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雲端上的領導

胡志偉牧師

  「雲端」可以是乘坐飛機時的經歷,也是最新的資訊科技,透過「雲端服務」隨時隨地可以存取資訊。

正確就坐的位置

  柯林斯(Jim Collins) 於《從優秀到卓越》(Good to Great),指出卓越領袖能夠找到對的人坐在合適的位置;倘若堂會真是一架飛機,長執會物色適合人選作機長,甚為重要;機長也不是天生的,乃經過專業訓練、考核資格、實習與經驗等打造而成。堂會要信任機師 (教牧同工) 能盡忠職守,完成任務;長執毋用監管與干擾過多,讓機師能專心成就使命。

  領導猶如乘客坐飛機一樣,即或他(她)不喜歡作 (有時確是陸海交通不能提供的選擇);當乘客真要坐在航機的特定位置中,他(她)要學曉如何好好利用(或打發)飛行時間。倘若是機師或空中服務員,他(她)的職責更要掌控有關專業資訊與技能,安全與愉快地讓乘客抵達目的地。如果我們看待堂會為飛機,我們要確保教牧坐於駕駛艙內,不容讓任何人走進來,指指點點一番。現實是不少教牧未能作為機師,反作了「的士司機」,任由乘客指示要往的目的地。

  教牧同工宜擺脫「職銜等同領導」的思維,重新了解在堂會作領導,就是以身作則,散發屬靈影響力,得著會眾的認同與跟隨,即或只是專責牧養某年齡群體的「小傳道」,仍可在其中領導群羊。筆者對教牧領導一貫的看法,就是任何健康成長的堂會,教牧領導是缺一不可的元素。然而成熟的教牧領導,首要的關注並非職銜或地位,乃是在宣講、關懷、教導與行政方面發揮影響力;教牧不一定要擁有相應職銜才能散發影響力。

俯瞰全局的視野

  面對時代急變,教牧同工有時要升到空中,猶如在飛機即將降落前,在某個高度能俯瞰雲端下的地理形勢。教牧身處資訊泛濫的年代,眼光應該廣闊,多跑多看便能多聞;俯瞰全局意味著「全盤思考」,能見林又見樹,了解職事與受眾的生態面貌。

  現今領導學的資訊與知識廣泛流行,教會領袖需要的不是更多、更新的理論與實踐,乃是本於聖經真理,參考先行者的智慧與經驗 (書本與網絡資訊等),從而思考衡量哪些觀念與實踐可應用於個人職事或特定堂會場景。

  美國巴納研究所 (Barna Research Group) 曾訪問2,400位教牧,九成多受訪者自稱為領袖,然而符合巴納對領袖的理解卻不足一成。巴納看領袖是慣常地 (habitual) 而非處境地 (situational) 推動、鼓勵、裝備別人,朝向完成某項具體的異象。領袖能看得遠、看得透,掌握全局,發揮職事,領導堂會貼近時代,飛行於上帝指定的航道之中。

  教牧領導的挑戰,就是培育獨立思考、且能全局看透的教牧與信徒,一起持守核心價值,共同委身於地方堂會的服侍。

靈活協調的團隊

  過去十年,「教新」舉辦了20屆堂主任訓練,我們一起同工有趙錦德牧師、麥漢勳牧師、余慧根牧師與本人;我們引以為傲是團隊同工真的能靈活協調、互相補足;此類團隊經驗是難能可貴的 !

  筆者有限的乘機經驗也體會過有一通道的乘客已有餐可吃,另一通道的乘客 (筆者有分) 仍在等待那位慢條斯理的空中服務員在派餐,卻沒有其他機組人員協助。堂會的分工不應如此,現實是分了職責的同工也要顧及與支援整體的事工。

  當代教牧要重新學習如何建立「使人得力的團隊」。年代不同,我們不宜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英雄,不再是一位英明教牧「全權話事」或操控一切,乃是能夠「賦權」 (empowerment),「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四12)。

  身為領袖,要容許個人與別人也有犯錯的空間,也敢於承認錯誤;倘若堂會只期望教牧作循規蹈矩的「僕人」,不鼓勵同工有創意,有勇氣嘗試新的方式,就不要期望有膽識與革新的領袖可以產生。

結語

  當今世代領袖不易為,教牧要勇於領導;期盼我們的領導能飛上雲端,不是高高在上,也能「落地」應用 !

  (本文為趙錦德牧師新著《雲端上的領導》一書之序言,現略作修改在此刊登。)