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自慰」是罪嗎 ?

胡志偉牧師

  近期教會圈子討論有關「自慰」(masturbation,自瀆或手淫),筆者上月於某間堂會神學講座中,探討性倫理時也有些講論,在此稍作整理與各位一起思考。

__筆者選用中文「自慰」,比較客觀與中性。若說是手淫,「淫」有過多、沉迷和不正當的意思;而「瀆」則是不尊重,兩個名詞已有未審先判的指涉。按「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有關性知識,這樣說明「自慰」:「指男性或女性用手或物件來刺激性器官,以達到性興奮或性高潮,男性包括射精」。自慰可說是青春期紓緩性緊張之常見現象,男女均有。

__不同宗教與文化對「自慰」有著差異的理解。伊斯蘭教看此為罪行,而天主教會視之為「內在而嚴重的偏差行為」(an intrinsically and seriously disordered act)。基督教會差異更大,有開放的認為不是道德問題,有保守的要為此認罪悔改。我們在此課題沒有一致意見,可容許有不同角度的理解。

__聖經對「自慰」課題,沒有任何對錯的判斷。間接有關經文 :「猶大對俄南說、你當與你哥哥的妻子同房、向他盡你為弟的本分、為你哥哥生子立後。俄南知道生子不歸自己、所以同房的時候、便遺在地、免得給他哥哥留後。俄南所作的、在耶和華眼中看為惡、耶和華也就叫他死了」(創卅八8-10)。俄南的罪,不是自慰,乃是不履行「叔娶寡嫂」(levirate marriage) 的倫理責任。

__基本而言,對「自慰」課題討論有三個不同立場取向 : 禁止派、容許派與中間派。禁止派以韋約翰醫生 (John White) 為代表。他於《還我本性》認為男女身體受造的設計不能用作「荒島式的性」(自慰),乃是要榮耀神 (羅六13 -14 ; 林前六20)。韋醫生更形容「自慰」等同是偶像崇拜,「我們應當將身體獻上給神,自瀆卻是將自己身體的激情奉為神,要把感受中的張力卸除。」(《還我本性》,147-48頁)。「自慰」違反了「心性」(sexuality) 的溝通目的,誤導人陷落非真實世界,使人對罪盲目,逃避神與人。

__青春成長期的男女,透過「自慰」放鬆身體,除掉性的張力;容許派則看自慰為神賜的禮物,專為未婚年青人過渡而預備 ; 史密德 (Lewis Smedes) 則認為「自慰是青春期個人成長不完整的性經驗,尋求自我的性滿足並非罪」(Sex For Christians )。施大衛(David Seamands) 理解 :「偶發為了消除性緊張的自慰是可接納」。

__中間派以葛倫斯(Stanley Grenz) 為代表,他這樣評論 :「自慰本身不是道德或不道德。反而,我們要考慮的是行動的動機與場景。倘若自慰目標只是間中抒發青春期內 (或成人期) 積存的性力,自慰可接受為個人成長的某個階段。但此間中抒發一旦成為強制性逃避,自慰的正面價值就失掉… 一項警告指向更深層次問題,值得我們立即留意」(Sexual Ethics, 191)。

__就以公認對性倫理保守的杜布森 (James Dobson),他說 :「我認為神不把自慰看為問題。這是青春期正常的部分,不涉及別人。自慰不會帶來疾病,也不會製做嬰孩;耶穌在聖經中也不曾提及。 我不會告訴你要去自慰,我盼望你毋須這樣做。但倘若你自慰,你不應為此有罪咎感。」

__當「自慰」成為強制的沉溺行為,就需要尋求外界協助。基督徒心理學家高聯思(Gary Collins)認為已婚與未婚男女會透過「自慰」來逃避孤獨感,當人越用意志禁止去做,只會適得其反,帶來更多焦慮與挫敗感。

__筆者甚為認同是高聯思這番話 :「當我們在性課題有開放的溝通,包括自慰在內,不應把此看為是重要問題 …我們應停止把自慰放得過大來處理,把這項課題放回其應有的不重要性。」倘若有信徒選擇不自慰,我們毋須捧為「聖徒」;倘若有信徒選擇自慰,我們也不判斷為「罪人」,各人按其領受與思考而行,「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林前六20)。

3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自慰」是罪嗎 ?

  1. 耶穌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裏已經與他犯姦淫了。(太:5:28)
    「自慰」容易產生淫慾,能清楚將身心理分開嗎?即使沒有淫念,不就使人行在犯罪險境?

  2. 胡志偉牧師:

    小弟從(申23:10)看到,遺精在神看來是屬不潔的行為。雖然聖經沒有明確指出遺精是罪,但從聖潔的角度看,似乎神不悅納這樣的行徑。因為遺精的人要離開營地,免得其他成員受到污染。我們可否從這角度(聖潔)來探討「自慰」這課題較為容易處理呢?
    遺精在我看來是不受自我控制,在神都看為不潔,何況現今「自慰」這動作是由我的意志來操控,豈不更難辭其咎嗎?
    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同意在主耶穌基督裏蒙恩被稱為「聖潔」,就是說我們是可以靠著基督勝過「自慰」的行徑的。
    當然,在我來說,我也很多時失敗,但我不因為這失敗就讓主耶穌給我們的恩典任意用作解釋自己的過錯。所以,我也同意潘霍華所說我們的福音不是廉價的救恩,同樣,我們的聖潔也不是任意放鬆的。因此,心理壓力和張力必然有的,因為是屬靈與屬肉體的爭戰,這是保羅也認同的信仰實況,我們是處於爭戰中,尤其是屬靈的爭戰是無時無刻在進行著。就是世上的軍人在戰場上,雖然聲稱是維和部隊,但都是處於緊張狀態。這些心理壓力和張力是必然有的。我不覺得有理由要減輕這壓力和張力,我們的主耶穌豈不也是常處於壓力和張力的危機中嗎?但感謝主耶穌,因祂以身作側讓我們看見就是靠著肉身,也可以因著神的話和我們的信能終有一日勝過這些軟弱。
    對不起,胡牧師,請寛恕小弟班門弄斧。因為這課題對我們基督徒的見證有很大的影響。

    小羊
    Timothy Ng

    • 這個論點建立在有問題的地方。利未記15:18提到男女夜合是不潔15:29 中提到女人月經也是不潔,利未記12章說產婦生產後是不潔,如果照你的邏輯,所有這些東西都是上帝不喜悅的. 事實上這只是當時為了著重衛生而設立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