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閱讀與生命成長

胡志偉牧師

   香港書展即將舉行,然而基督教出版與零售業卻在艱苦經營;就筆者觀察,愛閱讀與肯閱讀的教牧與信徒越來越少。教會要健康發展,不能停留於搞聚會或講座,要培育信徒成為自養且能餵養他人的門徒。教牧須要鼓勵與引導信徒學會閱讀,從而閱讀中自建生命。

  筆者看閱讀書本,不一定要「功能式閱讀」(為應付功課與考試),也可「亂讀」(借用魯迅的讀書方法),不求達成什麼,而是如林語堂所形容的為一種享受、一種樂趣 (見《讀書的藝術》)。讀書對生命成長的好處,筆者稍作整理,有五方面可為我們的指引 :

閱讀使人回轉信主

  回顧歷史與現今,神仍透過閱讀,使人歸信基督為救主。386年奥古斯丁於花園聽到聲音 :「拿起來,讀。」他打開聖經,翻到羅馬書,「我感到一道恬靜的光射進了我的心房,驅散了心中的一切疑團。」《懺悔錄》宗教改革之時,馬丁路德返回聖經羅馬書與詩篇,才能克服良心的控訴,確信「義人必因信得生」(羅一17)

  十九世紀,奮興家芬尼於律師事務所研讀聖經,帶來個人與神復和的關係。記者程翔在國內牢獄當中,閱讀聖經,他這樣分享 :「但記得當時我流眼淚,我覺得流眼淚這個感受,已經是聖靈觸動心靈的憑證,使我有一種感應,能夠觸摸我的痛苦,讓我有安慰。」

閱讀豐富聖徒相通

  閱讀為我們打通了古今通道,讓信徒穿越時空,與歷代聖徒可以相通。當今信徒視域甚窄,常以個人堂會生活等同大公教會,只有透過廣泛閱讀,信徒才能走向世界。

  基督宗教經典,如奥古斯丁的《懺悔錄》、伯爾納的《論愛上帝》、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愛德華滋的《宗教情操真偽辨》等,使信徒不固於本身傳統,能進入且有份於悠長而寬廣的聖而公之教會,認清福音信仰傳承有源自古教會、修道會、宗教改革、清教主義等。

閱讀有助個人成長

  在筆者生命成長當中,未唸神學之前有兩年航海為生,長期不能返到教會聚會;在這段日子能保守個人與神關係,就是讀經與閱讀基督教書刊。鍾馬田的《靈性低潮》就是此段時期伴我渡過的書本,閱讀教導我不再倚賴聚會,能達致「自我餵養」。信徒生命成長需要吃乾糧,不能老是「自娛至死」(借用尼爾波茲曼之語)。

  「娛樂至上」資訊帶來的正是膚淺庸俗,而沉悶的感覺只反映於信徒未能掌握與欣賞信仰的深度與廣度;沉悶為我們提供動力,提升我們的鑑賞與專注;原來在閱讀過程中,起初短暫忍受的沉悶與困難,可促成日後理解的樂趣。

閱讀強化事奉心志

  畢德生牧師分享,當他迷惘不知牧職何為時,又找不到合適的生命師傅;就在這時,他找到杜思妥也夫斯基 (Dostoevsky) 等剖析人性的文學作品,於是這些著作引導他能好好牧養會眾。

  面對各項信仰的挑戰,傳統教會主日學事工萎縮,小組教會又缺乏堅實而全面的教導,參與服侍的信徒須要「在做中學」,又「在學中做」,而個人閱讀正為信徒提供出路之一。教會要培育那些委身基督且樂意服侍的信徒,能達成「自養養人」,就要指導信徒掌握如何獲取資訊,有哪些書本內容可轉化為主日學教材、小組材料、查經課程等。

閱讀成就教會使命

  城市宣教學者柏祺 (Ray Bakke) 分享,當他剛從慕迪聖經學院畢業,於芝加哥牧會時,根本不知何謂「城市宣教」,此時成為他的生命師傅,就是聖公會牧師沈美恩 (Charles Simeon) 的傳記幫助他不放棄城市中最受忽略的群體。

  歷代聖徒的傳記或著作,不斷塑造神的工人;勞威廉 (William Law) 的《呼召過聖潔生活》影響了約翰衛斯理,而《約翰衛斯理日記》又同樣感動不少信徒;華人教牧不少受邊雲波的《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感召而全職事奉。好的文字或書本,有深遠而持久的影響力。

結語

  教會當前的挑戰,正是抗拒潮流,不甘平庸,培育一批肯閱讀且愛思考的信徒;惟有閱讀群體的長大,信徒皆能透過閱讀「自養養人」,這就是教會更新的表現之一 !

(此文於2008年9月刊登於《證主心》122期,現略作修改成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