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檢視本港教會佈道事工成效

胡志偉牧師

  整體而言,本港教會的佈道意識相當高,從歷屆「香港教會普查」反映,堂會提供不同培育課程,其中「個人佈道」課程由1989年的53.7% (指全港堂會整體比率),上升至2009年的76.7%。另一指標則是堂會有特定的佈道對象,由1994年的74.5%,上升至2009年的91.5%,主要是會友家人及親友,堂會比率分別是75.0%及81.9%。

__本港教會在佈道實踐方面,96.3%堂會的佈道實踐方式是以信息為重,而實踐服務為佈道方式佔60.0%,實踐權能為佈道方式佔15.2%(190間)。堂會經常採用的佈道方法,主要是關係式佈道如友誼佈道或一領一(45.6%),其次為聚會式佈道如教會佈道會或福音主日(44.0%)、福音性研經(31.6%)等。 (表1)

表 1:堂會採用的佈道方法 2009

佈道方法

1999

2004

2009

友誼佈道/一領一

55.1%

62.7%

45.6%

教會佈道會/福音主日

62.7%

44.0%

福音性研經

47.6%

46.4%

31.6%

三福

38.6%

27.8%

25.2%

屬靈四律

38.2%

37.9%

20.1%

學校佈道

24.0%

24.3%

19.0%

福音餐會

19.1%

27.8%

18.0%

影音及電子媒體

38.2%

38.5%

16.9%

啟發課程

8.6%

8.3%

大型佈道會

32.6%

15.4%

8.0%

__再看堂會對佈道方法的評價,2009年「教會普查」發現,近六成堂會表示友誼佈道或一領一為首三項有效的佈道方法,亦有過半數堂會認同堂會佈道會或福音主日的成效。(表2)

表 2:堂會對佈道方法的評價,2009

首三項最有效

佈道方法

堂會比率

堂會數目

友誼佈道/一領一

58.9%

736

教會佈道會/福音主日

52.1%

651

三福

21.6%

271

福音性研經

20.8%

260

福音餐會

19.5%

243

福音旅行/營會

14.0%

175

學校佈道

13.4%

168

小組佈道 (透過小組從事佈道)

12.6%

158

影音及電子媒體

9.6%

120

啟發課程

9.0%

113

屬靈四律

6.3%

79

家庭聚會

6.3%

79

大型佈道會

5.5%

69

露天/街頭佈道

5.5%

69

__「大型佈道會是佈道事策略中重要的一環,透過大規模的籌備工作,動員信徒、教會、福音機構,突破種種的界限,攜手參與佈道事工,讓整個城市的人得聞福音,印證神的作為」《香港包樂佈道大會 – 赴會者、決志者及跟進研究》(1988年)。回顧歷史,大型佈道會的興衰是與教會生態息息相關,七十及八十年代因堂會實力較為弱小,大型佈道會能發揮的空間較大;但進入二千年後,從「香港教會普查」數據反映,大型佈道會轉弱,因為超大型堂會崛起,堂會主辦的佈道會在宣傳與節目方面與大型佈道會也不遑多讓。

__過往,大型佈道會如2007年葛福臨佈道大會,為聯合事工,其它則是機構與超大型堂會合作等而達成的佈道活動 (參表3)。由超大型堂會與機構合作的佈道會,如力克與林書豪等,事工推展更為靈活與有效,只要具有「名人效應」,則有入座率保證。筆者從不同渠道搜集有關數據,反映這些佈道會對決志人數或會後面向公眾與教會的交待或問責明顯不足,沒有數據,又如何作出跟進研究 ?

表 3:  2007-2012年 大型佈道會

大型佈道會 年份 參與人次 決志人數
葛福臨佈道大會 (聯合事工) 2007 6場42萬人次 33,000人
力克佈道大會 : Give Up Get Up 2008.11 2場40,000人次 不詳
布永康佈道大會 2009.11 近10,000人次 不詳
力克佈道大會 : 有 faith可飛 2009.11 2場32,000人次 不詳
紅黑皇佈道會 2010.5 3場 30,000人次 約1,000人
唐崇榮佈道大會 2011 4場6,000人次 不詳
林書豪青年佈道大會 2012.8 1場11,000人次 不詳

__基本而言,本地佈道會或大型佈道會事工經已相當成熟,且堂會為本的佈道會事工果效更為確實。從《2009年香港教會普查》反映,近五年的整體佈道事工帶來實質的增長,崇拜人數較04年多了75,548人;近三年每年受洗人數不少於15,000人。透過多堂崇拜、增設青少年崇拜、強化堂會之間於社區內的聯合佈道事工等,確實有助整體教會的增長。

__基本而言,無論是本港教會佈道會或大型佈道會仍以「節目吸引式」(attractional model) 為主,「節目吸引式」強調聚會質素,以名氣講員或名人見証為賣點,注重宣傳與包裝,務求愈多人「來看看」(come and see),就保證事工的成功。筆者憂慮的是本港教會過度擁抱「節目吸引式」,不斷炮製有入座率保証的所謂「福音節目」,長此以往只會造成惡性循環,就是福音「商品化」,佈道「行銷化」,帶來教會「君士坦丁化」 (指大量未曾經歷重生得救的人士湧入教會)。

__本港大多堂會在宣講與推廣福音事工的技巧已不斷提升,期盼有更多本土研究,能推動佈道事工更能有堅實的神學反思,能與堂會整全使命結合,以致我們能「宣講」並「活出」真實的「好消息」,榮耀三一神名字。

(此稿精簡版將刊登於《基督教週報》,期數不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