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美國「同性平權」運動與香港教會

胡志偉牧師

  美國總統選舉後,有評論分析信仰保守群體的失利,有四個州 (緬因州、馬利蘭州、華盛頓州、明尼蘇達州) 通過對同性婚姻有利的法案,民意反映美國少數族裔與年輕一代對「同性平權」有較大的寬容與接納。

教會中人反省「宗教右派」用錯了策略與方法,結果輸掉了文化與公眾輿論。筆者反對同性婚姻,承認「同性平權」方面有些地方,我們予以承認其「不受歧視」並不違反社會倫理。今日,我們不會歧視職場的「離婚」人士,同樣也不應歧視「同性傾向」人士;教會要一致看待「離婚」與「同性戀行為」,兩者皆不合神創造性與婚姻的心意。

美國「宗教右派」錯誤地與「共和黨」結盟,反對向富人徵稅與社會福利政策,在公義、扶貧與促進種族復和等,差不多沒有公開的聲音。當多元社會聽見教會只選擇性就公共事務發言和參與,而最激烈的聲音是反同性戀與反墮胎。不少年輕一代離開教會,他/她們觀感的教會是「論斷」與「偽善」,不能兼容異見,是心胸狹窄的。

當美國「宗教右派」越是高調地批判同志群體,越動員信徒參與,結果是造就了對方為「受打壓的受害者」,反讓對方取得更大的同情與支持。「宗教右派」不能教育信徒對全部真相的了解,反而散佈了「恐懼政治」(politics of fear),越是熱心的越容易在媒體面前被標籤為負面的形像。

面對「同性平權」的爭議,教會明確有其信仰與倫理的立場;但進入公共討論時,教牧與信徒就要分辨「私德」與公共政策的分別。筆者不理會有否個別信徒參與賭博行為,或有長者打麻將是否合宜,這交由堂會牧者處理。作為「監察賭風聯盟」的成員,我並非主張禁賭,關注是現今的賭博政策。

教會怎樣取得公眾人士的支持,這就是我們要思考。當我們放棄思考與討論,只重覆做動員與聯署,筆者憂心是我們所作的,不但不能抵抗反對的,甚至不斷把同路人打壓為「異見」人士。

神學工作者沃弗 (Miroslav Volf) 提出 :「沒有擁抱異見的意願,就沒有公義的實現。」正因為身處多元社會之內,信仰群體與公眾對「同性平權」必然沒有共同一致的看法;我們要對「同性平權」凝聚社會共識,首先就要有容納異見的空間。要塑造此空間,教會領袖必須學習擁抱持異見的他者,沃弗看公義之內,必不可少的就是「擁抱的容量」。

教會怎樣向同志人士與群體展示愛心與公義 ? 我們宣稱有真理,但社會人士看不見教會有任何具體的愛心行動。初期教會的成功,部分來自社會人士認同基督徒對女性地位的肯定、扶貧的慷慨、領養棄嬰等行動,這便是「基督教的崛起」(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筆者承認有教會領袖不一定認同我的取態,採取「絕不退讓」或「非友即敵」的立場。筆者也不認為我的見解是正確的,也會有所偏差。重要是教內可以就「「同性平權」有理性與開放的討論,重覆美國教會所走之路,可能是一條「此路不通」的單程路 !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美國「同性平權」運動與香港教會

  1. 胡牧師好,你說:
    [教會怎樣取得公眾人士的支持,這就是我們要思考。當我們放棄思考與討論,只重覆做動員與聯署,筆者憂心是我們所作的,不但不能抵抗反對的,甚至不斷把同路人打壓為「異見」人士。]
    為何教會要取得公眾人士的支持呢?我相信這是福音傳達的技術性需要,而不是福音見證的需要,更非教會的目的。在同性戀事情上,我認為信徒更應無懼地表達同性戀行為是罪,因為這是依據我們所信的聖經的準則;也同時無條件地接納同性戀者為我們的朋友弟兄,愛他/她如同自己,這也同樣地依據我們所信的聖經的準則。我們並非掌控準則,只是相信準則,以致表達,至於動員聯署,這只是政治勢力晒馬的舉措,只會加深矛盾,互相孤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