受造之物的好消息。這三方面都因罪而有破碎和痛苦;這三方面都包含在神救贖的愛和使命之內;它們必須成為神子民之整全使命的部分。」現今所謂「整全使命」(Holistic Mission或Integral Mission) 基本不分靈性與身體,我們不能以分割的心思來參與社會服務。

__自香港開埠以來,基督教一直透過開辦不同服務,建設香港社會。筆者年少時居住的「明華大廈」,乃以香港房屋協會創辦人之一聖公會何明華會督命名。我早期接觸的「香港小童群益會」(1936年成立),首屆主席也是何明華會督,他與一些熱心公益的基督徒與社會人士所組成。從歷史來看,基督教在香港社會服務方面,是重要的持份者;但可惜地在日後社會服務「管理主義化」之下,教會的社會服務走向了不斷倚賴政府資源的困局中。教會失掉了原來承辦服務的主導性,只淪為外判服務的「伙伴」。

__盧龍光牧師曾發表一文〈教會的社會服務到了進退維谷的處境〉(《思》120期,2011年5月) : 「過去在殖民地政府之下的發展,教會不自覺地陷入了結構、規劃、組織和制度的陷阱。教會當然要發揮社會服務的功能,教育的功能等等,但是教會沒必要一定要辦學校,尤其是政府津貼的;也不須要辦社會福利機構而接受政府資助。頭栽進去了,自以為是政府的伙伴,卻原來只是伙計。後來還加入了商界,分明是多了個老板,誰願意付錢,誰掌握了權力,誰就是老板,而教會便不自覺做了政府和商界的伙計,還自以為是伙伴。」

__另一問題便是「服務專業主義化」,「社會服務不必然一定由專業人士提供,最重要的是令整體教會對社會關懷,令整個社會也參與社會投資,而不是由個別機構或專業社工壟斷了社會服務,更加不應被政府壟斷。」 「有些工作只有專業社工才可以做,這是不錯的;但大部分人需要的服務卻不是制度化、結構化、專業化的,而是互相關懷、接觸和鼓勵,提供機會,以致達到一個互愛互助的社區網絡。」

__這現象造成了社會服務越來越昂貴,服務做得越好,便需要聘請更多專業社工提供專業服務,而政府與教會投放的資源多了,然而社會裡真正需要服務的人卻不能得著,問題在哪裡 ?

(待續,這是筆者最近一篇「社關主日」講章之部分,抽起了經文,現分兩期刊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