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反性傾向歧視立法」集會後的教會生態

胡志偉牧師 

  由數間大型堂會主催推動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已於1月13日舉行;據報有5萬多信徒與市民集會,從出席人數看,這也算是本港最多信徒參與的社會行動,向政府表達有關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訴求。

筆者不想在這裡糾纏於討論是次行動的合理性,只想從更廣闊角度思考這些社會行動將會對整體基督教教會帶來哪些深遠影響。

權力遊戲

梁特首於1月16日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提及「立法會去年11月曾討論需否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社會上對此課題有強烈的不同看法。有人從平權的角度看待議題,但也有人擔心展開相關諮詢已可能對家庭、宗教及教育造成衝擊。政府明白這是一個極富爭議性的課題,必須審慎處理。我們會繼續廣泛聽取不同的意見。政府目前並無任何諮詢計劃。」

為何主辦團體由原本1月6日集會要延期一週才舉行 ? 倘若要影響《施政報告》,應是愈早舉行愈好。這當中出現的變化,網上有不同版本的傳言。倘若現時進行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我們這樣表達反對意見是合情合理;但現時《施政報告》尚未出台,我們就大喊叫「停」,我們就應理解教外人士對我們的批評與觀感。

有人認為,只要有政府的基督徒官員或議員,成功地向大牧放風,就能動員信徒護駕,於是113集會成功地成為「強烈的不同看法」,成了特首不作諮詢的下台階 ! 陳景輝於《明報》寫了〈諮詢都不可以,香港政府是教會政府嗎?〉(2013年1月17日)

美國「宗教右派」的失敗經驗,我們應深以為鑑;為何我們自欺欺人地否認「宗教右派」而表現卻兌現了權力的博弈論?美國保守福音派與共和黨的權力連結,已對整個美國教會帶來災難式後果;我們教會中人為何要借助權力,而後果是教會被「利用」動員來作本應由政府交待的事情。

當教會被標籤為「建制派」或「反對派」,這對教會本質是壞事多於好事;教會沒有敵人,同志不應是,政府也不是;同樣教會一旦要透過權力交易來保障特權,後果也是受著不同政治勢力的愚弄 !

尊重知識

在是次集會前後的討論中,主辦團體等有責任澄清若干偏頗失實的言論,正確教導信徒我們不是處理教內的紀律或牧養,乃是討論公共政策的「反歧視」原則。在英國、法國、加拿大與美國等通過「性傾向歧視法例」的地區,教會人士仍有反對同性戀的言論自由空間。

羅秉祥教授寫的〈教會應雍容大度對待同性戀者公民權〉,情理兼備,平衡得體,是值得教會中人再讀,消化並反思。另一位法律學者戴耀廷教授,早於2005年寫了〈香港教會面對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策略〉,不幸言中了。「但依據我的評估,即使教會能成功地阻止立法,我認為教會將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教會的公眾形象將會受損。教會在內部及與外間團體的和諧關係也會因而被破壞。長遠而言,這可能會反過來使教會在參與有關性傾向的社會政策和立法,甚至其他涉及道德的社會議題的公眾討論,處於弱勢。若教會真正的戰線是在文化上而非法律上的,那現在教會阻止立法的目標代價可能是太大了。」

可惜是有大多教會領袖聽不入教內知識分子的忠言逆耳,繼續誇大其詞,並有熱心信徒不厭其煩地重覆又重覆相同「教條式教導」(參看陳韋廸、橄欖等文章或留言可見)。此類「不尊重知識」的技倆,只會幫倒忙,使教內知識分子不欲在此課題上有任何思考與討論。

筆者憂慮是還有多少位有識之士願意不顧一切來表達異見。教會要學習聆聽不同意見,當我們不願清掃偏頗失實又反智的言論,我們就要承受在同志課題方面「熱心有餘、知識不足」的惡果。

失掉信徒

不少研究指出年青一代對平等公義人權等課題更為熱心,且對同志存有更大的寬容度。當教會連立法前的公共諮詢,都不可以;年青一代對此存有反感。筆者已有數位青年信徒表達這方面困惑,一位這樣分享:「我提出不認同明光社的行徑,也會引來不少誤解。面對這樣的教會,我有點不知如何自處,也有感到灰心,請問我該如何是好?」另一位這樣表達 :「我最近看了很多同志平權的爭議,令我對香港的教會和信仰有一些疑問和反思。看了正反兩面的爭論,作為一個小信徒,自己感到的是痛心。坦白說,我覺得這一次的行動無論結果如何,教會和基督教的形象都受到破壞了,已經成了最大的輸家。我並不贊成同性戀,但對於教會在這件事的態度和做法都不太贊成。基督徒作為要在社會上的鹽和光,為真理發聲是絶對無問題,但這件事上是否可以有更大的包容和尊重呢 ?」

類似的言論,確實不少,教會中人不能漠視;倘若我們成功地否定了「性傾向歧視立法」,卻很大可能失掉了年青一代,他 / 她們認為教會是自義、偽善、論斷與反智的。當教會照樣我行我素,就帶來更多有識信徒不容於教會而出走,留下是聽話而沉默的一群。

結語

筆者明白同志群體爭權不會見好就收,是寸土必爭的;筆者也明白有人憂慮稍作讓步,就會如北美一樣兵敗如山倒。倘若我們相信每位是按神形像而受造,若干良知與辨識也在未信人身上,問題是我們能否以情理說服公眾,或只成為政治角力的「工具」? 我們選取性道德,而失掉了仁愛、公義與民主等 ? 我的看法或許會錯,請以文明理性對待我,勿用權力來打壓我 !

2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反性傾向歧視立法」集會後的教會生態

  1. 這件事我看見魔鬼的厲害,讓我敬佩不矣~這一步,這一謀,是發言又敗、不發言也敗。我在想,聖經裡面說約拿當年不肯去尼尼微神傳悔改的道,上帝困他在大魚中,然後死死地氣地去左傳道,怎料真的整左城的人都悔改,他就發上帝脾氣,最終上帝話,個城入面不能分辨左右手的有十二萬,還有其他牲畜,豈能不愛惜。那,所多瑪和蛾摩拉城呢?裡面沒有分不到左右手的人麼?為什麼上帝要這麼戲劇性地要滅城?而不像尼尼微地去拯救?我自己估,是否因為這兩座城的罪,連上帝都搞唔掂呢?同性戀這個題目,它的文化,最終連上帝都搞唔掂~只能夠滅了它?

    這次事件,我真的大開了眼界,讓我看見當中的歷史發展是何其佈局精心,而地球內的教會,近代史中可能已經太平太久,已經缺乏了面對這種困難的戰鬥力,要敗,也是應該的(每位信徒也有責任,但面對這麼強大的對手,聖經也早已明言,我們是應該要敗的)…但,是遺憾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