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回歸十五年來的香港教會 (下)

胡志偉牧師

 市場「奪」取 

  這15年來,就筆者觀察,宗派、神學院、機構與差會等,合作越來越困難。當大家還在弱小發展階段,合作相對地容易;但各自能獨當一面,則是「大到不能合作」的現實。

  一些新生事工如戒賭事工,明顯是回歸後方出現的,特別是2003年通過賭波合法化之後。本港宗教市場一向全面開放,任何人或群體有感動便能自立事工,並向堂會銷售相關產品與服務。回歸後教會生態是「個體戶」式機構急升,部分機構只求本身發展,成了陳喜謙批評為「只有事工、沒有教會」。

  機構呈現的是市場競爭、爭奪顧客,導致事工常見重覆出現;如某位「著名講員」可能講完了某聖經講座,不久又有另一機構推出同一位講員的講座。回歸後,坊間大小聖經講座多了,但堂會的聖經教導卻相對地呈現弱勢。按「1999年教會普查」發現,當時本港設有主日學或聖經教導的堂會佔 90.4%,至2009年,設有主日學的堂會只佔 88.3%。1999年出席主日學或聖經教導的中位數為32.7%,至2009年,則下降至26.7%。我們要問 :「聖經講座乃因應堂會聖經教導積弱而補其不足,還是聖經講座帶來了更多愛消費而不願查經的信眾 ?」
 
  宗派、機構、教會學校與社會服務單位等,在報章大賣廣告,展示亮麗業績;然而諷刺的是外界對教會的印象卻是相反。當有教會醫院標榜「榮神益人」來服侍,卻備有龐大的財務儲備,難怪外人要求監管這些教會管理的各項慈善服務 ? 也有機構理財出現問題,導致誠信破產等。

  倘若教會仍只顧本身發展,呈現是「宗教產業化」現象,如同回歸後的教育產業,醫療產業等,這導致基督教失掉了本身原有的信仰價值;於是「教會集團」如同外界「利益團體」一樣,至重要是保障本身的業界利益。當我們建立了「基督王國」卻失去了基督,這是值得嗎 ?

不分「主」次

  現今本港教會深層次問題是不分主次,我們失掉了國度的合一性,而基督新教呈現的面貌是各支派之間競爭優勢,只求成功,毋須介意用何手段達成。當本港堂會與相關營運的事工增多,基督教在社會裡發揮的影響力是否相對地提升 ? 答案明顯是相反,正因為不少教會領袖錯誤以為「愈大就愈有影響力」,而世界也不是從此角度來評價教會。

  斯托得引用美國聯合衛理公會主教韋奇說 :「『我們的結構本身成了目的,而非拯救世人的途徑。』就此而言,它是異端的結構。」(《心意更新的教會》55 頁) 教會本身是「中介者」,然而本港教會主流卻把教會成為「目的」。教會中人嚴重混淆了兩者關係,造成了堂會只顧擴堂,忽略了關顧貧苦人需要;教會學校要提升為名校,不再注重學生的全人成長;社會服務則求取得更多資助,失掉了「乃役於人」的價值;機構則是爭取奉獻與市場佔有率,不理會其事工是否配合堂會發展。

  值得做而要賠錢的,通常沒有事工單位願意作;有資源實力的團體,通常不會找其它現有事工單位合作,總喜歡自建事工平台,以便操控主權。正因如此,當前教會只湧現「各懷私心」的英雄豪傑,要英雄們能放下身段,一起商討「主的事業」(God’s business) 甚為艱難 !

結語

  「喧賓奪主」就是當前教會生態的情景,堂會成了中產信徒的會所,窮人難以進入;50後主導教會發展大計,80後異議只能在堂會以外發聲;領袖難以接受輿論批評,視媒體為妖魔,而教內媒體卻如此不濟,教會「老齡化」心態較社會來得嚴重。上述是筆者對教會前景主觀而悲觀的觀感,期盼引起關注,達成更新。

2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回歸十五年來的香港教會 (下)

    • So true !!! So sad !!! What is “Gospel"? Where is “Gospel"? When Church is no longer a “Service Provider" and works as “One Body", Christ’s name is jeopardized. We are in Satan’s trap: $$$ + Numbers + Selfishnes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