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香港教會與六四事件

胡志偉牧師

  1989年「六四」事件,至今24年,仍未得平反,大部分港人與信徒仍未忘掉一群追求民主理想的大學生與人民,不義地遭受無情踐踏,帶來年輕學生不明不白地死於天安門廣場內,也有不少要逃亡海外。

__六四事件,歷史評價已在我們心裡,我們等待的是未來有日執政者能坦然面對歷史,承認昔日錯失,平反事件,還亡者公道,可釋除受害者及其家人長期以來的心結,修補關係,開展祖國歷史新一頁。

本於真理

__聖經肯定基督徒有使人和睦的使命 (羅十四19;來十二14),而教會作為為世上的鹽(太五13),是要起著調和的作用。從復和公義的角度看,六四的歷史真相是要公正處理,不是要追究誰人下台,承擔責任;乃是尋求公義,表明正義仍存在國人的良心裡。

__復和是一條漫長而要付出代價的過程;不是一次集會或某次祈禱會就能妥善解決。正因為需要復和事件的背後,由不同成因導致,涉及的關係千絲萬縷,不是簡單地找數位已退位官員出來認錯道歉,就能一筆勾銷所有的不是。

__本港教會在六四事件中,有不同角色可以扮演,要作先知,彰顯公義。教會倘若要宣講公義,就不能把六四刻意忘掉或視為禁忌。過往有團體倡導每年6月為「中國主日」,一方面毋忘六四,另一方面為國家走向法治與公義代禱。有些堂會每年近六四的崇拜,會於公禱或牧禱為六四事件代求。

發掘真相

__柴玲於2012年倡導六四受害者要饒恕鄧小平與李鵬等,引發不少熱切討論。作為六四受害者,或任何一位受害者,她有主權與自由原諒任何加害者。然而,柴玲個人式饒恕並不等同加害者不要認錯與承擔責任;饒恕與復和,兩者是有一定的分別。

__復和不是輕率地忘卻過往,認為「忘記就等同寬恕」;復和不是要忘卻過往,我們需要作的,就是肯定「命名」(naming)與「記念」(remembering) 所有不義的罪行,同樣重要。那些聲稱「不做追究」、要向前看、要寬恕體諒的論述,根本就是逃避痛苦的廉價恩典。日本部分政客正缺乏此「命名」與「記念」二戰不義罪行的良知,日人「記念」原爆,偏差看本身為受害者而忘掉自己原是加害者。

__有教會領袖以為不提六四,淡化歷史傷痕就能紓解關係;如斯做法,始終不能解結,任何輕率撫平傷口的舉動,不能化解長期積聚與埋藏心內的受創情緒。教會中人,要有勇氣,不怕因著六四立場而得罪權貴,也不存怕事心態為求明哲保身。

__按著聖經真理的復和,就是發掘真相的歷程,受害者(或群體)不迴避痛苦的過往,分辨出誰(或哪群人)為加害者,探究背後的因由,才能為有關罪行做出「命名」。 南非的「復和」經驗,值得華人社群借鏡。〈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於1996年成立,委員共17人,用了兩年搜集受害者的證供,為的是使加害者悔悟後,予以免責,同時對受害者予以賠償和復權。

__復和的精神,不是「忘掉過往,主動寬恕」,用意不是懲罰或復仇,乃是促進族群之間的和解。正如〈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席杜圖主教所說:「不釐清過去的真相,不能進入新時代,惟有這樣才能建立新的社會,閉口不談過去的罪過,不能達成真正的和解。」發掘與探究歷史真相,或保存歷史的見證,正是基督徒作為和好者可行的方向。教會領袖要保存真相,維護良知,這正是信仰賦予我們的道德勇氣。

促進和解

__「復和作為上帝使命之一」正是當今教會要實踐,教會也要作祭司,促進復和;作醫治者,化解冤仇。教會本身不是政治組織,其超然身分使我們更能本於真理,判斷是非,確立公義,復和關係。有本土論者認為港人不要再談六四,要刻意與內地切割,筆者不能認同;港人作為受害者之一,根本不能從六四事件切割出來。

__神學工作者沃弗 (Miroslav Volf) 於《擁抱神學》一書,提醒世人有時過分執著公義,自以為是公義的化身,造成的是更大的矛盾。他倡導人們要有「雙重視野」(Double Vision),即我們一方面從個人視域出發,審視世事,同時也要從異見者角度來了解同一事物。

__和解來自有權者肯面對真相,承認犯錯,作出適當的道歉與賠償。政治文化對「和解」不存好感,視為弱者表現,或某方面的妥協。Dr. Donald W. Shriver於《給予敵人的倫理 : 政治的寬恕》,談論政治和解,他看語言暴力是「偽政治」的表現,而「真政治」不可少的就是寬恕;他引用漢娜阿倫特 (Hannah Arendt) 來說明,寬恕正是達成社會變革的行動之一。成熟的公民社會,能在適當的場景面對與擁抱仇敵,以寬容勝過仇恨。

__成熟的公民政治,不應成為「權力鬥爭」或「漢賊不兩立」的敵我矛盾。人性的自私、貪腐、平庸、驕傲、好勝等,導致六四慘案,邪惡的行為需要「記念」。我們不單未敢遺忘,更要實話實說地予以「道德判斷」。另一方面,受害者也要學習克制與「寬恕」,不作任何報復行動,更要對敵人有「同理心」,而最終能「更新」正向的關係。Shriver看這五樣美德 : 「記念邪惡」、「道德判斷」、「寬恕敵人」、「同理之心」、「更新關係」正是政治和解所要達成的。

結論

__如非洲詩人阿契貝 (Chinua Achebe) 所言 :「沒有比記念死人是更好向活人交談的事 !」本港教會仍要記念六四,就是在活人中延續公義與真理的信念。

__復和從來不是一條易走之路,本港教會作為「一國兩制」下之持分者,我們要宣講與促進復和是福音之內不可分割的部分。我們要有勇氣打破對立,學習聆聽,擁抱異見,促進公義。期盼將有一天,我們可在天安門廣場舉行和平集會,記念六四事件,公義得著彰顯,關係可以復和,證明我們確是自信與寬容的大國崛起 !

(此文部分內容曾刊登於「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出版之《基關窗》45期 – 六四二十周年專輯,2009年4月,現再修訂成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