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化衝突為成長

胡志偉牧師

  地上可見的教會是由人組成的團體,自然避免不了有衝突發生,然而華人教會領袖常負面地看待衝突;一旦發生衝突後,又會當作沒有發生,避而不談,不能從衝突中領受功課。

倘若衝突簡單地理解為兩股勢力同一時間進佔有限空間於內,產生張力與撞擊。教會領袖要接受是有人的地方,自然會出現衝突,這是正常現象。同樣,任何團隊的發展必經歷形成期、磨合期 (衝突期),才能健康地走向常規期與表現期。

當關係之間互相有所期望,一方出現期望的落差,有時就會出現衝突的張力。近年來,筆者常遇見的個案便是長執或會友對牧者有頗高的期望,而教牧的職事表現未能兌現,就帶來衝突。堂主任對同工與長執有一定的期望,同樣對方想法與做法出現落差時,就會形成衝突。機構同工之間對管治與發展存有分歧的期望,更大可能是價值的差異,於是「價值的衝突」正是問題所在。

對應衝突

神把教牧與信徒放在一間地方堂會之內,即或牧者與會眾已建立美好和諧關係,衝突仍是無可避免、時有發生。牧者與執事須要理解衝突可能源自事工信念、核心價值、權力分配與處事方式等,不一定涉及真理,避免把問題成為神學的爭議。

不少華人教會領袖錯誤理解異見或怨氣為「挑戰權威」或「不順服權柄」,於是採取強力「以上壓下」的方式來處理,結果必然是衝突的爆破。健康領導的發揮,不是力壓方式爆破內聚的怨氣,乃是及早與適當地讓對方「放氣」,就能化解衝突。筆者無論在網絡或親身接觸,面對「谷氣」(心中有氣) 的異見者或敵對者,合宜做法是「細心聆聽」,就能逐步讓對方消消氣。地位愈高、權力愈大的教會領袖最困難便是放下身段,聆聽看來不中聽的異見,不過度呈現防衛機能,就能化解甚多不必要的衝突。

有些教會領袖因著性格的限制,往往採取「逃避」方式處理衝突。筆者建議這些「怕事」領袖找一兩位有經驗的長執或同工,協助他/她來應對相關的衝突,透過累積的經歷,領袖能設身處地學習與成長,磨練個人更有自信來對應衝突。中國人的智慧 :「經一事、長一智。」衝突的處理,也是如此 ! 只要領袖合宜看待,不怕面對衝突,正面與理性應對,衝突化成正面能源,成為堂會更新的契機。

善用權力

衝突往往與權力掛上關係 ;有些時候領袖高估個人可發揮的屬靈權柄。領袖個人的雄心或異象,有時在尚未取得共識前,急於求成,謀求訴諸地位或名望權力,結果會使衝突白熱化。一位資深的信徒或同工對新來的領袖直言 :「在你到任之前,我們已經存在 ; 在你離任之後,我們仍然存在。」可以想像,此類歷史悠久而歷經領袖替換的組織,即或外人視之為掙扎求存,仍有一群忠心不走的信徒或員工在其中延續組織的運作。

每當有新領袖上場,領袖切忌要改組或革新,有所作為,來証明自己的能力。一旦遇上阻力或衝突,領袖便一走了之,留下爛攤子予後人收拾。有些組織為求自保,就訂下諸多規條與指引,限制在位領袖權力過大;越來越多組織採用工商界的「評效」(appraisal) 來檢視與改善同工的職事表現。有時這些機制或新政的引入,在同工未能認同與接受之前,已構成日後衝突的導火線。

不黨不爭

領袖要掌握「不黨不爭」的藝術,外人不會認為這位領袖親疏有別,用人唯親;處事能公平與謙讓,不作位置之爭。華人教會常處於不健康的競爭狀況,於是呈現「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的局面,造成資源的浪費。機構與機構之間,或堂會與堂會之間在同一社區內,領袖們要有廣闊與人合作的胸襟,選擇其事工的定位與風格,避免不必要的競爭與衝突。

筆者十多年來於機構的事奉,奉行「不黨不爭」的路線,不會視其他同類事工的機構為「對手」,乃視之為「助手」,對方的成功即是我方的成功,一起打造國度的使命。當領袖看其事工是「唯一」神所賜下的,務求要做得「第一」,無論去到哪裡也只有「單一」事工議程,必然會造成團體之間的衝突與不和。可惜是今日華人教會領袖多是「唯一派」、「第一派」與「單一派」,自然地我們難以一起在基督裡「合一」地成就上帝的使命。

信任和好

領袖要有效處理與化解衝突,要及早投資在信任的建立。信任如同存款於銀行,未夠資本(指事奉年日、牧養關顧等)就貿然施展權力或進行革新,後果是領袖存款陷於負債或透支的局面,隨時會出現「信任破產」的危機。惟有同工長時期委身於組織內的服侍,取得別人與受眾的信任認可,同工才能自如地運用權力,施行新政,減少可能會出現的衝突。

衝突的轉化,來自領導層樂意與人分擔領導、分享權力,以致事工異象為全體成員共同擁有。領袖與組織之間確定雙方權責,減少角色衝突,又能「易地而處」從對方觀點來審視問題所在,溝通互信,容許雙方犯錯的可能,便能步伐接近,事工朝向同一方向。萬一衝突爆發,受害弱勢者要學習饒恕,不計較別人的惡,靠著主愛能與強勢者修補復和關係。

筆者曾在文章中,錯誤引述某人文章並以此來說明筆者的觀點;經溝通與澄清後,我向對方致歉就能擺平紛爭。在事奉中,任何在位同工必然經歷無數次衝突的磨練,當中應對,有得有失,我們學習是讓這些衝突場景與事後的反思,使我們的生命更趨成熟 !

隨著神學教育的普及,信眾學識與思考的提升,教牧領導難以回復昔日「專制式」(autocratic)獨斷專行的家長風格 : 一聲令下,群眾響應。教牧領導轉向「調適性」(adaptive) : 隨機應變、容許異見,尋求共識。

領袖明瞭時代的轉變,傳統科層式權力架構由上向下的運作,現今年代的信眾難於接受,委身的信徒合理地要求與期望組織有透明度與問責性。中央集權式領導思維(無論宗派、堂會、機構等),在安穩的年代還可透過組織章程維持一段時日,但在現今不確定的年代,單以指令式來處理事務,只會造成衝突。

結語

華人教會重新思考教會衝突猶如家庭衝突一樣,我們就是這樣在又愛又恨的場景中成長。既然衝突是避無可避的,教會領袖要學習對應衝突、善用權力、不黨不爭、信任和好,才能讓衝突不會破壞教會合一或惡化教會生態,反是促成我們整體更榮美地成長。

(此文刊登於《今日華人教會》2012年8月)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化衝突為成長

  1. 牧者佔有講壇、神學教育 … … 之利,更當謙卑、慎言謹行,避免落入「語言強權」的「職業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