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文字是屬於大公教會

胡志偉牧師

  文字乃思考的載體,是個人或群體與他/她者溝通的書寫的語言。基督教重視文字事工,因為我們看重聖經為「書寫之道」(Written Word);三一神透過不同經卷作者向世人啟示救恩之道。

華人教會理應重視「文字宣教」事工,君不見各神學院、機構與宗派等,各自出版通訊、報刊與各類文宣材料;然而諷刺的是我們生產大量的文字資訊,但我們整體的文筆水平卻是衰退中。

筆者認為文筆的失落,自有不同社會與教會因素造成,其一正是基督教出版機構失掉了對文字的正確思考,錯誤地把文字事工與地方堂會、機構、神學院與差會切割開來。當文字出版只成為業界之內務,文字工作者只是業界之僱員,文字產品淪為產業與顧客的關係,難怪業界嘆息生意難做,因為從業者本身把文字錯誤定位 !

畢德生 (Eugene Peterson) 說得好:「目標(想去的地方)和途徑(怎樣去)之間的關係,不論在科學、科技、哲學、道德、靈性上,都有基本分別。」《耶穌的道路》基督教出版機構只是途徑之一,正如學校之於教育、醫院之於健康,文字是屬於大公教會,不是基督教出版機構的專利;在講求專業的年代,我們無疑需要專業的出版社;然而教會人士需要重新思考「文字是整個教會向世人溝通的媒介」。

筆者已不只一次向業界表達,正如剛舉行的「文研會」不應成為業界內之慣性活動,乃是教會整體之使命。任何使命的成就,均不能離開文字;倘若我們仍用舊有思維來看待出版事工,基督教出版事業只淪為文字的販賣,在數碼印刷的年代,任何個人或群體皆能發表、出版並銷售文字產品。現今華人教會最需要打破的正是「業界思維」,這正反映於神學院、出版社、機構與差會等,就是專業從業員認為所有外來意見都是「指指點點」,只有內行人才懂得怎樣做。筆者看這為「專業的盲點」,就是拒聽異見,不肯更新,結果就走向不思進取的困局。

基督教出版機構要釋放文字是屬於教會,就要鼓勵與推動文藝創作。文字是關乎創意;出版機構近些年有哪些活動與事工是與此相關 ? 當基督教出版機構只會近功近利搶外國暢銷書版權,或只出版有名氣作家的作品,有否物色、培育與養成新一代的作者 ?

當我們重新思考文筆的創造力與溝通力,教會就發現我們要把文字放回恰如其分的位置。基督教出版社有其使命要成就,在大公教會內不只是營商的角色,更能理直氣壯地要求地方堂會予以奉獻支持。

筆者思考受積依路 (Jacques Ellul) 與畢德生影響,積依路看「拯救文字,就是拯救世界」(save the word, save the world),而畢德生則提醒教牧要如詩人一般尊重文字,謹慎運用語文。畢德生於 Answering God 一書指出語文有三個類別 : 關係性、資訊性、操控性。聖經文字是以關係式為主導,而現今世俗多的是資訊式(描述式文字)與操控式(廣告式文字)。

華人教會要重建「第一語文」(關係性),減少資訊式與操控式文字;當教內文字越來越乏味,不再引發思考、不再深化關係,反而是粗糙與浮誇文字大行其道,造成文字質素低落,正反映信徒生命質素的衰弱。教會要更新文字,業界要走出框框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