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從財政預算案看政府的管治

胡志偉牧師

  財政司長曾俊華剛發表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被譽為向中產人士慷慨「派錢」;由於政府錄得667億元盈餘,於是政府豪派800億元,務求令各方滿意,避免產生如去年度的強烈輿論反彈。在精心計算的包裝下,整份財政預算案只是修修補補,沒有新意,內容蒼白;作官的已失掉了對香港的想像,政府官員在大量盈餘下不敢「用錢」;每當經濟變壞時,則更要勒緊褲帶,繼續所謂謹慎「守財」心態。

  財政司長指出 :「香港經濟在過去數年經歷了極不尋常的時期。」(12) 「全球經濟金融環境十分動盪」(21);正因為我們要「面對多項不穩定的因素」(33),才需要有公共領袖為我們導航至目的地。可惜,我們常常聽見是船上有足夠的儲備與盈餘,可保船隻在驚風駭浪中安然渡過;但我們忘掉了這條船要駛往哪裡。錢派了,但我們看不見有任何鼓勵本港家庭生育而有的稅務優惠 (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只是多了3,000元),也沒有勇氣處理醫療保險與全民退休保障等。現時任何有爭議性政策,最佳的處理是留待下任官員處理。

  回歸即將15年,本港政府的管治不斷向下,從歷年財政預算案或施政報告可見一斑,情況每況愈下,更不能寄望下屆特首或官員有能力與智慧來化解。正如有評論認為 :「官僚霸權、罔顧民生」,當前明明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政府要善用資源,幫助那些需要援助的人士;但政府要討好政黨與中產人士,錢是花了,但用不得其所。政府的保民生政策,沒有處理結構性不公義;財政司長於財政預算案論壇提及本地交利得稅企業不足一成,從另一角度而言,筆者估計這些多是「地產霸權」或相關企業,它們不足一成,但其豐厚盈利足以支付利得稅而綽綽有餘。反而,政府有否膽量向有錢人士徵重稅? 美國正討論有關「巴菲特稅」(Buffett Tax),美國總統奧巴馬近期提出,年收入逾100萬美元(約780萬港元)人士應最少課稅30%。類似主張,特區官員或立法會議員敢否提出 ? 或有會計師公會倡議引入奢侈品稅,從而擴闊稅基 ?

  官僚主義只能生存於穩定的環境,因為官員習慣與沿用舊有的一套思維與工具來應付,了無創意,不存在競爭,自然不會有任何創新與變革。一遇上難題,就留待任期屆滿而有後人處理,於是丁屋僭建問題、工廈重建與活化、空氣污染、全民退休保障等不同層次問題,仍然要留待日後處理。香港管治只見問題重重,卻少見有任何高官有勇氣實事實幹地為我們處理 ?

  因此,筆者寧可儲備與盈餘放在市民口袋,好過放在庫房;當兩位特首參選人為了「扶貧委員會」角色而爭吵不休,不如把錢放在「N冇人士」手裡。政府的政策確是「愈扶愈貧」,因為官員習慣了的管理思維使有需要人士不敢領受,或只益了中介機構的行政費用。多了六千元,引發有心人有創意地運用,我不大相信錢放在「對」的政策上,就能用得「對」。太多事例是錢用了不少在教育,但我們的教育不見得有明確的質素改善;錢用多了在醫管局,但我們的醫療服務追不上人口老化。

  筆者對政府期望越來越低,「小政府」不要代我們管得太多,不要為我管錢,不要為我儲錢,請給回是屬於我那一份的錢便可以 (當然政府從不會這樣做)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