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再思政治和解論述

胡志偉牧師

  特首選舉過後,這段日子最流行的潮語莫過於「大和解」。基督徒理應對「和解」絕不陌生,因為我們所信的正是「人與神復和」的福音,甚至要擁抱「復和作為神的使命」(參考洛桑文獻之專題)。

  華人教會對「和解」或「復和」的探討,早於1987年楊牧谷出版《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牽起了一陣熱烈討論。沃弗的《擁抱神學》(英文版1996年,中譯本2007年),從另一層面深化了我們對「復和」的理解。

  「和解」(或「復和」)之需要,乃因雙方起了衝突與鬥爭,其中一方或雙方存有不忿和仇恨,因而需要修補不和關係,達成和解。筆者多年前曾撰文講論〈政治和解〉(參《一派胡言》66-67頁),有前輩或同輩認為「政治不正解」。筆者仍相信真正的政治或社會「和解」論述對整體公民社會的建構是正面的。問題不是接受或否定「和解」,乃是有權者怎樣實踐真正的「和解」。

  「華人教會談及和睦 (或復和),易犯的毛病就是漠視真相,一廂情願的和好心態,此種不分好歹、不講公義的『謝罪悔改、接納和好』模式在港台之間頗為流行。在某些教會圈子裡,復和的屬靈論述只簡單化與一律化為:『我有虧欠,你也有過失,彼此認罪,和好合一』。復和不是輕率地忘卻過往,認為『忘記就等同寬恕』;復和不是要忘卻過往,我們需要作的,就是肯定『命名』(naming)與『記念』罪行,均為重要。那些聲稱『不做追究』、要向前看、要寬恕體諒的論述,根本就是逃避痛苦的廉價恩典。」〈使萬物復和的使命
 
  聖經理解的「和解」,就是有權者要回到公義的原則。John Perkins以球賽例子作說明,兩隊比賽物而分數是一面倒的,原來領先的球隊以欺詐方式取得分數;他們有成員出來表示歉意,卻沒有任何行動更改分數,重回正軌。這只是廉價的「和解」,並非真正的復和。面對政治強權或地產霸權,無權者或弱勢者提出的「和解」,不是簡化地不計較往事,乃是如派狄拉(C. Rene Padilla)所言:「公義是和平出現的必須條件:沒有公義,便沒有和好!」曾處理南非種族復和的杜圖主教說:「不釐清過去的真相,不能進入新時代,惟有這樣才能建立新的社會,閉口不談過去的罪過,不能達成真正的和解。」

  香港社會需「大和解」,而我們需要新任特首能就「六四」真相,促進港人與中央和解;我們需要地產霸權不要「不留餘地」(盡用剩餘地積比例、起發水樓),我們才能減少仇富心理;我們需要政府施政公正,不偏待商家,我們才能信任政府,不再批評「官商勾結」。任何權勢不回到公義的起始點,不可能達成真正的「和解」。

  基督徒肯定與追求實踐「和解」,然而並非盲從官方或社會的主流論述。我們正確態度是重新理解何謂「和解」與為何「和解」及怎樣「和解」。

One thought on “本週評論:再思政治和解論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