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十架倫理的張力

胡志偉牧師

  剛於堂會講解〈林前〉第五章,反思保羅在倫理教導的智慧,重新思考「十架倫理」的基礎性,就是人離開了基督十架救贖,人的罪性表現自然遠離上主的要求。耶穌清楚宣告 :「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十二47-48)。

__耶穌與教會在世的使命是宣講三一神國福音,並非宣揚道德主義或倫理教訓。基督教倫理學基本對象是跟隨基督的門徒,因此保羅處理性道德課題時,明確地有「差異對待」,就是對教內信徒要求嚴謹,對待教外人士則寬容。

__首先,保羅表明他關注與處理「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事;這種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和他的繼母同居。」(修訂本,五1),他要求教會信徒採取行動,「不可與淫亂的人交往」(五9),「這樣的人不可跟他交往,就是跟他吃飯都不可以」(五11)。相反他提醒信徒「此話不是泛指這世上所有行淫亂的,或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這樣,你們非離開這世界不可」(五10)。

__保羅務實地假設哥林多信徒要與未信者來往與生活,他/她們有部分的性道德方面自然與信徒有所不同。因此,保羅表明:「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要審判嗎? 至於外人有上帝審判他們。」(五12-13) 引申而言,教會要重新思考,我們是否有需要責難教外人士「拜偶像」、「貪婪」與「淫亂」? 新約倫理教導要求的是「十架」救贖下「新造」的「群體」,這正是海斯 (Richard B. Hays) 於《基督教新約倫理學》提供的三個焦點意象。

__當我們不以「十架倫理」來檢視,部分熱心教會領袖要求外人在道德方面同意我們的價值與觀點,也許是緣木求魚 ! 保羅確實「差異對待」教內外人士,這方面正是我們要學習的。就以陳振聰為例,我們不能以聖經的貪婪標準來批評未信主前的他;但他信主受洗後,大公教會自然有權對貪婪的弟兄作判斷。

__面對結構性罪惡,我們可批評「地產霸權」(舊約先知對地主斥責)、利益集體不公義行為等;然而重要是神「忠信子民」活出令人羨慕的天國價值。當信徒的婚姻與家庭好不過未信者,我們批評外間不重視婚姻與家庭價值,同樣有走錯方向的偏差。只有教會活出天國子民的品格倫理,我們致力持守,這方是我們對社會的公共見證。筆者不反對教會人士就性道德或倫理課題,表達意見與立場,但我們不要妄想外人能與我們一起擁抱「十架倫理」,我們不要以權力展示教會倫理,卻要以受苦來彰顯基督國度 !

5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十架倫理的張力

  1. 為何我們硬要區分結構性罪惡與一般罪惡? 故氏的結論反映這種二分法:「面對結構性罪惡,我們可批評「地產霸權」(舊約先知對地主斥責)、利益集體不公義行為等……筆者不反對教會人士就性道德或倫理課題,表達意見與立場,但我們不要妄想外人能與我們一起擁抱「十架倫理」,我們不要以權力展示教會倫理,卻要以受苦來彰顯基督國度」

    但細想︰我對這種二分法不太認同: 舊約先知也讉責不少現下社會淫亂的問題 (參摩2:7),更常譴責拜偶像,不單是社會不公義 ; 而林前隨後的第六章,保羅一致地要求信徒做好公義的仲裁給教內人; 在保羅列出的罪行表 (5:11; 6:9-10),也沒有這樣的二分; 5:12-13的十架倫理,同樣應用在5章和六章1-8節的問題。換言之,我以為無論是舊約先知還是保羅,並沒有將「結構性罪惡」或社會不公義作為獨立的類別,要特別正視讉責,其他的社會罪惡就要收聲,做好自己就夠了!

    按上文 (5:3-5),保羅說教會不審判外人,不是指不出聲批評社會的罪惡–無論是結構性罪惡與否,而是不對他們執行家法而已。這樣理解十架倫理,總比「選擇性開聲」更切合今天香港教會的關社實踐。

  2. 舊約先知也將神的審判宣佈出來,同時指向列國,所以就算基督徒依道德立場宣講神的國度的價值觀,指責世界的不對也是正確。基督徒應該要指責社會的不公義事件或性道德事件,使世人知道罪,同時要求世人悔改信福音。

    • 翻遍舊約聖經, 大家都要明白, 只有選民(以色列人), 是被要求過聖潔和合神心意的生活; 而事實上, 歷世以來, 選民亦常在順服與失敗之間起跌. 神甚少有這種額外的施恩予外邦人, 這點都是歷代猶太人所深諳. 約拿被要求向尼尼微城宣講神審判信息之事, 相信是罕有例子.

