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會與五一勞動節

胡志偉牧師

  執筆之時,貨櫃碼頭工潮尚未解決,現今工人大都陷於不利景況;外判制度使僱主變相地不要為企業與員工承擔社會責任。聖經明言 : 「工人得工資是應當的。」(《聖經和合本修訂版》提前五18)。基督教肯定勞動是人受造存在的基本形式,人因著上主創造的召命,獲配工作,在勞動過程中參與上主對受造世界的看顧,承擔管家身分,服務他人。工作或勞動,正是創造計劃不可分割的部份,也成為上主賜福人的媒介。聖經 :「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飯」(帖後三10),教導人重視工作,勞動本身不是咒詛,乃是世人在勞動過程中更能展示生命的活力,並以工作表彰上主的榮耀。

__1889年7月14日,由各國馬克思主義者召集的代表大會,在巴黎召開,在大會上,法國代表拉文提議:把1886年5月1日美國工人爭取八小時工作制的鬥爭日,定為五一國際勞動節。與會代表一致同意,通過了此項具有歷史意義的決議,從此各國就以此日,記念勞動者爭取合理權利的節日。今年五一勞動節,本地參與遊行港人較過往為多,反映本地勞動者應得的權益仍未得著伸張;爭取的意義仍多於慶祝。

__現今「勞動」的涵義,不再局限於基層或低技術工人;按照管理大師德魯克(Peter Drucker)描述,知識型社會內每位從業員皆要扮演「知識工人」(knowledge worker)。換言之,不同行業的工作者,透過「腦力」(或智力) 與「體力」勞動,換取合理的工資。雖然專業人士多以「智力勞動」取代「體力勞動」,並賺取更多工資;但這不意味著「幹粗活」就理應得著更少工資。歐美等發展城市,若干行業或工種因少人從事而有不錯的工資。工資也不一定與教育程度成正比例,因此中產信徒享受勞動節假期,一方面肯定所有「勞動」對整體社會所作的貢獻,無論是體力或智力;另一方面也要為受剝削的勞動者仗義發聲。

__回顧歷史,工業革命加速了勞動市場的非人性化,過往地主與佃戶的關係、師傅與學徒的關係隨之瓦解,工資成為市場的唯一決定因素。工業革命只求經濟掛帥,以機器取代人力,造成嚴重的社會失調,帶來大量勞動者下崗失業。因此,馬克思主義興起,向資產階級對勞工剝削作出了強烈的批判 : 人與生產工具的異化。

__進入了後工業革命或資訊社會,技術轉移的趨勢,就算是高學歷的勞動者,同樣承受著「掠奪式資本主義」帶來對工作的影響。全球各地大企業,透過外判制度,變相減省責任與成本。任何智力與體力勞動一旦過剩,就會受市場掉棄。社會流動大不如前,大學生看法國電影與飲咖啡,然而收入方面明顯滯後。

__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 (Joseph E. Stiglitz) 於《不公平的代價:破解階級對立的金權結構》指出當今全球經濟分配不均,工資停滯、工作機會消失,根本的原因就是財團綁架政府,只求本身財富如滾雪球般膨脹,而各地政府已失能,完全無法矯正市場失靈。現有的遊戲規則偏幫財團,受害者不只是中產與勞工,更傷害了民主政治與司法體系。中產其實是在消失中,或保有中產式生活,而購買力正不斷萎縮。

__不少教會領袖對社會現況,仍是主觀地自我感覺良好,不明白為何「仇富」情緒正在升溫 ? 現今不少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的強烈感受,皆因這些財團欺人太甚,而政府的不能持平,更令人心有不忿。作工的仍未能得著合理工資,有多少教會領袖站出來,站在受剝削的一方,討回公道 ? 當本港教會只為多了一個假日,好讓堂會舉行活動,或許我們要重新反思 : 當今教會 (不要重覆說教會過去作了多少) 對勞動者付出了甚麼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