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身後事、如何辦?

胡志偉牧師

  筆者不是駐堂牧者,近年來甚少參與基督徒身後事的安排,卻參與不少同工與信徒或相關家人的葬禮。本港殯儀館極為不足,甚至在服務提供方面有壟斷之嫌,禮堂之不足,且有時遇著左鄰右里的喪家舉行佛道殯葬法事,帶來嘈聲不絕。

  近年來因應焚化爐不足,喪家多選擇把身後事安排在晚上舉行安息禮拜,翌日才把遺體正式火化。一直以來,基督徒身後事安排的禮儀,其次序分別為入殮、安息、安葬或火化。因應殯儀館或殯儀服務的安排,現今不少身後事安排多是有安息禮在晚上,以便更多親友與教友參與;然後翌日才作入殮禮,至火葬場才舉行火化禮。這種亂序方式,對不少教牧同工,經已習以為常。

  筆者建議於現今的場景下,教會只要把「追思禮拜」放回堂會舉行,就能面對與解決現有靈堂不足的局面。追思禮拜(memorial service)指向「沒有遺體」的禮拜來記念安息的先人。現今限於法例,死者遺體不能停留過久,或只能安放於若干已有申請的堂會場所,造成只有極少數教會可以在堂會場所舉行安息禮。通常是教牧長執或名人(如司徒華等)才可在堂會舉行安息禮,一般信徒甚少在堂會舉行安息禮。當堂會教牧改變思維,大多喪家按教牧意願而行,就能稍為解決現有靈堂不足的問題,因為大多喪家要求容納較多人次的禮堂舉行安息禮。

  筆者建議是教牧把原來晚上「守夜時段」的安息禮改為追思禮拜,於是喪家的親友與教友不去殯儀館,改往堂會。堂會只要如同婚禮一樣,作好佈置,不會差過殯儀館的靈堂。追思禮拜與安息禮拜程序基本大同小異,只是沒有「瞻仰遺容」的環節,因為棺材不在堂會裡。追思禮拜不一定在離世者安葬之後才舉行,也可在安息禮之前舉行。

  追思禮拜完結後,翌日喪家才為死者舉行入殮禮(殯儀館)與火化禮(火葬場),省卻了安息禮。當然,傳統禮儀教會可三樣照做(只省卻了講道或慰勉);其實所謂安息禮拜只是通稱,稱火化禮為安息禮,或是告別禮也是一樣。對經濟沒有問題的,租用殯儀館靈堂供離世者親友翌日前來表達關懷;而喪家只是家人好友參與的入殮禮(殯儀館)與火化禮(火葬場)。對有經濟困難的信徒,可安排直接在火葬場舉行火化禮或安息禮便可。

  倘若堂會作出這樣安排,受影響是殯儀館,少了喪家租用。堂會領導層則要做多點功夫,提供若干基本設施與配套。「回歸堂會」身後事的安排,仍需要殯儀服務;但教會能減少受制於安息禮拜「黃金時段」場地供求的現實,讓安息者既重生於教會,也「死得其所」於堂會。

  另一樣也可處理是當離世信徒(或臨終前決志信主或受洗),其部分家人仍堅持採用佛道殯葬法事;在此情況下,信主家人可作退讓,選擇在堂會舉行追思禮拜,翌日方舉行法事。倘若離世者確實蒙神拯救,即使用佛道法事也不會改變既定事實;同樣採用基督教安息禮拜也不會使一位死人的信仰有所改變,一切禮儀只是對在世者產生效用。也許是時候,教牧重新思考基督徒身後事如何安排得體,能表示對離世者應有的尊敬。

  與其等待所謂「基督教殯儀館」出現,屆時有可能成為某著名基督教私立醫院或直資學校一樣,只是向錢看,不如我們重新把追思禮拜放回堂會舉行,紓緩目前受制於殯儀館不足的困局。

5 thoughts on “本週評論:身後事、如何辦?

  1. 非常贊成, 好處:
    1. 基督徒不單可以在教堂受洗、行婚禮, 還可以在教堂舉行安息禮拜(如果教會設有骨灰龕和私人墳場更理想)—「一條龍服務」!
    2. 把安息禮拜及守夜改在教會舉行, 安葬前可以由殮房直接往火葬場或土葬的墳地舉行安葬禮, 這樣做除了舒緩殯儀館租用禮堂的緊張, 更可節省在殯儀館租用禮堂的昂貴租金, 可將這費用奉獻給教會, 用作傳福音之用。
    3. 不用與異教禮儀為鄰, 無需被迫在嘈雜的環境中舉行安息禮拜。
    4. 我贊成在教堂中沒有放置遺體及瞻仰遺容。我個人極反對有「瞻仰遺容」這環節, 因這「死樣」(因為已經走了樣!)會使人留下恐怖的回憶, 我情願留下這人美麗/美好的回憶, 如果一定要瞻仰遺容, 可參加安葬禮。
    5. 在教堂的佈置可以別出心裁, 不會被殯儀館限制; 聚會時間的長短也可以自由決定。
    6. 教會的設備使用方便, 例如不用帶備投影機去殯儀館播放死者的生平相片, 之後又要再運回教會。
    7. 未信的親友可以藉此機會接觸教會和福音信息, 安息禮拜之後, 未信的親友識路繼續返這教會聚會, 繼續在這教會信主或與死者的親人接觸。
    曾維州

  2.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Rev. Wu. In order going to Shatin, so far away, we simply can go to the church we normally go to remember the one who is dead. This saves a lot of time on travelling and we can remember the times when the dead one is alive in the church.

  3. This is a very good suggestion and should be promoted as a norm. For Christians this is an important opportunity to witness our belief and love (for God and men) and hence appropriate education church-wide to optimise this witness opportunity so that those who attending will be comforted and edified or repent “for sin, righteous and the Judgement" and receive God’s salvation.
    Only in these occassions will men be forced to face and reflect on the values of life instead of just living , so let’s make good use of these opportunities to lead people to Christ, and as a conduit for Christ to reach out to men.

  4. 教會從來應該關心人的生命歷程, 基督賜人新生, 教會也該設計教會成為舉行洗禮(象徵基督賜人新生命)的場地; 同樣地, 教會也該照顧人生命的其他歷程, 如婚姻和死亡. 教會舉行喪禮, 並非只因為殯儀館沒有位置, 而是因為信徒越過死亡門檻, 本是信仰歷程的一部份, 教會如何表現對永恆生命的信? 安息禮拜若是草率了事, 怎能堅固信徒的靈性生命?

    只可惜教會的設計, 或條件的限制, 多不能讓靈柩進入, 期望日後教會在設計時多作這樣的考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