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香港教會與愛滋病

胡志偉牧師

  每年12月1日為「世界愛滋病日」,本港社會一般人對有關活動,反應冷淡;而12月首個星期日,世界各地也有教會定為「關懷愛滋病主日」。本港教會對愛滋病的關注,按「2009年香港教會普查」反映,全港僅有百分之3.3堂會 (只有41間堂會) 對此有所關注。筆者不奢望每間堂會該要關注並參與有關服侍,但從客觀數據與觀察現況,本港整體教會對愛滋病有甚大的虧欠。

至今教會信徒與大多港人無異,對愛滋病仍存有甚多先入為主的成見,甚至錯誤地把愛滋病等同是上帝對同性戀者的審判,對愛滋病人有所歧視。隨著愛滋病全球化與年輕化,教會須要正視及研習這個課題;非洲教會因為身受其害,它們在這方面做了不少的預防與教育,值得我們借鏡學習。

愛滋病對全球的威脅正在有增無減;按聯合國有關愛滋病之全球報告,2010年受愛滋病病毒(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感染的累積有3,400萬人,當中約1,680萬為女性,而15歲以下的則有340萬名。2010年死於愛滋病的有180萬人,低於2001年的310萬人。亞洲的愛滋病感染增長速率,僅次於非洲,2010年估計有400萬宗。

香港首宗愛滋病於1985年發現,按香港愛滋病基金會發表至2012年6月底受愛滋病病毒感染的,累積共有5,523宗。本港個案,主要是透過性接觸感染、也有透過注射毒品、輸血與母嬰傳播等。筆者建議地方堂會與機構可就此有愛心的服侍 : 倡導權益、投放資源、愛心關懷與傳送盼望。

開普敦承諾》 (2010年) 明言 :「我們拒絕並譴責一切對愛滋病感染者及愛滋病患者的辱駡,仇視,成見及歧視。這樣的態度和行為是罪,讓基督的身體蒙羞。我們每一個人都犯了罪,虧欠了神的榮耀。我們得救是唯獨神的恩典,所以我們不該急於論斷,而是儘快饒恕和復原。我們存著難過與慈愛承認,不少人是無辜地感染了愛滋病毒,甚至是因為照顧別人而受到感染。」

「作爲普世教會,我們奉基督的名,靠著聖靈的能力,讓我們起來面對這個挑戰。讓我們與那些在愛滋病病毒及愛滋病感染最嚴重的地區裡的弟兄姐妹們携手並肩,提供切實的幫助和關懷(包括對愛滋寡婦和愛滋孤兒的關懷),爲他們爭取社會和政治權利,推廣愛滋病教育項目(特別是幫助婦女的項目),因地制宜地制定適宜的防治措施。我們承諾,委身於這個迫切的先知行動,這是教會整全宣教的一部分。」(卷二、第二章五段)

教會看待愛滋病人,猶如醫生醫治病人一樣,醫生不會理會病人的身分或行為;面對這些甚或遭主流社會排斥與遺棄的「被罪者」,當教會能站在愛滋病人一方,我們才能有「明光照耀」的見證。美國華理克牧師與馬鞍峯教會 在關懷全球愛滋病事工方面,投放不少資源;相對之下,本港超大教會應感到汗顏。當教會對愛滋病人有具體的愛心服侍,我們方能取信於民,表明教會真的不是為「內需」而不斷擴大。

教會在關懷愛滋病方面,投放資源少得可憐,這是我們要深切反省與悔改。有部分基督徒仍然認為愛滋病是神對濫交人們的懲罰,此種成見只會合理化教牧與信徒對愛滋病袖手旁觀。堂會教牧與信徒須要接受適當裝備,知道如何處理愛滋病帶來的衝擊,並有知識與愛心牧養受感染的信徒及其家人。目前,本港只有聖公會聖約翰座堂,提供『愛之家』諮詢及服務中心(1995年成立),表達教會在此方面的承擔。

面對愛滋病病患者,教會能提供的重大貢獻,莫過於使那些對身體失掉希望的人,能在基督裡有永恆的盼望;因為除了藥物的醫治,來自他人接納、關懷,信仰的支持甚為重要。

愛滋病是當今全球關注的挑戰,本港數字雖然不高,教會需要表達基本關注,並結集各方力量,具體見證教會的整全使命。當愛滋病人感受不到教會任何的愛心服侍,這便是我們的軟弱與失敗 !

(此文的簡短版刊登於《基督教週報》2519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