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會」語境的論述

胡志偉牧師

  「教會要成為教會」或「教會不成教會」,近年來多以口號形式出現於口述講論或筆耕書刊;然而「教會」作為實體在不同語境或場景中,可隨時變身成為「自我感覺良好」的美好理想化教會,或向令「耶穌粉絲」厭惡的「宗教霸權」。

__也許教會中人 (筆者也犯此錯) 需要在論述「教會」時更為明確,以致不會讓「教會」成為了「虛而不實」不斷變身的「怪物」。筆者理解與論述「教會」指向基督新教的地方堂會、神學院、機構、差會與服務團體所組成的。有些人狹窄地理解「教會」不容機構、差會或神學院等,有所謂「機構無用論」,所有功能應由地方堂會包辦。從歷史與現實看,此類「堂會即教會」只能出現於「超大堂會」(Megachurch),而「超大型堂會」仍有其限制而不能涵蓋所有不同層面事工 (如出版、差傳或聯合事工等)。

__筆者當然接受論述「教會」時,地方堂會佔有主體的大部分;「教會」作為可見的社會宗教組織,如同政府、社會或家庭一樣,在整體論述時,我們就要謹慎「以偏蓋全」的偏差。筆者常見的情況是外地講員,初到香港,想了解香港整體教會景況,往往是他/她接觸的教牧對「教會」的不同評價,就導致同一教會在不同語境或場景中有天南地北的分別。倘若講員只是在「超大堂會」主領聚會,自然得出結論是「香港教會甚復興」!

__要避免「以偏蓋全」的偏差,確實不容易;因為教會中人往往主觀地以「我的堂會等同香港教會」作論述。廿多年前,本港教會出現移民潮,而筆者牧養的堂會只有甚少 (只有兩個家庭),我不能以此判斷作為整體的論述。筆者已在不少場合領教「教會」的語言藝術。當我們討論扶貧、公義與環保等課題時,牧者就合理化說 :「資源有限」,交由其它堂會或群體代辦;然而討論教會增長、傳道策略時,同一群牧者就不會以「資源有限」作開解,所以我們不能有所參與。

__外人對「教會」的觀感與教會所作的「實證研究」(empirical research),若干程度幫助我們對整體教會面貌有所了解。可惜是不少教會領袖如同梁特首一樣,自我感覺良好,不能兼容異見。回歸以來,本港教會的本質確實起了變化,我們確實是重私德、輕公義,教會走向上流化,多於下流與貧苦大眾在一起。大多堂會務求本身增長得更快,信眾數目更多,而使命的理解只瘦化為「帶領更多人加入我的堂會」,此種「功用性」取代「本體性」的教會觀,正流行於現今教會圈子。

__要正視教會本身的問題,了解《教會為何不像樣》,也許我們要弄清楚論述的「教會」指涉「建制的教會權力架構」(established religious power)、「有形的宗教組織」(organized religion)、「委身信仰的群體」(committed communities) 等,不然當你批評地方堂會的不是,我就辯說「大公教會」的聖徒相通 (但從不參與不同圈子的相通聚會);當我認為整體教會是反智與親建制,你就強詞奪理說教會也有某些好有學識的知識分子,也有某些所謂反建制人士。

__當我們不能整體地與客觀地討論教會時,任何讓「教會要成為教會」或「教會不成教會」的公共討論只是「同一教會,各自表述」的持續呈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