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教會要適當處理性侵犯個案

胡志偉牧師

  近日K姊妹個案引發教會內外熱烈的討論,其中一項涉及教會的處理手法。「教新」自2004年起,已舉辦過數次研討會,探討地方堂會如何應對這些事件。

  教育局表示,由09年到2012年5月底,本港8間大學共接獲30宗性騷擾投訴,其中11宗經調查後確認投訴成立。筆者相信1,250間堂會內涉及性騷擾與性侵犯個案,也有一定的數目,大多堂會領導採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態度來應對,或趕走了加害者,卻容讓加害者繼續於其它堂會覓食。

  不少堂會教牧與領袖仍抱著「關埋門內部處理」心態來處理事件。我們要問 :「為何堂會發現聚會時有異見信徒抗議,則會報警求助?」或「堂會遇到財物失竊,也會報警求助 ?」為何遇到性侵犯事件,卻可以不報警求助 ? 筆者過往也認為地方堂會或宗派,或組成獨立有公信力的組織作調查與調解;經近年來發生的種種事件如基督日報與耶青事件、方舟探索真偽與個人在不同機構的親身體驗,我不認為宗教團體有勇氣與專業來處理性侵犯個案。

  就以先後發生性騷擾風波的中大,本身設有防止性騷擾委員會與相關指引,其高層處理手法同樣帶來中大學生會的質疑。有了機制與指引,總好過甚麼也沒有。問題是個案涉及堂會最高領導人時,由誰與怎樣作出公正而全面的調查。中大〈防止性騷擾政策〉有關實情調查報告應包括:對正在被審核的問題的說明;投訴人的指控;支持指控所引用的證據;被投訴人對指控的回應;反駁指控所引用的證據;調查後所發現的事實;對投訴是否成立的決定;及建議行動方案等。就投訴人的指控與支持及反對指控所引用的證據,教牧與長執個個是好人,怎能斷定是非。

  因此,筆者認為地方堂會就性侵犯個案,根本不能作出即時與有效的調查 (就約開會,也要拖一段日子),而調查過程中投訴人與被投訴人雙方可能有不舒服感受,甚至就如何處理,帶來內部不和。有意見認為教會內部處理,好過由外界處理;筆者倒認為外人更能公正處理,公義女神蒙了眼目能一視同仁地處理,教會陋習卻會因人而異,姑息養奸。那些高調地聲稱教會可以內部處理的,其實是說「教會處理掉投訴人的聲音」。面對當前教會這些歪理當道,筆者確實是無奈與悲憤!

  教會只能善後處理,提供輔導予受害者,重建她們對人與領袖的信任。也許是時候,我們更要關注堂會內部的性教育,每年至少一次「性騷擾」講座或工作坊,讓所有同工與信徒提高意識。調查告訴我們,大多性侵犯個案來自受害者相熟人士,甚少為陌生人;因此教導信徒有「健康的懷疑」,以理性與常識判斷正常的交往。倘若遇上那些聲稱「祈禱服侍」的領袖,信徒要明白這些「祈禱服侍」也是在公開的場所進行;同樣任何情況下兩性交往有其界線,不能超越,不能有不適當的身體接觸。任何貌似屬靈而強調過多身體接觸的,或引致某方尷尬的,信徒有權說 :「不!」

  同樣,教會群體要建立適當問責與提醒文化。教會團體要制訂外出時 (如短宣與會議等) 指引,避免因經濟原則而造成更大的性傷害。筆者奉勸那些曾性侵犯信徒的教牧與長執,儘早放下面子,向受害者作出真誠的道歉,也許良心才能撫平。教會不能禁止性侵犯個案的發生,但領袖總能從別人失敗中汲取教訓。

  最後,聖經從不隱瞞有關性侵犯個案 (創卅四章;士廿一10-24),神與教會的名聲不需要我們維護;我們人性說「顧全大局」;說穿了,只是維護領袖的面子與聲譽。當我們確實敬畏神,就要接受「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教會要適當處理性侵犯個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