      大部份舊約先知的斥責(由個人到所謂"團體結構性"), 也只是針對以色列人本身的國家, 社會, 君王, 官冑, 以致民眾, “雖有先知和神蹟, 卻仍然不信" – 而出; 針對外邦的就只有當列強對以色列和猶大的"審判"過於他們所當受時, 神才差先知向波斯, 或巴比倫發聲和出手. 甚至再上追摩西的信息, 也只是叫法老釋放以色列民; 而不是叫法老信耶和華, 跟神的法則. 可見摩西作為先知也有發聲, 但明顯對內對外性質和目的不同.

      選民與外邦人的審判有別; 新約中屬主的人的要求標準與不信的人也有別. 因此在教內對信徒要求的標準, 一定高於對"世人"的標準. (必須知道教會初期, 當時普遍的羅馬文化, 只有女性被要求保守; 但男性同性, 雙性, 多性伴, 以至嫖妓都在社會上一般地不被認為是有問題). 既都是未得救, 或不得救的人, 但將天國的道德觀硬套在世人身上, 意義不大, 而且並不實際. 反過來說, 即使世人沒有犯上你說的這個罪, 他仍要因不信而被神所審判. 聖經上寫明同性戀是罪(道德與宗教上), 即毫無可爭辯和妥協的餘地. 但是否要刑事化或非刑事化, 作為國家/地方的罪(國法), 這又要考慮到現代民主的立法原則與遊戲規則 .

      當然, 教會確是應當將最高原則和標準加以表述, 不以隨意遷就 (如接受同性戀者在教會之中行同性婚禮 – 是極大的問題); 教會或信徒, 責任在叫世人知罪, 好叫其能明白需要基督十架和拯救; 而不是刻意, 個別, 或特別去突出那幾樣不是人人都會犯的罪. 正如我見過有自稱為弟兄的人, 以為自己是公義化身, 單指某人不對, 會下地獄; 忘記了福音原是公義, 恩典並存; 教會時代的責任在指出出路, 和得救的可能; 重於去指罵別人有罪. 人之真正知罪在於聽到並感受聖靈責備而不是因人的指責, 而實際是發生在個人體認上而不是知識上. 這點也許更值得反思- 就是 – “淫婦"的悔改並不發生在快要被石頭擲死之時, 而很可能是在聽到我們的主說:"我也不審判你."!

  3. 好的制度助壞人做好事;壞的制度逼好人做壞事。法律和倫理價值都是社會上的制度。印度有些部落縱容甚至鼓勵集體屠殺基督徒和輪姦婦女、巴基斯坦少女為鼓吹女童教育機會而遭襲擊。聖經中末底改曾告知養女/妹,她不施援手不對於選民得不著拯救,只是以斯帖失了所得王后位份的應有使命而已。故此為鹽為光的倡議和政治行動,不一定是強加十架倫理於教外人,而是善用適時適地適人的機會,盡本分防腐與照明黑暗,塑造較合主旨意的制度。沒有十全十美的人間制度與法律,但總有較佳而導人向善的吧。基督徒大學教授倡議為爭真普選而佔領中環,又曾有大集會提醒社會有大群人擔心同志平權有逆向歧視之虞•••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不等於不能宣告依十架倫理而得出的某些政策、法律和價值取向,作為社會中一個個人或群體的表態吧。

  4. 今天讀到馬太福音14章有關施洗約翰指責希律王佔有他嫂子, 而最後在一種莫須有和無辜的情況之下被斬. 施洗約翰指此事不合法 (我估是說摩西的律法, 現代套用即基督徒的道德觀) – 正是先知對政治領導人的不義 (不只是施行公共政策, 甚至是私德方面) 發出勇敢的指責, 也不怕被收監以至於死. 或可引此事例作個參考.

    不過有一點要知, 希律自稱是猶太人(即使有說謂其血緣並不純正), 或是這個原因使他不能被看待成外邦人一樣的 non-applicabl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