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民怨與上街

胡志偉牧師

  香港回歸十六年即至,特區管治卻如江河日下,七月一日預計不少港人會上街抗議,民怨沸騰,莫過於現今時刻。最近,不同民調指向市民對梁振英特首滿意與支持出現負分數,不少市民醒覺原來政府「講多於做」,而問題根源是梁振英競選時說得太漂亮,到上任後做起來,卻有這麼大的差距。當越來越多人發現有「受騙」的感覺,又見識了梁振英的語言「偽」術,心內自然有忿怒與不滿。

__回歸以來,歷任特首仍用前殖民政府管治思維,認為威信的確立,在於「權術」的有效運作,只要夠票通過法例便可。政府施政,越來越遠離民意,也不主動與虛心聽取民意,結果造成民心背向,自食惡果。民怨劇增,在於政府設立的諮詢組織不能兼容異議,疏導怨忿。筆者認為施政者首要之務在於重建誠信,凝聚社群共同「願景」,本港政治與民生方有出路。

__歷史學者福山 (Fukuyama) 在《誠信》一書,從寬廣的全球視野檢視,認為經濟發展與倫理價值是分不開的;誠信乃是重要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沒有誠信,社群中各成員甚難與他人共事,也不會為了共同目標而一致努力。回歸以來的香港,施政者只談經濟不提倫理,忽略了凝固社群內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結果是各階層的互不信任的惡性循環。

__另一位學者加納 (John W. Gardner) 於《論領導》(On Leadership) 剖析,當社群失去共同擁有的價值 (誠信就是其一),社群必然解體,領導的職責就倍加困難。領袖身為社群的建造者,他必須在社群內孕育與傳遞誠信,促進各人互信互助,求同存異,尊重人權。加納建議五項領導技巧 : 建立共識、網絡隊工、運用非職分而來的權力、建立系統與靈活彈性。

__可惜的是不少港人已對梁振英失掉信任,要重建信任確是漫漫長路。有教會領袖形容當今特區「政府癱瘓」,難以有任何實質作為。港人既不能對政府有任何期望,而政治領袖也不能塑造任何偉大的「願景」,我們就身處困局中。

__七一上街不表示能解決現今社會的所有問題,筆者理解每年七一遊行類似「公民嘉年華會」,在短短路途中,了解社會中有哪些訴求;哪些口號與標語最有群眾的認同。

__堂會不會用組織名義參與,但教牧與信徒作為公民,有自由上街與否。早些日子,《基督教週報》有篇奇文〈社會關懷與社會行動—基督徒應作世上之光〉(第2546期13年6月9日) :「福音派的神學清楚地指出,教會應有社會關懷,惟不宜直接參與社會行動。」接著文章又指出 :「香港最近討論得熱火朝雲的『佔中運動』,是一個社會行動。它到底能不能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則爭論不休。倡議的一些學者也許動機良善,但是教會千萬不要忘記,主耶穌交給教會的使命是傳揚福音。世上有太多的人等着我們去把福音告訴他們,而傳福音亦是基督徒首要去做的事。」

__倘若有教會領袖認為上街就是「社會行動」,這些領袖很可能患上「思覺失調」,因為基督信仰要求我們不是空談「社會關懷」,而要道成肉身式「社會行動」。福音派信仰與基要派明顯的分別在於對受造世界的肯定和參與,前者選擇「進場參與」(engage),後者則「缺席離場」。

__萊特 (Chris Wright) 於《宣教中上帝》:「基本而言,我們的使命 (假設有聖經告之並証實) 指向我們作為神的子民,在神的邀請與命令下,我們的委身參與在神本身的使命,就是在屬於神之世界的歷史中,為要成就屬神創造的救贖。」筆者出席第三屆洛桑福音大會 (2010年),大會公布的《開普敦承諾》這樣理解:「整全的使命意味著察驗、傳講並活出聖經真理,福音就是神的好消息,是藉著十字架和復活的耶穌基督傳給我們個人、社會和受造之物的好消息。這三方面都因罪而有破碎和痛苦;這三方面都包含在神救贖的愛和使命之內;它們必須成爲神子民之整全使命的部分。」

__可能有教會領袖如同某位歌手一樣宣稱:「我討厭政治」,陶傑作出這樣回應: 「一個社會走向專制,自己放棄了自由權利,靠的是這樣的愚眾。她討厭政治?她不知道:麵包比上個月貴了一元,她喜歡吃的那家日本小餐廳結了業,或者乘地鐵,票價又貴了,這一切都是政治。」基督徒與堂會根本不能遠離政治,有無形之手不斷進行統戰;但我們需要凡事察驗,追求公義,堅守真理,拒絕謊言,離棄惡事。七一上街與否,只是個人的價值判斷,上街的不論斷不上街的,不上街的也不要禁止與批評別人上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