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僵化選舉下的公民參與

胡志偉牧師

  今屆立法會選舉,每位選民首次一人兩票方式投票予地方選區 (35席) 與功能界別 (35席,多了所謂「超級區議會」)。民主選舉,重要是透過不同政綱的辯論,選民了解政黨或參選人的取向與立場,從而投下神聖的一票。

  民主政治的進步,就在於選舉期間選民站在「被優待」的位置,政黨或參選人不得不盡力爭取。每屆立法會選舉,應是公民展示「一人一票」或「一人兩票」的人民權力,趕走那些失職的議員,選出有理想與有承諾的代議人,選舉成為公民教育實驗的場景。

  本港民主政治要提升,不能再滯留於參選人口號式宣傳,乃是具體政策的研究與執行。現實是任何政黨於現今政治生態中,根本不能晉升為執政黨;立法會議員的權責有限,至多只有透過「拉布」來達致政治目的。筆者認為成熟的公民社會,乃是透過政策的交流與比拼,促使參選人與選民之間有良好的互動關係,方能落實「執政為民」的理念。多元社會內,不同群體之間有迥異的價值取向,公眾選舉就是讓這些多樣化價值廣泛討論,互相較量,公民從而透過投票作為對若干議題的取向,有助將來通過議案前已有較明確的共識。如美國奧巴馬於2008年總統選舉,主張從伊拉克撤兵與改善醫療福利,他當選後履行這兩方面承諾;當然,這兩項政策也有不同反對聲音。歐洲若干國家國會選舉,也是類似;贊成削減開支的政黨上台,就要兌現其選舉承諾。

  現今本港「極不像樣」的政制,造成的惡果是選舉只變成了「位置之爭」,權力爭奪的遊戲,並非選民能對議題與相關政策有廣泛的討論,於是施政官員與部分立法會議員,根本不能了解民情,掌握民意,政策出台便遇上民意的強烈反彈。施政官員只求「數夠票」讓法案通過,不少政策提出所謂「先通過,後檢討」,乃是自欺欺人。筆者於反賭波運動,領教過政府一旦法案通過後,根本對政策不會作任何認真而全面的檢討。所以,網絡23條與國民教育等,公民不會輕信政府,原因就在這裡。太多事例,叫港人不要輕信政府或政客。

  現時,有關立法會選舉的指引,在只求「均平」的形式主義支配下,要求所有參選人有同等的曝光率與發言時間,變成了沒有焦點的選舉工程。我們不能在選舉中扮演主動與進取的參與,「均平主義」扼殺了選民向參選人提問議題的空間。筆者認為是時候重新檢討僵化的選舉指引,容許媒體就不同課題,邀請部分而非全部參選人對若干重大議題如廢除功能組別、特首選舉的提名門檻、醫療融資、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等,有深入討論的空間。當「均平」形式壓倒一切,所謂選舉論壇失去了可以發揮的功能,或參選人已不重視這類活動,甚至不會現身。立法會選舉,已失掉了原有的意義,只是一場遊戲,看哪些政黨與參選人有較大的動員力,來取得議席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