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國教」風波下教會學校的應對

胡志偉牧師

  「反國教運動」正不斷升溫,筆者估計在9月9日立法會選舉前可能會出現極大的變化;選舉後將釋放這些候選人出來,整個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主導的「反國教運動」可能要應對更大的變數。

現時,問題的核心已不在於「怎樣教」或「由誰教」,乃在於「可教」與「不可教」之爭。這場由「學民思潮」與「家長關注組」為核心的民間自發組織,展示了非政黨或壓力團體所能及的道德勇氣,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才能有效凝聚來自不同階層的支持。從形勢判斷,惟有政府作出退讓,才能平息這場風波;否則公民運動會愈演愈烈;其它不同訴求會依附與連結於「反國教運動」而不斷燃燒。

就是次公民運動的定性,筆者理解為「價值之爭」,不是港人否定國民身分或不愛國,乃是不願這一代與下一代接受獨立成科的「國教洗腦式教育」。ATV是非不分的歪論,只會帶來公憤。港人維護的核心價值是「自由、多元與包容」,要作擁抱普世價值之公民,要愛國卻不要作「黨民」,要堅守香港本位的「高度自治與開放」。

教會作為本港辦學團體的重要持份者,按《香港年報2011》基督教團體開辦有639 所學校 (包括260 所幼稚園、199 所小學、180 所中學),教會辦學團體在此非常時期要順應民意,而非聽命於教育局,宜撤回所有與「國教」相關的推行。就如近期焦點所在的沙田呂明才小學,問題不在於教材是否全面與不偏頗,乃在於公眾的感知中,Perception is Reality,校長堅持要執行,就要承受來自家長、校友與公眾輿論的壓力。

浸聯會的適當處理,總算化解了沙田呂明才小學的困局;總幹事徐彼得牧師的勇氣是值得讚賞,從而使其宗派小學暫緩推行國民教育科。與此相反是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教育事工部,它於8月27日向49間屬校校長及校監發通告,按《明報》報道為「中華基督教會49校新學年不開國教科」(8月29日見報);然而有關文件同時發放多項資訊,《時代論壇》於9月3日報道同一則消息,標題是「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認同屬校推行國民教育」。筆者理解不少教會辦學團體認同推行「國教」的理念,或早已於公民教育科內包涵認識國家的元素;然而早前已有媒體報道聖公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信義會等於這個新學年不開辦「國教科」,於是區會教育事工部一次過發放不同信息,就帶來信息之間的混淆。

這是值得教會人士要留意,就是於一段時間內只發放簡單明確信息,其餘的不用多談。教會領袖怎樣作出危機處理,多作溝通,尊重前線教育工作者,不致使「國教科」成為內部矛盾,正是當前要面對的考驗。筆者認為較明智做法是把責任推回教育局,就是在家長與學生不安下,所有教會學校同意撤回「國教科」;至於各校一貫做法或有另類安排,則容後再談。

隨著事件發展,教會辦學團體過早表示不參與「罷教」或「罷課」,同樣會帶來內部矛盾,倒不如由家長與學生自行決定;教會辦學團體毋須預設立場,只作最壞的打算,就如2003年SARS沙士爆發或任何高傳染力流感需要停課一樣,即或象徵式停課數小時,也不是大不了事情。教會辦學團體於目前形勢,甚難明言要「罷教」或「罷課」,只能被動地配合。當教會辦學團體能彈性而有原則地處理,相信家長、學生與有關持份者會作出諒解。

昔日甘地與英國殖民地政府抗爭時,他號召民眾不是「罷工」或「罷課」,乃是號召群眾一起上街祈禱。教會學校也可選擇於911或其它日子,於特定時段一起為梁特首、教育局官員與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等就「國教科」事件代禱。又或若干學科教師於不同時段分批帶領高中學生一起往政府總部作「其他學習經歷」(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這項體驗式學習有助增長中學生的公民意識。學校又可善用資訊科技,想像不能正常上課時,如何有教師或導師協助學習。對家長而言,憂心「罷課」會影響學生的學習,更現實是要有人在家照顧未成年的子女;只要校方做好配套,開放課室,仍有教師留守崗位,在「罷課」與「不罷課」之間仍有甚多空間可做。「罷課」只是象徵意義多於一切,教會辦學團體與學校同樣把球傳予教育局便可。若教會辦學團體看不清責任誰屬,不必要地會造成內部對立矛盾。

筆者不期盼出現上述的可能場景,只要政府儘早撤回「國教科」,容後再作諮詢,就能化解目前困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