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牧與信徒參與公共事務而被革除 ?

胡志偉牧師

  最近鬧得熱哄的是有教牧宣稱:「不同教會的註冊章則亦定明,若牧師或信徒犯法便應將他們開除。他不點名警告,指若有牧師公然煽動別人犯法,應先辭去教會職務或被取消會籍,而所屬教會的信徒亦應『慎重其事』,否則便是附和他人犯法。」(《明報》2013年5月7日)

__筆者一向關注教牧操守與信徒紀律事宜,這位教牧的立論有「言過其實」與「過分籠統」,有關言論值得我們一起思考與討論。首先,開除會籍或革除牧職要有法理依據;倘若沒有說明對方「所犯何罪?」就貿然施行紀律,就明顯於理不合。就以《播道會教會紀律手冊》(2006年版) 為例,內有針對同性性行為、離婚、墮胎、虧空、賴賬與偷竊、宣講假道理等,卻沒有任何條文指向倘若教牧與信徒參與社會倫理議題而被控或被捕,堂會就能合情合理地開除會籍或革除牧職。

__再看不少堂會註冊為有限公司於社會運作,〈組織章程大綱及章程細則〉(memorandum and articles of association) 說明任何「董事」(board of directors)破產、精神混亂或犯上刑事罪行,就會喪失其「董事」資格。就筆者認識大多堂會教牧甚少位居「董事」,因這可能觸及「董事」不能收受利益的條文。當然,筆者也發現有少數例外的情況。因此,有教牧與長執負有「董事」身分的,當參與任何示威、遊行或集會,有可能觸及公民抗命時,就要考慮辭去「董事」身分而非教牧或會眾身份。這些有「董事」職分的教牧或會眾主動而自願這樣做,正是「顧全大局」的表現。

__再從教會歷史看,歷世歷代有不少先賢先聖,為了信仰與公義,有時被政權定性為「犯法」。亞他拿修反對亞流主義,一生被政權放逐五次。差不多所有宗教改革者觸犯當時的法律。本仁約翰與其他清教徒領袖同樣為了宗教自由而犯法。近代反越戰期間的神職人員,Daniel J. Berrigan為美國天主教神甫,他於1967年參與非暴力抗爭而坐牢六年。馬丁尼莫拉 (Martin Niemöller) 為德國信義宗牧師,他先後反對納粹政權,先後坐牢九年 (1937-1945);其後他又反對越戰。他這番話常被人引用 :

「當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保持沉默 ——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站出來說話——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要追殺我,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__更不要說,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一生被補而坐牢不少於29次,也不見其所屬教會革除他的牧職。再看那些「反墮胎」的教牧與信徒,美國奧克蘭 (Oakland)有一位教牧 Walter Hoye不理禁制令而滋擾墮胎診所而要坐牢 30日 (2009年3月21日)。倘若要舉例,倡導不同社會課題因而受控「犯法」的教牧或會眾,也有不少。筆者並非倡導教牧或會眾要「以身試法」,不顧後果地挑戰心目當中的惡法。倘若有一日,政府宣布任何歧視同志的言論要受控與坐牢,堂會是否因而要開除會籍或革除牧職,我預期事實是相反,這些公然挑戰視為「惡法」的捧為英雄 ? 我們不能以「雙重標準」來理解「犯法」的教牧與信徒,他/她們不是個人品格失職或失掉會籍。

__再以香港為例,八九年六四期間,不少教牧與信徒上街聲援學運,這些學運領袖在內地為「通緝犯」,我們昔日所作的也是「犯法」。同樣有本港堂會長期參與支援內地非「三自教會」事工,嚴格而言,也是「犯法」,堂會是否同樣要開除會籍與革除牧職那些參與者 ? 宣教工場內不少創啟地區,同樣存在可能觸反當地法律事宜 ? 所以,我們不能籠統地宣稱 :「若牧師或信徒犯法便應將他們開除。」

__當教牧或信徒以不同標準來量度哪些社會行動是「行公義」(如反墮胎與反同志運動」,而支持「和平佔中」或碼頭工人則為「破壞法治」,這些前後不一致的判斷只會帶來批判。

5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教牧與信徒參與公共事務而被革除 ?

  1. 胡志偉牧師:
    當你在討論: 若牧師或信徒犯法便應將他們開除。
    難道, 胡牧師你忘記了自己曾是一個罪人, 藉著信, 在十字架下白白地稱義的嗎?
    就算基督徒干犯了淊天大罪。教會更加不應開除其會藉。因為耶穌基督是為罪人而來。教會是為罪人而設。福音是叫罪人悔改得生命。十字架是罪人通向永生的道路.
    當你忘記了是誰寬恕了你的罪, 洗淨了你的不義, 自以為是義人時, 十架的寶血是白流了
    你是牧師, 神學的中心思想是什麼你都忘記了嗎?
    除了罪人的罪和不義, 與拯救的上帝以外, 其餘的神學辯論都是毒藥 (馬丁路德, 1520)
    今天, 在你這位瞎眼的牧人領導下, 基督徒自以為是義人, 站在道德高德高地指控他人了
    若你還有什麼想誇口的話, 請你指著十字架誇口

    • George,

      很欣賞你的正直敢言,但胡牧師不是讚同「牧師或信徒參與公共事務(而犯法)便應將他們開除」,他只是回應5月7日明報刊載《佔中激辯 牧師一撐一反》文中某播道會名牧所言,請參閱報章原文及重新細閱胡牧師的評論,以免對胡牧師造成誤解與不公。

  2. 我看過那段報導後感覺很震驚,為何一個在教內享負盛名的牧者竟會說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說話!
    說什麼佔中運動會導致有人用高空擲物來發洩對佔中人仕的不滿,又說神給教會的主要職責是傳福音,搞社運是不務正業云云!我明白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不同的政治立場和政治取向,我們絕對可以彼此包容接納,但如果有人想利用信仰作為工具去批評(或更直接說,是攻擊!)異見者,我便不敢苟同!希望只是牧者個人一時無心快語,若果只是無心之失,請他盡快澄清,減少教內不必要的爭執.我一直都很敬重他,但看到他這次的言論,我感到很痛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