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愛國價值與數碼新一代

胡志偉牧師

  近期支聯會就六四悼念活動提出的「愛國愛民」口號,在社會內引發不少熱烈的討論。

__筆者認為這些討論正好反映「數碼原生代」(digital natives) 或「千禧代」(Millennials,指出生於1980-2000年的一代),基本存有的價值差異。對新一代而言,網絡無國界、連結無地域,國民身分已被全球意識取代,而「全球在地化」(glocal) 正是大多數碼新一代的價值取向。

__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於6月3日發表了今年2月期間,利用電話隨機訪問了905名18歲或以上人士,對社會不同議題的看法,受訪者有93人為學生。調查發現最多受訪者自稱「中國人」(42%),其次自稱「香港中國人」(27%),第三才是「香港人」(17%)。調查發現受訪學生中,沒有一位自認「中國人」(0%),自稱是「香港人」(24%),大部分學生認自己為「香港中國人」(65%)。

__2012年10月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做了類似研究,訪問了819名市民,發現 受訪港人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持續下跌,80後 (年輕人) 對「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則較「非80後」明顯為高。受訪者認同「香港人」身分的有23.4%,是2002年以來新高,但認同「中國人」身分的只有12.6%,是調查自1996年以來的新低。

__其實,類似情況不獨出現於本土,各地千禧代普遍地對「國家」意識漸漸淡薄,這一代出生於日本任天堂或Sony的電子遊戲機,喜愛韓劇,旅遊首選日本或泰國,用南韓Samsung智能手機,或為美國蘋果產品粉絲。數碼新一代身處「實時異地」的世界,不再有國土與地域的限制。

__泰普史考特(Don Tapscott)於《N世代衝撞》(Grown Up Digital),描述網絡世代的文化特色 : 強烈獨立感、情感與理性開放、高包容性、自由與強烈表達、創新、早熟、玩樂、探究精神、即時感、敏感、驗證與信任。美國《時代周刊》(2013年5月20日) 以「極度自我的世代」(The Me, Me, Me Generation) 形容千禧代,這一代自我感覺甚好,喜歡表達,追求自由,看其美好生活是「應份得到」(entitlement)。千禧代不愛建制,他/她們也不想進入任何建制,他/她們甚至認為在成長生涯中,這些建制通通消失了。

__明乎此,我們就較能體諒「數碼原生代」對於我們這些「五十後」所謂「愛國不等於愛黨」論述不感興趣,任何來自政府或支聯會由上至下的愛國教育 (不理內容如何),同樣抱著健康的懷疑;畢竟,「愛國」的價值對千禧代而言,遠低於「愛自由」。六四夜,我與妻於滂沱大雨中表達愛國心,我兩名八十後兒子尊重父母的愛國情操,但他們很可能不把「愛國」看得過於沉重 !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愛國價值與數碼新一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